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意 │ 爱马仕女装艺术总监用“风土”一词解释了爱马仕的法国传承

SITT社区大会2019-02-11 21:00:00

2014年,纳德吉·范内-齐布尔斯基被正式任命为爱马仕女装的艺术总监,在此之前,这个法国奢侈品牌的设计师清一色都是男性,比如Christophe Lemaire、Jean Paul Gaultier,Martin Margiela。纳德吉一直保持着相对低调的形象,此前,她曾在Maison Martin Margiela和Céline担任过幕后工作,随后又在The Row担任了三年的女装设计总监。


不过,这位生在法国,毕业于比利时安特卫普皇家艺术学院(Royal Academy of Fine Arts in Antwerp)的设计师并不是一个容易激动的人。温和的举止与坚定的自信相辅相成,无论是在工作场合搭配服饰,还是家中观看各类电影,纳德吉永远都是一副淡然自若的样子。


你是什么时候决定从事时尚行业的?时装设计在我心目中一直是个非常高尚的工作,但在25年前,时尚行业还不像今天这样受欢迎,所以我是慢慢进入到这一行的。作为一名女性,我始终觉得,你的朋友圈子会对你产生非常大的影响。我认为时尚就是一种文化,并且具有人类学上的意义——不同的文明可以通过自己的服装、裁剪或装饰,来体现它们的独特性。安特卫普皇家艺术学院的教学风格与我非常契合,因为那里的课程要求非常之高,比如独立制作完成一个系列,把不同的学科联系起来……这种类型的教育非常吸引我。

 

上学的时候你会给自己做衣服吗?不会,我更像是个造型师。一到周六我就会和最好的朋友去逛古着店和跳蚤市场,然后再盛装打扮一番。在对服装的结构有了一定的了解之后,我会改一些自己的衣服。

 

“我认为时尚具有人类学上的意义。

不同的文化可以通过自己的服装来体现它们的独特性。”


最近,爱马仕举办了一场马吉拉的作品回顾展。如果有机会的话,你会如何展示你在爱马仕的设计成果?现在做回顾展对我来说还太早了……但在爱马仕的这些经典设计里,最让我痴迷的绝对是丝绸。丝绸衬衫与丝巾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我很想做个这方面的展览。除此之外,皮革也一直都是吸引着我的一个思路,比如超薄的皮革风衣,或是半皮革半粗花呢的裙子。

 

你是如何利用爱马仕的档案馆的——你会经常泡在里面吗?到了档案馆,你会看到许多核心设计,比如经典的外套和修身皮夹克。我可以从中吸收到很多灵感,但它们并不会“缠住”我。那里就像阿里巴巴的岩洞一样充满了宝藏。你总能被其中精巧的想象力所吸引,而这种创新并不是人们心目中固有的爱马仕形象。

 

“每当听到有人说,‘哦,我应该更女性化一些’时,我就是总是想笑。

什么叫更女性化?穿上低胸装就是了吗?”


爱马仕的一些设计既有趣又出人意料,比如带笑脸的Mangeoire包。你会在设计时刻意地混合一些元素吗?当你在设计的时候,你不应该去强加某种观念,而是应该潜移默化地影响。人们对爱马仕存在着一些根深蒂固的刻板印象,而这些模式化的观念其实并不是品牌自己创造出来的。品牌是活的——我想通过我的设计来展示它的现代性。

 

爱马仕的马术历史是如何融入你的设计思路的?我对自然有着强烈的亲近感,这一点也反映在了2018年的秋冬系列中。你可以用一种传统的方式来体现马术的影响,比如华丽的双面羊绒,或者也可以用一种现代的方式,以科技面料做出与户外精神相符的服装,比如实用性很强的外衣。

 


如今的时尚界是非常国际化的,但爱马仕显然很注重自己的法国传统。你是如何平衡这两点的?爱马仕肯定会有法国基因,与我们合作的工匠也都是法国人,这是一种具有辨识度的风格。三、四十年前,人们很容易通过一个人的衣着来判断他/她来自哪里,但如今,这种区别正在逐渐消失。

 

你喜欢时尚界的这种节奏吗?这个行业变化得太快了。其实这种情况并不限于时尚行业。想想看,如今每年会有多少场艺术展览?你会看多少部电影?打开Netflix,足有6000部新剧集等着你挑选。总的来说,创作的节奏加快了。如今的作家需要在两个月内完成一本书,他们必须在假期前出版,因为那是最好的时机……这种快节奏的确很难把握。但我也在过着这样的生活,而且一直如此,每年我都要做4个系列。不过,如果你是一个创意人士,那就必须学会快速适应。

 


哪些非时尚的元素对你的审美产生过影响?说来有些奇怪,对我影响最大的是挖掘创意的过程。我经常会想起艺术家约瑟夫·阿尔伯斯(Josef Albers)以及他在黑山学院(Black Mountain College)的教学法。这是一种培育灵魂的方法,通过聆听音乐,学习建筑等等,涉猎极为广泛。我不喜欢刻板印象,但也不会被坏品位吓到。

 

你在闲暇的时候会做一些艺术创作吗?最近我迷上了自己的iPad(笑)。我保存了很多图片,也会用手指在上面画图。

 

“风土”原本是酿酒师与咖啡烘焙师们使用的术语,

指的是影响葡萄酒最终品质的综合自然条件。


在当前关于女性赋权的讨论中,时尚界是否也有自己的声音?每当听到有人说,“哦,我应该更女性化一些”时,我就总会是想笑。什么叫更女性化?穿上低胸装就是了吗?每个时代都有反映女性气质的着装方式,也会有表现自我掌控的着装方式。在面对这个问题时,我们必须谨慎一些,因为所谓的女权主义实际上是非常严肃的,不能走上某种极端。时尚一直都是女权运动中的一个奇怪存在——它既束缚了女性,同时又解放了女性。

 

在不同的时尚品牌之间,你是如何调整自己的风格的?我会把品牌看作一个人,你必须要了解它的心理。在Céline与菲比·费罗(Phoebe Philo)合作时,我们强调的是一种极致的表达,比如,如何才能树立起一个强烈的色彩轮廓特征?在The Row时,我的工作是展示玛丽-凯特·奥尔森(Mary-Kate Olsen)和阿什莉·奥尔森(Ashley Olsen)两姐妹的愿景,打造美国式的优雅。来到爱马仕之后,我希望它能唤起人们心中的梦想,但同时也要有平易近人的一面。

 

抽象艺术对这位设计师有着极大吸引力,

她对弗朗齐歇克·库普卡(František Kupka)

等抽象派艺术家的喜爱便证明了这一点。


这两者很难兼得!的确如此——这两点挺矛盾的。比如,在我到了爱马仕之后,(鞋履设计师)皮埃尔·哈迪(Pierre Hardy)对我说:“为什么不在第二场时秀里加入运动鞋呢?”所以我们把运动鞋和泳装搭配在了一起,我们只是想更随意,更轻松一些。

 

作为一名设计师,你会把自己假想成用户吗?有些设计师可能不会考虑这一点,但我会去想象不同的体态,无论是娇小还是丰满,都尽量全面地考虑在内。就像是在制作电影一样,每个角色都要合理安排。



#冬季新刊 《待客特辑》现已正式开启预售#

杂志购买请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


Copyright © 2019 KINFOLK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