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后清算:过年你开心到了第几天?

南都周刊2019-02-11 20:30:00


有的人朋友圈风光,实际上除夕夜必吵架,烦躁在年夜饭后就爆发。

文 | 阿树 编辑 | 奎因


过年期间,我发了一个朋友圈征集:“过年回家你能开心到第几天?”得到了50个人的回复,一半的人,只能坚持到第二天。理由不出意外,三观不合,催婚,保健品,问成绩,赖床大作战,还有纯粹走访亲戚,父母吵架。


有的人不问天数,除夕夜必吵架,烦躁在最喜庆的时刻爆发。当然,有的理由就很别致,比如,回到家才第二天,父母非拉起来吃早餐。也有好几个人为了躲避“春劫”,把春节过成浪荡不羁的打卡之旅了。



奥丁 28岁

开心1天

男/设计师

除夕回家,大年初一吵架



>别人都离婚三次了,你呢? 


在我们家,结婚这个话题像一颗雷,一点就炸。随着我年级变大,炸雷的时间,以前是离家最后一刻,后边提前过年那几天。现在一回家就得受刑。


所以我今年大年三十下午六点才到家,我妈已经把年夜饭准备妥当。开开心心地品鉴完我妈的厨艺,我便去邻居家串门了。


我尽量避免跟父亲聊终身大事,这些年来,催婚成了他和我唯一的交流。


我在广州从事设计,工作换了几次,钱一直没存上。我家在西南的农村,几次拆迁错过,房子一直没着落。


谈过几次恋爱,一走进谈婚论嫁的阶段,我就退缩了。以目前的条件,无论如何也没法担负起一个家庭的幸福生活,所以,结婚是不可能的。一个人过着,日子反而逍遥自在些。


在家乡,父亲的同龄人大多抱上了孙子,祖宗的香火也延续上了。父亲开始对我展开了攻势。


大年初一,趁着姐姐和姐夫来拜访,他咳了个嗓子,终于说话了:上次的女朋友,怎么不带回来?


我说:“分了,不合适”。


我父亲吼起来了:“就你这样,还挑剔个屁?”


我知道适可而止,不作声。他冷笑一下,你看那谁谁谁,跟你一样大,人家离婚都三次了,你出息点行不行?


我心想,真滑稽,这也有得说。


对于我父亲来说,这一点也不重要。重要的是结了婚,可以生孩子。


我把我的真实想法告诉他,并不是我看不起别人,而是把人家结回来,给不了人幸福。


这种道理,我父亲向来是不听的。他只会反驳:“那我给你找个村姑,人家眼红得很。”



刘铭 25岁

开心3天

女/媒体从业者

除夕回家,大年初二吵架



>朋友圈必须开放给他们 


刚回来的时候,我妈欢喜得很,拉着我到处串门。别人一夸,我妈更是脸上笑出花来。


但三五天后,我妈就各种嫌弃了。我需要个安静的环境做点需要灵感的工作,我妈会唠叨: “天天躲在房间里,真把自己当黄花大闺女。”


我熬夜赶活儿,第二天想多睡一会儿,我妈对我生拉硬拽:“死姑娘,还不起床” 


最后是:“要走你快点走,眼不见心为净”。她还会伤心:“养了个白眼狼”。


我妈无法容忍我的各种习惯,比如我需要一点点隐私,这总是不被允许,会被看作对家人和来访亲戚的不尊重。


我初中就离家,十多年来,我的成长、三观的成型,跟他们完全绝缘。但随着他们年纪越来越大,他们对我的干预越来越粗暴。


比如朋友圈必须开放给他们。前年屏蔽门闹到全家沸腾,惊动了很多亲戚邻居。我也认真悔过,表示不再犯。


哪知道今年我妈像侦探一样嗅出了我朋友圈的猫腻。回家才三天,分组屏蔽的阴谋又败露了,大年初二,我妈连同我我爸,对我发难。


起因是去年生病还没好,接着就去旅行了。为了不引起她担心,发的照片时候,随手屏蔽了家人。但我表妹看到后,消息就传到了大人中间。他们发现,这条朋友圈只有我表妹能看到。


