“五月天”石头:人生有很多味道需要去品味,咖啡也是其中一种。

行走的咖啡地图2018-10-31 09:23:24


这是对于我们二人来说非常幸运的一个午后,与来自台湾的三位友人一起喝咖啡,其中一位是我们熟知的咖啡达人查老师,还有一位则是说出名字会让很多人尖叫的五月天的吉他手石头。当查老师说石头要在演唱会之前来北京喝咖啡的时候,我们想到的最适合招待他的地方就是五道营的Metal Hands Coffee老店。新装修的后院里,当野猫悠闲地踱步在屋顶,阳光穿透玻璃窗,一切都刚刚好的时候。


他走了进来,在真实的距离中,说道:“你们好,我是石头。”


侃侃而谈的石头。


石头说,来北京多少次已经数不清了,但却是第一次来胡同。走进这条都是文艺小店铺的五道营,感觉非常的特别,老百姓过日子的街区成为了有生活情趣的商业区,一新一旧交融在一起,生活感很强,咖啡馆理应出现在这样的场景中,秋日的京城午后,太阳既不浓烈也不羞涩,高高的挂在天空,让人觉得十分清爽。石头说,五道营这个名字,他想起了台南的一些地名,跟北京的胡同一样会有一些特别的用意在其中。


热爱文字安静的石头。


石头喜欢文字,演出之前他一般都会安安静静地在酒店里写东西,保持头脑的清醒状态。


因为代言手游,所以也会去认真地玩游戏,每一次玩游戏都会想要战胜之前的自己。跟很多玩家一样,石头说玩游戏也要看攻略,了解其中的规律,如果输了,就要问自己是为什么。他说这就像煮咖啡一样,如果今天你想要喝一杯真正好喝的咖啡,那么你就需要挑选适合的咖啡豆,选用适合的器具,研究冲煮方案。


是的,除了明星、歌手、音乐人、写作者、演員等等身份之外,今天在我们对面聊天的这个大男孩,他还是一位咖啡发烧友,聊起跟咖啡相关的话题便停不下来了。




||与石头在北京胡同里的咖啡聚会||



J:不敢相信坐在我面前的你,说话这么安静斯文,与舞台上激情释放的样子非常不一样,哪一个才是真正的你?


S其实每一个人都有很多面,大家都只看到了其中一面。可能人们了解我最多的就是舞台上的样子,但是那只是我众多面中的一个。舞台上与摇滚紧密结合的那个人,那个印象太庞大,持续太久了,所以很多人会认为那就是我。而更多的时候,在房间里写东西、看书,在车上不讲一句话,默默看风景的那个人才是大多是时候的我。所以我试图以文字或者摄影的方式来让人们看到完整的我,不论怎么努力去呈现“完整”,大家也只看到其中一面。比如我的妻子和小孩,他们最经常看到的就是我做父亲和丈夫的那一面。我能够做的就是在展现任何一面的时候,努力地不留遗憾、不后悔,而最终我们还是要面对自己,而我还在寻找我最喜欢的自己。



杯中是石头喜欢的日晒埃塞俄比亚手冲咖啡。


J演唱会后的文字是什么时候写的?


S文章其实都是演唱会之前写的,一开始的时候我可能用1、2个小时写好,在演唱会之后发出来。但是后来,我开始对自己有了要求,希望自己可以在文字方面更加的游刃有余和精炼,可以写出一些有隐喻的文字,因此我给自己压力,我会从演唱会當天的早上就开始写,把所有的思绪都放回到自己身上,然后在演唱会結束后发布到网络上。写文章是一个专注的过程,虽然不是专注在音乐,但却是专注于自我。


N与咖啡的故事是什么样子的?

S我可能是一个喜欢研究东西的人,在喜欢上咖啡之后,我便开始研究各个产区的咖啡豆,去每个城市喝咖啡。



N经常喝咖啡的你,会更喜欢浅烘焙还是深烘焙?有没有特别喜欢的咖啡种类?


S我最开始尝试过很多的咖啡豆,不同产区、不同的处理法,后来我渐渐发现自己比较喜欢日晒处理法的口感,喜欢埃塞俄比亚、西达摩这几种。其他的产区咖啡豆和烘焙方式我也会去尝试。但是如果这是今天最后一杯咖啡,喝完就结束这一天的话,我还是会选择日晒埃塞俄比亚的手冲咖啡。


我更喜欢浅烘的咖啡豆,喜欢它的层次和变化,我觉得深烘焙的咖啡会失去它是食物乐趣。就像是我奶奶或者姑姑煮的菜一样,同样的食材在她们烹饪后会有不同的感受,你会在那个时刻留下特别的记忆,而深烘焙可能会把这个记忆给切平,让人觉得惋惜。喝浅烘焙的咖啡豆会有一点像红酒品鉴,我觉得这也是对我“五感”的训练,可能不仅仅是满足“清醒”这一个简单的身体需求,人生有很多味道需要去品味,咖啡也是其中一种,它的厚度和酸甜苦,都蕴含在人生百味中。


Metal Hands Coffee的经典“污”。


J(这大概是我们听说过关于浅烘咖啡最有趣的答案。)石头在演唱会之前会喝咖啡吗?

S会啊,我一般每天早上一定会喝一杯,演唱会之前也会喝,如果太晚的话就不喝,可能会睡不着。


N会带着咖啡去旅行吗?


S会,之前我会带着手摇磨豆机,我老婆会负责冲咖啡。她现在比我还要讲究,行李箱里会带一个电动磨豆机,更好的控制豆子的粗细。


N文章里又看到你小时候家里的咖啡馆,很好奇那是什么样子?

