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世界越来越美好,但未必与你有关

虎嗅APP2019-02-12 18:04:36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胡一郎是谁(ID:huyilangshishui),作者:方刚,原搜狐高级副总裁,原标题为《2019,世界越来越美好,但未必是你想要的样子,也未必与你有关》


又是一年春节,在家人和朋友的饭局上度过。平常,一个人吃饭的时候多,安静地吃,我享受思考的乐趣。春节,一个人吃饭的时候少,喝酒聊天,我享受聆听的乐趣。


春节饭局,之于中国,是一个神奇的存在。一桌上,有六七十岁的,有三四十岁的,有一二十岁的,也有几岁的;有退休的,有国企的,有外企的,有民企的,有创业的还有待业的;有北上广深的,有省会一线的,有三线家乡的,也有八线开外农村老家的。


不同年龄不同地域不同所有制不同行业的人都在说,我在听。我把听到的记下来,做些个人思考,再写下来,给大家。


人杂,话题不容易聚焦。拿起筷子吃肉是一样的,放下筷子,骂的娘不太一样。各骂各的娘。有的骂消费降级,有的骂消费升级,觥筹之间,自然会提到拼多多。


拼多多,之于中国,是另外一个神奇的存在。三年时间,神奇般的用户数增长,神奇般的GMV增长,神奇般的上市,神奇般的超过了京东。


拼多多用低价擦亮了平台自己的品牌,也用低价消解了上架商品的品牌。拼多多的上半场用B2C搞到了海量用户,下半场有机会用C2B重新建构制造业和供应链。拼多多先是消费降级,价格低品质不高,然后再还你一个消费升级,价格不高但品质很高、很稳定。


价格不高,品质很稳定。这词仿佛有些熟悉。是的。美国人已经过上这样的生活,很久了。不同的是,美国用军事实力、科技创新和美元信用,在全球寻找生产要素的洼地,实现了美国人的美好生活。中国的现代化之路,则是从高度发达的消费互联网往上游走,贯穿产业互联网和工业互联网,reshape制造业,reproduce金融业,reinvent平台型的零售和服务公司。


这将是一次伟大的商业实践,也是一次壮观的社会变迁,是中国独有的。


这期间,会产生很多“操作系统”级的平台公司,资讯、娱乐等数字商品在前,快消、耐用等实物商品在中,餐饮、出行等标准服务紧跟,教育、医疗等非标服务殿后。一浪跟一浪,多浪交叠,该来的,终究都会来。


C2B,不是2B。饭局上总有三两创业者,嚷着要2B。人要做2B,你拦都拦不住。消费者活在手机里,活在云里,你的企业也必须活在手机里,活在云里,以用户为中心,连接人、财、物等资源,以IT为管理平台,以DT为决策平台,实时、智能地响应和协作。过去做2B,是ERP/CRM之类,如今是各种SaaS。


可是,在中国做2B,做SaaS,注定是悲剧。因为这是消费互联网巨头的囊中之物,是操作系统级平台公司的必经之路。它携海量消费者,携双边乃至多边网络效应,携源源不断的数据智能,铁了心要挺进上游供应链和制造业,要管控端到端用户体验,要全流程、全要素降本增效,SaaS是它赋能平台商家的标配。你现在进去了,迟早还得退出来。你玩不过人家。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车轮所过寸草不生。


美团王慧文曾经复盘。他说,美团和点评都曾先后投资入股餐饮管理系统,回头看,这是完全错误的决策。不能投资,收购也不行,这事,得自己做,必须自己做。


C/S餐饮系统是个方榫头,要想插到消费互联网的圆孔里,不够费劲的。重新造轮子最好。超级app提供超级api,超级api插到新造的SaaS轮子里,平台商家要软件给软件,要硬件给硬件,要买让买,要租让租,插上就用,即插即用,一头连用户,一头连供应链,规模效应产出平台利润,网络协同进一步做深护城河,合理,好使,没毛病。


