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像温州人一样,越吃肉越有钱?

福桃九分饱2019-01-11 17:00:32

世间本没有生意,温州人多了,便有了生意。


温州人会做生意全国人民都是领教过的。别人做生意怕负债,温州人不怕,没有本钱,全村众筹做生意。别人不爱折腾,温州人不一样,他们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全市集资建铁路机场。别人安于现状,温州不一样,他们敢为天下先,从小处着手,卖纽扣卖眼镜卖皮革,远渡重洋,把生意做到每个角落,一时间全世界都是温州村。

温州人就是中国人的“异类”,是东方犹太人,没有人比他们更敢拼敢闯了。

这样的生意经让他们在吃喝上也有自己的一套。

 

无论是多么细小,多么不起眼,多么令人意想不到的食材,他们都能将它做成美味,然后做成商品卖出去。让你不得不叹服:“天呐,温州商人也太聪明了吧,我怎么没想到做这个也能赚钱!


或许因为过去的温州是贫瘠闭塞的,所以他们需要尽可能地用有限的食物去创造无限的可能。

 

比如说鸭舌!是温州人赋予了一只鸭全新的生命和更高的价值。一只鸭子连头带舌、连毛带皮也就20块钱,但是一斤鸭舌能卖到150元,关键是一斤也没几个,一大袋一小时就啃完了。

比如说卤鸡腿!温州人是先驱,是他们将卤味赋予了乡巴佬的风味,让一颗5毛钱的鸡蛋,2块钱的鸡腿填充进能量,成为每个小孩春游档的零食顶峰。

 

比如说猪油渣!又是温州人,向北方人展示了什么叫猪油渣,向南方人展示了即使是被丢弃的油渣也可以卖钱,换了种形态,加了些调料,包装后竟能闪亮登场,成为佐酒良品。

温州人向我们这些孜孜不倦的吃货证明了:需求是可以培养的,价值更是可以创造的!

 

在庞大的温州小食品届一直流传着“四大金刚”,它们就是:乡巴佬的腿、萨啦咪的翅、初旭的鸭舌和金恩凡提的猪油渣。

是它们让温州人发家致富,也是它们承包了童年的肉制品零食库,让每个小朋友的童年都肉欲横流、倍感富有。

 

 


看见没有,“四大金刚”全是肉!


温州人有把一切肉类做成干货的能力。因为他们位于山地,耕地稀少,过去十分贫困,能吃到的肉又是极少数,出门在外只有酱过腊过的肉才容易保存,秋风一起,他们就忍不住血统里腊肉的习惯,一个激灵,便开始酱肉吃。

首先是酱油肉,买来的土猪肉切条倒入酱油和其他调料腌制,用手给它做一个全身的马萨基,接着加入白酒搅拌,最后用绳子挂在外面,风干后的酱油肉可以存放一年,想吃的时候切一条,蒸一下,炒年糕或是下酒都是良品。肥肉的部分已经耗尽油脂,瘦肉的部分柴得很,需要用力撕咬,这时候口水分泌满口腔,这个特点后来在萨拉咪身上完全复刻。

接着就是熏鸡,杀完的鸡用筷子撑开鸡肚,晾晒一两天,然后放上橘皮、红糖、大米、茶叶熏制,接着继续晾晒,这比酱油肉的威力还要大,只要一阵风,口水就准备好匀速流淌,这就是乡巴佬的原型。



但很少有人知道我们从小的春游必备乡巴佬其实并不是个牌子。

 

乡巴佬其实是一种风味,温州商人都以正宗的乡巴佬风味自居,并传遍了中国。在温州大街上随处可见“乡巴佬熟食店”,它不是乡巴佬品牌门店,也不是乡巴佬开的。它更像是如今的久久鸭,成了一种口味的代名词。

小时候在幼儿园三块五一包的纯黑鸡腿是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是零食届的奢侈品。只能吃一块钱一包的碎鸡肉解馋,不知道是什么部位,里面超多小骨头,风靡了小学好一阵儿。还有乡巴佬的卤蛋,是方便面的明星产品,攒足了钱才舍得犒劳自己。

 

温州人做生意有抱团精神,一家生意好,会把配方传给另一个人,一起挣钱。所以市场上乡巴佬产品太多,甚至还有很多不是温州生产。如果想回味小时候的味道,可以认准产地:温州苍南。这个才是真正宗。



如果说乡巴佬是陪伴全国80后一代孩子长大的顶配零食,那么萨啦咪就是90后温州孩子的共同回忆。即使是家里坐拥千万的温州小孩也会说:“那是土豪才能吃的东西啊!”