S那是我叔叔开的一个小精品店,售卖服装,里面有一个小吧台,我姑姑在里面冲咖啡。那时候卖的都是深烘焙的咖啡豆,小时候的我也不太记得那些咖啡的味道,她会用虹吸壶做咖啡,我喜欢看那些物理现象的发生,蒸汽腾升在虹吸壶上凝结,水对抗着地心引力不断沸腾,蒸汽、水和咖啡粉的变化,让我觉得很有趣。文字的感觉也类似,虽然文字是静止的,但它会在我脑海中发生化学反应。


“金属手”Metal Hands Coffee


J我第一次喝精品咖啡就是用虹吸壶做的,在丽江一个叫“黄鱼听雷”的咖啡馆,店主是一个旅居那里的台湾姑娘。在台湾是不是很流行虹吸壶?

S我對咖啡沖煮最初的印象就是虹吸壺,然而現在沖煮的方式越來越多樣了,不過我記得在台北建国北路上有一家很老的店,到现在还是可以見到他們用虹吸壶做咖啡。


在咖啡馆里写作的石头。


J:除了已经出刊的行走的咖啡地图|在北京》、《行走的咖啡地图|在上海》,我们未来还会做更多城市的咖啡故事,还想做一些“双城记”的对照。在你眼中,台北跟大陆哪个城市可以放在一起?

S文化方面,我很喜欢南京,喜欢他们对于文化保存的重视,南京对“新”和“旧”的控制蛮好的。气候方面,我喜欢昆明,四季如春,食物都很新鲜,还有咖啡的产区。你们生活在北京,对北京的咖啡非常了解,你们怎么看这里的咖啡馆?



N:之前我们也跟黄俊豪老师探讨过,就是北京的咖啡馆每一家都很有特色,大家都想要追求咖啡文化层面上的东西,在几年前甚至都很少去考虑商业发展的问题。但是现在慢慢好起来了,更加理性地考虑选址、选品和发展方向。北京的城市变化很快,但是我们现在所在的五道营商业街应该可以保存下来。听说石头也开了一家有咖啡的乐器行,还挺出乎我们的意料呢。

S也许有些人贴了标签,觉得我应该开酒吧,但如果我开了酒吧可能会把酒都喝光。也许写书的人也不应该开书店。比如村上春树,他开的也是爵士酒吧。也许某种性格的人,就不应该去开自己喜欢的店。我的乐器行就有点麻烦,因为我经常会在自己店里买乐器。我的乐器行也有咖啡吧台,很多人来喝咖啡觉得很不错,反而成了乐器行的主角。但其实我更希望,咖啡只是大家交流的工具。我这么一个爱研究的人,可能会去喝遍全世界的咖啡才肯开一家真正的咖啡店,但是时间不够,所以我可能会先好好享受这些好咖啡。下一步,我可能会去跟黄俊豪老师一起学习杯测。


五道营的野猫“芝士”也参与了我们的咖啡聚会。


H是的,我认为商业逻辑才是现代社会的基础,人们不管做什么行业都要对社会做贡献。如果从头再来,你会给人们什么样的音乐?

S如果还是在音乐上从头做选择,我希望自己可以成为一位钢琴家,我很崇拜坂本龙一,他少年时学习音乐钻研自己的技巧,到现在他可以做一些超现实的音乐。但是更厉害的是,他把音乐作为自然中的一个元素,让音乐自然地流淌在生活中。《末代皇帝》、《神鬼猎人》那些非常经典的电影配乐都是他做的。而我其实从高中才开始接触音乐,没有机会系统的学习乐理,我很羡慕那些可以把音符当作文字来阅读的人。如果可以重新选择,我希望可以走他走过的路,很多学问都需要从基础来做,哪怕很枯燥。我认为厉害的音乐人,他能够把生活中的感悟融汇到艺术中,人们听到就能被感动,而不需要真的看到这些东西的原型。跟咖啡一样,喝咖啡的时候你不会联想到咖啡豆或者是器具,而是想到对面谈天的人的心情,外面的胡同街道和历史。音乐不是音乐,咖啡不是咖啡,文字不是文字,那么才是咖啡行业的成功。


H对,希望越来越多的咖啡从业者可以正确的看待咖啡这件事情。高雪和joyce会开咖啡馆吗?

N:会的,等我们老了就开一个有温泉的咖啡馆,两个老太太一起招待来自世界各地的客人,听他们的故事。


S我觉得如果一个人没有想好如何去经营一家咖啡馆,他只是自己喜欢咖啡,那么他可以先不要做,可以先去别人家喝咖啡,支持其他的咖啡馆,就也是在为推广咖啡做贡献了。我现在就很确定自己并不适合做开乐器行。


见面的第二天,我们去看了精彩的鸟巢演唱会,果真在演唱會后就看到了石头的写的文章。演唱会上的石头,璀璨万千,气场又与咖啡馆里的他完全不同。



《错觉》:“这胡同似乎有魔力,能让时间如橡皮筋般被拉长……离开咖啡店的时候,店后的阳光房里的阳光早已经先走了,胡同的小路被最后那一句不舍的告别给染成了金色,这才突然发现爱上这些老街旧巷的原因,不就是为了这一刻接近黄昏的光影,好让自己有种回家的错觉?”@五月天有石


聚会地|Metal Hands Coffee 五道营胡同61号

采访|羽罄、Joyce喵喵酱龍宝宝

摄影|Joyce喵喵酱龍宝宝、查老师、贰拾四

文字|羽罄




《行走的咖啡地图|在北京》(2.0版)

全新上架,预售开启


扫码购买11月20日发货

你们久等的《行走的咖啡地图|在北京》2.0终于来了!

点击“阅读原文”进入微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