眼看,toB收入就要从美团财报中的other中脱颖而出了。


滴滴也一样。出行需要一个操作系统,滴滴想做,其实waymo也想做。一个盯住当下,一个着眼未来。略显尴尬的是,滴滴上的小b被压缩成了个体的司机,作为生产资料的车辆和牌照仍然相对稀缺,用作赋能和管控端到端用户体验的SaaS被削薄成一个司机端app,供应链上游恰巧是巨无霸主机厂和条条块块的地方政府,很难博弈,无人驾驶又遥不可及,赖以建设护城河的网络效应晦暗不明。


有人说,滴滴还需等待。大数据杀熟也许能盈利,但最好别这样。事儿还没成。事儿终会成。


说起滴滴,说起C2B,饭桌上不免有人扯到蔚来、小鹏和威马等等。造车新势力中,知道蔚来的人似乎越来越多,车只卖出去万辆,手机上的蔚来app居然日活数十万,李斌的打法肯定有过人之处。有人说他们软件做得一般,硬件还不错;有人说他们车一般,服务是真好;有人说他们车主不算多,种子用户的口碑相当棒。


如此评价,事出有因。存在就是合理。


汽车是什么?汽车是继PC、手机之后的第三个计算终端。AIoT重要,但不足够重要,万物智能是边缘智能,摩尔定律的延续需要有一个主流计算终端疯狂吃算力、吃带宽、吃存储,那就是汽车。汽车,或者广义上的交通运输工具,是这些年IT业上游科技革命略显疲态之后的一剂强心针,是未来计算的主场景,是能源与通信的新一代要素组合,是下一轮经济大繁荣的抓手。


联网后的汽车是什么?网联车是继家、办公室之后的第三生活空间。汽车联网之后能够带来哪些崭新的拥车和用车体验,联网车在日常生活场景中可以交付哪些新体验,车是商品是服务还是二者兼而有之,一个新的联网汽车品牌如何创造连接、创造互动、创造与车主的情感联系、创造因场景而不断强化的车主人设?


新一代车企应该是怎样的?非交易市场、非平台型的互联网C2B,在汽车行业演变成以用户为中心的C2M。传统的4S消失了,传统主机厂串行的设计、采购、制造、交付、销售和服务,变成了因用户而动的个性化定制、柔性制造、一键外卖式服务、数据驱动的个性化服务、云端FOTA整车更新,主机厂需要自己拥有用户、拥有数据,在云上运作业务,需要自己开发中台连接各个数字化部门、供应商和与用户连接的各个数字化触点。


视角不一样,做出来的车和车企就会不一样。蔚来应该是在思考这些问题。人们如何评价现在的它,从另外一个侧面,反映了这家企业对上述问题的思考和行动。


继续C2B。两条路可走,或者C2B,或者c2b2S(早期可能是S2b2c)。S是供应平台。前者是大C大B,后者是小c小b。不一样的。要自行仔细体味。


因为C2B, 中国人注定会过上如同美国人一样的美好生活,我私下觉得,可能都不用等待太久,也许就是五到十年的样子。但C2B也有它残酷的一面。它把土地打平了,把人打平了。有些人觉得是机会,另一些人会感觉不舒服。


我老家农村的一个同学,以前在广东打工,做皮鞋,一点一点做,一点一点学,当上了管理层,管厂房设备、原料进货,管好几百工人,除了销售卖货不管几乎什么都管。后来,同学回乡,自己办厂,办砸了。进货成本不可控,产品品质不可控,生产组织效率低、管理水平低,搞了一个自有品牌,广告不打PR不会,还得张罗一干人等到处跑展销会卖货,货卖不出去,黄了。


事黄了,不能怪家乡这片土地。当初建厂房,乡里批的地没要一分钱,税也免了三年。


听说拼多多在搞“拼工厂”。饭桌上,有人提到他们在江西做纸尿裤。好像是江西,其实在哪儿都行,拼工厂把土地打平了。工厂的原材料品质可控、价格可控,物料、设备、工艺和生产系统在云上IT化SaaS化标准化,产出品质稳定,据说还有几部手机在网上实时直播车间实况,纸尿裤有个牌子但不是很重要,东西放在拼多多上还不愁卖。