 

没办法,萨啦咪从出生就透露着不凡。光听名字就比乡巴佬洋气不少,这个98年中德合资的企业,在当时完全走在时代前沿,中西合璧,价格一直高高在上,成为了每年春节的流通货币。

小学年代,它就卖出了三块八的高价,比乡巴佬还贵三毛,不少孩子偷家里钱去买。拆开红色的独立包装,里面是银灿灿的锡纸,悉悉嗦嗦的塑料声,透露着金钱的味道。再撕开一层,仿佛是那么大鸡翅的先驱,每根大鸡翅有手臂那么长。先吃翅尖,烤得脆脆焦焦的,连骨头一起咬下去,越往下,肉越多越硬,紧紧扒在骨头上,需要狠狠撕咬,咬到肌肉酸疼,脸部变形,才会长叹一声:这钱花得真值啊。

 


在温州鸭舌届,一直有着品牌争斗,前有藤桥现有初旭。但如果问温州人,你们觉得哪个牌子好吃,他们一定会一脸懵逼的说:“不知道啊,我们都去菜市场买。”

 

在温州大大小小的菜市场,都有鸭舌卖,他们能把这种小而精的食物作出更多的附加值,简直是鸭舌的鼻祖。一般他们称之为鸭赚,因为“舌”在温州话里是折本、亏损的意思,商业细胞布满全身的温州人觉得不妥,要赚啊,于是更名为“鸭赚”

长不过寸,重不过两的小小鸭舌,绝对是大人的乐趣,在锅上蒸一会儿,风干的鸭舌依旧丰盈饱满,手指捡一个在牙舌之间翻跳旋转,只留下香滑的肉和脆嫩的软骨,咬到鸭舌中间,时常能有爆汁的效果,那是吃鸭舌的高潮,余下的不过是两丝细细长长的骨头。小孩子不懂这么点儿肉好吃在哪里,记忆里总是被爸爸叫去菜市场买二两。

 

直到长大后离开家,才惊觉这简直是温州传家宝啊,真空包装的鸭舌成了救济良方,有温州同学就是靠在宿舍里贩卖鸭舌赚了人生的第一桶金,不以物小而不挣钱,完完整整地反应在了鸭舌上。

 


温州猪油渣是唯一个在温州本土消化,还未出圈的零食。

 

因为它的猪油渣和任何地方的都不一样:别的地方猪油渣是配角,是馄饨里的汤头,而温州猪油渣是熟食档一角;别的地方猪油渣细细小小,而温州猪油渣厚实有嚼劲儿;别的地方的猪油渣本身是没有味道的,需要后期加盐,温州猪油渣本身就带有酱香味儿…... 

而且在温州,猪油渣还分为两种吃法。

 

一种是菜市场大排档卖的现炸款,并不是是选用肥膘,而是选择带一些瘦肉的三层肉,切成大块薄片,用酱油等调料腌制过后再入油锅炸透,酥脆鲜香,在温州大排档菜市场都能发现它的身影,同时你还能发现类似的炸排骨,都是下老酒良品。

还有一种就是金恩凡提的猪油渣条,是用大量的现炸款压制后,厚切成片,真空包装而成。厚实的猪油渣虽然其貌不扬,但是一尝就会惊艳这是什么神仙味道,仿佛是在吃炸厚切五花肉。看电视的时候作为零嘴,或者吃饭的时候切成薄片加个餐准能下去一碗饭。

温州人的聪明头脑和精细绝不放过任何一个可以挣钱的机会,再糟粕再家常再不出圈,他们都可以加工后卖出去,发挥出120%的价值

 

可令人痛心的是,在最近刚刚落幕的福桃土味零食大赏中,这么会做生意的温州人却遭遇了人生第二次滑铁卢(第一次是皮革厂),金恩凡提猪油渣竟然位落最后一梯队,无人问津无人打赏更无人投票!

这不是一个敢拼敢闯的温州人的实力,是时候发挥你们的抱团精神了,是时候让全世界看见猪油渣的力量了,用舆论的力量,用商业的智慧,发挥“从小处着手”的精神,让猪油渣走出温州圈,走向全世界人的怀抱,在接下来的猪年里,让这颗遗珠·猪油渣成为硬通货!


你最爱吃的肉类零食是什么?

去留言跟我们港一港!


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涉及侵权或对版权有所疑问,请邮件联系info@futaoch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