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狼少女玩命直播

AI财经社2019-02-12 19:09:41

撰文 /   ©  AI财经社 刘丹如

编辑 /   ©  严冬雪







那是一条布满咬痕抓痕、又青又紫的胳膊。过去一年,因为被狼抓伤咬伤,原本白嫩的胳膊现在常常是旧伤未除,新疤已添。她是一个在内蒙古草原上养狼为生的女孩。两年前,她开了一个账号“养狼的女孩文静”,之后养狼和拍短视频就成了生活中的主旋律。


危险的职业加上高颜值,文静有了将近300万粉丝,在地广人稀的内蒙古,这约等于首府呼和浩特的总人口。




01

养狼日常



2018年2月,杨文静发了第一条养狼视频:一只小狼在她怀中,亲昵地舔着她的脖颈,锋利的狼牙没有露出来,但狼牙和颈动脉的距离始终在分毫之间。


这是一种带着危险的美丽。美女和野兽,无论何时都是引人瞩目的故事题材,就像马戏团里,纤细娇嫩的女孩手持长鞭让猛虎臣服的表演,历经几千年,观众仍旧百看不厌。


害怕猛兽是人类的本能,反过来,这种恐惧又刺激了更多人对于猛兽的征服欲和好奇心。杨文静与狼的日常正满足了这部分人性的需求。


90后杨文静出生在内蒙古锡林郭勒,一年半前开始养狼,只从表面上看,她和大多数内蒙女孩并无太大差别:高颧骨、浅眼窝、高鼻梁、身材丰满,仿佛在马头琴拉响的下一秒,就能引吭高歌,纵马狂奔。


但只要挽起袖子,那条布满咬痕抓痕的胳膊会暴露她与别人的不同。在内蒙古乌兰布统草原,文静养了8只狼,5只成年狼,另3只是她从小养大,分别叫杨大宝、杨二宝和阿脸。除了8只狼,她还养了5只狗,包括两条金毛,一条叫杨小七的哈士奇,一条叫杨小八的黑狼犬,还有一只刚断奶的小柴犬杨小九。



每次跟狼互动时,文静都会带上小七小八。外表与狼酷肖的小七性格活泼,总爱不停地撩骚自己的近亲。那几只狼却十分排外,如果没有文静在旁边盯着,谁都可能受伤,哈士奇杨小七小时候就曾被狼咬伤。


在狼身上,宠物可爱乖巧的性格和外表都不存在。无论是饲养的狼还是野狼,这种生物的毛都粗糙杂乱,性格不定。到底不是宠物,是未经驯化的野兽,即便是文静从小带大的那几只狼,她也无法完全琢磨透它们的性格。大多时候,他们能和谐相处,但有一天,只因为穿了一件带有羊膻味儿的袍子,她的大腿就被狼狠咬了一口。


过去一年,文静几乎每个月都要打狂犬疫苗,在我见到她的第二天,还陪她去镇上的诊所打了一针。


诊所只有一个人值班,入冬后,草原就进入冬休状态,不论是牧民还是外出打工的年轻人,都给日子打上休止符。内蒙古的冬天不适合人类活动,刮风时最冷达到零下四五十度,下雪多时则深至成年男子的胸口。人们习惯了在冬天蜗居,牛羊也只在天气好的时候赶出去溜达。


文静是例外,她没法享受属于草原冬日的悠闲。我见到她的前一天,她刚刚从朋友的屠宰场拉回来几顿喂狼的羊肉,颇为高兴地告诉我,冬天可以一次买很多冻在外面,这样可以节省不少成本,夏天就需要每周开车去120公里开外的旗县买肉。


以前,她会跟人借一辆皮卡拉肉,去年她自己买了一辆轿车,车买回来就有点后悔 ,“不应该买轿车,应该买越野。”只有越野才能在雪后的草原疾驰,也能载更多的肉。




养狼以后,文静觉得自己离“文静”二字的距离越来越远。去年,她把多年的长发剪到及耳,理由是长发很容易被狼扯到,伤头皮。内蒙女孩身上的各式首饰,到她这里也只剩下一根不易被咬坏的手镯。


做网红的收入不低,相比文静所在旗县里那些月工资三四千的年轻人,她原本可以有更好的物质生活,但掰手指算算,过去一年,仅油费她就花了十多万。狼太能吃了,需要频繁买肉,加上去外省接领养的狗,开着皮卡带着狼搬家,每次她都是一个人开车几个小时,在广袤的草原疾驰上千里。