拼工厂把土地打平了,在哪儿办厂都好,订单可期,制造柔性,品质可控,没毛病。初五吃完饭,我准备和老家那个同学说说这事。电视里经常放些励志歌,“从头再来”之类的,有时候是个坑,不知道拼工厂是不是一个坑。


如今回老家办工厂如果是个机会,那在北上广深搵食则趋近悲剧。因为C2B把土地打平的同时,还把人打平了。


我有个多年的老同事,春节前请吃饭,他想去今日头条谋个高职,来问我的意见。我问了他三个问题。你是AI科学家或者算法工程师吗?答,不是。你想天天坐在电脑旁点鼠标或者打电话吗?答,不想。你愿意每天盯着数据仪表盘定策略并与生产者做运营沟通吗?答,不愿意。


那好,我回答他,你别去了,字节跳动里没有合适你的位置。


饭桌上,有人在说张小龙和张一鸣的段子。谈善良与聪明。其实没那么矫情。如果说阿里巴巴打造了一个使命愿景驱动的优秀组织,那,今日头条正在创造一个数据智能驱动的同样优秀的组织。


字节跳动公司,前台app挺多,后台op系统也挺多,除部分PM、工程和运营人员是强产品线相关之外,其他大量研发、数据和业务中台人员是高度复用的。据说,搞数据和算法的工程师好几百,搞内容审核和标注的一万多,销售和执行信息流广告的一万多。一个聪明CEO,指挥一堆科学家做机器人,然后机器人指挥一堆手按规则和流程干活,这些活再输入给机器,然后机器每天给几亿用户提供资讯服务,机器每天给几百万商家提供广告服务。精确、高效,多好。


有些事情,Google曾经验证过,字节跳动再验证一次,并有所发展。


CEO,科学家,工程师,还有手,我的前同事不是做不了就是不愿做,其实他安安静静做个被机器feed的用户就挺好,看到综艺、搞笑视频哈哈一乐,看到八卦、段子分享到朋友圈,不好吗,挺好的。


平台企业以用户为中心展开C2B运作,用户的每一个请求发给机器人,机器人把企业内的数据、企业外的数据整合起来,跑在一个网络协同的动态总线上,反向再由机器人指挥平台上的各个角色向用户提供JIT的服务。周而复始,数据增加,信息通透,组织扁平,企业内外熵减,机器人更聪明,用户体验持续提升。


我们每天被机器指挥着,并不难受。高德导航指挥你,你不觉得被奴役,你是达官贵人高德指挥你这么走,你是下里巴人高德还是指挥你这么走。美团外卖不挑骑手,你是斯坦福大学毕业,还是五环外的小学毕业,机器人根据算法派单,根据数据计酬。


机器把人打平了。机器把劳动者打平了。


不管你是谁,如果你既不生产机器人,又不提供创意价值或者匠心之作,你只是一双手,你,作为一个劳动者,迟早会被打平。再过50年,有些人依然可以依附强权,让渡部分自由,获取相当可观的转移支付;而另外一些人则只能依附强算力(机器人),让渡全部自由,终日在机器的役使下奔波。


把你打平,机器仍不甘心。软件机器人还会指挥硬件机器人来抢夺你的劳动权利。中国很多四五线城市人口主要由两部分组成,一部分是财政供养人员,另外一部分是为他们吃喝拉撒提供服务的人。我们有的时候并不掩饰自己在假装劳动,但慢慢的,我们甚至真的不知道自己就是假装在劳动。


企业里有一些职位其实很危险。比如总监,如果只是总在监督别人干活,你大概率是要玩完的,这事要不机器人干了,要不根本不需要了。你几时见过十个滴滴司机配一个经理,二十个外卖骑手安一个总监,他们分别直属机器人领导。科层制、树状的传统组织结构正在瓦解,更加扁平、内外一体的网状协作组织,不需要那么多管理人的人。