我时常在朋友圈转发一些在父母看来可能是离经叛道的事情,比如LGBT,或者讨论一下家乡的直男癌。我是做媒体的,接受很多时兴的价值观,而山东老家的县城里,人们的观念一直很封闭、保守。为了造成不必要的困扰,我往往会屏蔽他们。


对于这次屏蔽门,我试图从情(我怕她担心我的病情)、理(价值观念不一样,沟通成本很大)去说通他们,但我妈却只顾着哭。


这样的吵架,我倒没有不开心,父母也让人心疼,毕竟一辈子的羁绊,就是感到交流的艰难。



一彤 23岁

开心2天

女/学生

腊月28回家,大年三十吵架



>买一点保健品怎么了?


我2月2号兴高采烈回家。大年三十被我妈大骂了一顿,原因你可能猜不到。


今年回家,我发现家里多出了一堆莫名其妙的生活用品,什么洗衣液、洗发水、化妆品,全是三无产品。最不能接受的,就是那个卫生棉。一问才知道,是从微商那里买的,而且是我某个表姐。


忍了几天,我终于开口了:妈,以后你别从亲戚那里买东西了。


我妈反击:都是亲戚朋友,买一点怎么了?


我接着说这些产品的危害。她竟然觉得有些产品还挺好,然后痛骂我:我的事,轮到你来指手画脚吗?


我顿时就哭了。


我妈这些年一直沉迷这些,怎么劝也没用。去年过年,她从微商那里买了按摩仪,结果当然是不能用了,我们也吵了一架。


我发现保健品、微商和传销这些词慢慢变成了我们两代人的代沟,催化了不知多少家庭矛盾。着了魔的老年人,吃多少亏也不长记性。


事情还没完,过了年,我不知道发什么神经,把一篇《我是怎么骗老年人买保健品》的文章推到家族群,一下子就炸了。嫂子立马就跑来质问我:你发这个什么意思?想引起家庭矛盾吗?那你日子选错了!


呵,还真是打扰了!我发现,在一个信奉传销和保健品的家庭里,常识是如此寸步难行。



叶蓝 27岁

开心2天

女/自由职业

腊月二十八回家,除夕吵架



>我和我弟坐在客厅一直哭 


腊月二十八这天,我爸,我妈,还有我弟弟驱车两百多公里去接我。阵仗之大,简直受宠若惊。事实上,每年回家都是这样的外宾级待遇,我妈会做一桌子饭菜等我,比年夜饭还丰盛。


但我们家还有个怪病,每年三十必吵架,很神奇。平时父母斗斗嘴,转眼就没事了。但烟花爆竹声中,任何小吵小闹都会上纲上线。我和弟弟平时还能劝说两句,这时候说任何话,都会起到煽风点火的作用。


后来我在网上一查,发现过年吵架是许多中国家庭的通病。而且无解。六小龄童老师主演过一部电影,叫《过年》,把这种病态展现得淋漓尽致了。


今年年夜饭吃完,我们在天楼上准备好了烟花,即将加入一派喜庆。战争如期而至:我妈叨念我爸纸钱买少了。我爸一直不作声,直到他蹦出一句,“你懂个狗屁!”


我妈哭着数落这个男人一生的罪责,他冷漠,对一切漠不关心。不拿出一分钱,大小事务也不出一分力。我爸自然没好话,一个大杯子砸向电视,推倒了一桌子干果零食,然后摔门跑了。


在这个热闹的年关,我和我弟坐在客厅一直哭,心里面感到很悲哀,觉得家像个诅咒一样。


那一刻,我们对原生家庭痛恨到了极点。





今年春节回家的你们

开心到了第几天呢?

欢迎在评论区跟小南分(tu)享(cao)



来源|南都周刊



END



欢迎分享到朋友圈,如想取得授权请邮件:newmedia@nbweekly.com。如果想找到小南,可以在后台回复「小南」试试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