未来企业,总裁应该还是要的,不是总在裁人,就是总在裁机器哈,开个玩笑。有点说散了。其实春节的饭桌上没谈这么多。是我自己把它发散了。


岳父是老共产党员,饭桌上对退休工资喋喋不休,对贪污腐败愤愤不平,但对中国的崛起和强盛还是颇为自豪的。这几年,我们关注中国利益,也关注人类命运共同体,如果拉群就要承担责任给群员发红包;如果表彰科学进步,奖章也要发给外国科学家。不过,人类命运共同体,这个提法可能不久就需要略做微调,这一届地球人迎接的其实是,人机命运共同体。


浮现中的新科技,比如量子,还会带领机器不断进步。无论愿意与否,人类都将和机器结成命运的共同体。任正非说,华为有三个孩子,电子、光子和量子(大意如此,不是原话)。电子和光子是美国人引领的,长达70年的信息革命,肇始于电子,起飞于光子,最近二十年我们赶上来一些,也就是一些,还差得远。量子是一个机会,重新洗牌的机会。


福特说,我明明雇的是两只手,怎么却来了一个人。罗伯特戈登说,曾经我们想要能飞的汽车,今天我们得到的只是能输入140个字符的推特。年三十饭桌上,老婆的妹夫说,明明等着发现天使粒子的科学家给我们带来量子计算机,怎么等来的却是张首晟的死讯。


对于张教授的死,我的确是不信的。跳楼也好,自杀也罢,抑郁也好,惹上麻烦也罢,网上只言片语闪烁其词,张首晟就这么人间蒸发,让我想起马约纳拉,那个意大利的天才少年,在1938年3月26日,搭上去西西里首府的轮船,从此音讯全无、死活不知。


天才不愿意写论文,但他随意在餐巾纸上写下的公式和思路,都可能启发研究所的同僚发表成一篇重大的科学论文。有些意外的是,为了找工作,1937年马约拉纳突然公开发表了一篇论文,他通过对狄拉克方程式的改写,得到了所谓的马约拉纳方程式,可以描述中性自旋1/2粒子,满足这一方程的粒子为自身的反粒子,也称马约拉纳费米子。


张首晟一直在寻找马约纳拉费米子,他提供了想法,团队提出了实验平台,由拓扑绝缘体和超导材料中的电子集体行为产生粒子式激发,可以找到符合手性马约纳拉费米子的“准粒子”,也许这就是通向研制稳定可靠量子计算机的一扇门。


在这扇门外,我们看到了IBM、微软、google等美国商业公司的努力,也看到中国科学家姚期智、薛其坤、潘建伟等的努力,事实上,华为、阿里、腾讯也参与其中。


数学推动物理,物理推动新材料,新材料推动能源、计算和通信的巨变,2019年的人类已经徘徊在高温超导、量子计算、常温核聚变等改天换地的科技门口。世界会越来越美好,但未必是你想要的样子,也未必与你有关。


初五从天津回北京。遵循惯例,我要求自己一年写一篇文,记录看到的、听到的、想到的,每年都在春节写。初四,有位智者向我推荐两本书,《智能商业》和《大明王朝1566》,看了前面一本,有所思,有些思写在本文中了。更多的思,没写,在我脑袋里,欢迎互加微信,一起讨论,幸甚。


ps:今年在岳父家过年。吃饭、喝酒,谈好未来。好未来是一家教育集团,我要去那里做老师。其实,想想,我一家人都是老师,爷爷是老师,姥爷是老师,爸爸是老师,舅舅是老师,兄弟姐妹中做老师的也不少。一朵花儿向另外一朵花儿微笑,一个灵魂唤醒另外一个灵魂,彼此微笑,彼此唤醒,做一名老师,多好啊,方老师祝大家新年快乐:)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胡一郎是谁(ID:huyilangshishui),作者:方刚,原搜狐高级副总裁(wechat:fanggang1231)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网立场




虎跑团 · 零售消费团

用6800撬动过亿大盘生意

👇分享虎嗅顶尖商业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