02

野性难驯



今年夏天,文静从上一个工作的狼园辞职,带着大宝、二宝、阿脸搬到了乌兰布统的皇家鹿苑。


鹿苑员工刘宇到克旗接文静,见第一面时,她穿着一条裙子不爱说话,刘宇觉得这是个安静秀气的姑娘。彼时,拉着狼的皮卡就停在克旗的主干道上,不少人上来瞧热闹。等换车的时候,文静抱着阿脸,把另两只狼往笼子里赶,人群吓得四散开来。


隔着笼子,刘宇都不敢摸那两只狼,在他和那群看热闹都要站远一点的人看来,“狼怎么都有野性”。文静似乎对此毫无畏惧,狼换牙时,她都敢直接掰开嘴,把脸伸过去检查,每当这种时候,刘宇都在心里嘀咕“哪来这么虎的丫头”。


当然不是一开始就这么虎的。2016年的夏天,文静被老家朋友拉去合作一个旅游项目,其中就包含养狼工作。决定去之前,文静只在电视上见过狼。但她对狼并不陌生,在内蒙古,传说狼是蒙古族祖先,几乎每个小孩在童年都听过“再哭就让狼把你叼走”的恐吓。狼离内蒙人的生活一直不远,早年间,本地电视台上总能看到某个牧区狼出没咬死羊的新闻。


最初,她在狼园只负责饲养小狼,相比成年后极不好接近的狼,幼狼和小狗一样黏人爱闹,只待了一周,文静就决定放弃原先的工作,把全部积蓄拿来养狼。她真心实意地喜欢这些不如狗乖顺、但比狗聪明的生物。也是在那里,文静第一次见识了成年公狼争夺狼王的残酷斗争,也亲手照顾母狼产崽。


文静说,产崽的母狼极度凶狠,任何人都不能靠近哺育小狼的洞穴,但她是唯一被接纳的存在,母狼甚至会主动让她看看自己的孩子。


然而,就在她下定决心把养狼当做正经事业时,与这野兽的纠纷爆发了。养狼的第二个月,一只狼在跟她玩的时候伸出了爪子,文静当时没注意,回家后才发现在鼻子与眼角之间,留下了一道很深的血痕,如果狼爪再靠近眼角一点,她就瞎了。那时候,她还不够了解狼,只觉得委屈,自己天天喂它们、陪玩,为什么还会被伤害?


更重要的是,这道疤痕让她的职业曝光了。此前两个月,她一直瞒着家里。为了阻止她继续养狼,文静的妈妈跟她吵了无数架。加上险些破相,文静自己也有些心灰意冷。她清楚记得自己整整有20天没去狼园,还告知当时的合作伙伴,以后也不去了。


对方让她再想想,又让她偶尔回来看看。20天后再回狼园,文静发现她养过的那些狼异常激动,隔着笼子都压抑不住兴奋。




草原人与狼打了世代交道,对狼的评价褒贬不一。比如,狼的捕猎习惯十分恶劣,伏击羊群时,吃掉的数量远远小于咬死的数量,是嗜血生物的典型。老羊倌们都见过狼群夜袭羊圈,咬死几十只羊后大摇大摆离开的场面;但另一方面,他们认为狼重感情,对伴侣忠诚,也擅长合作。


但几乎所有人都认为狼养不熟,永远不会像狗一样成为看家护院的人类帮手,甚至会在你信任的时候反咬一口。这些观念,在时隔20天激动不已的狼面前,被文静在脑海中推翻了,那一刻,她感受到的是被需要和被爱。


她曾倒在地上装死试探,在倒下那一瞬间,几只狼都急匆匆的跑过来试图弄醒她。她还假装同别人打架,让狼来拉架。点滴相处中,文静感受到这种智商不低的动物的真情实感,“我下过决心,只要它们咬不死我,不管受什么样的伤,我都要养下去。”现在的文静只觉得,自己跟狼之间的关系甚至要比跟人更好。




03

想要不凡



文静是在养狼半年后开始发视频的,注册“养狼的姑娘文静”这个账号之前,她看过YY直播,玩过快手,但没想过自己也能成为主播。她长得好看,喜欢打扮,但没有什么才艺。从一年前到现在,她发的视频都是和狼嬉笑打闹的日常,但没想到有那么多人爱看,很快有了近300万粉丝。


这相当于首府呼和浩特的常驻人口,我把这个数字告诉她生活的那个镇子上的一个送快递的大爷,他怔忪了半天才说:“哎呀,我们这边一共才2000人,那文静一定能赚很多钱。”


网红=赚钱,在好几年前就开始流行快手的内蒙古小镇上,一个五十多岁的大爷也会得出这个结论。在文静长大的锡林郭勒盟阿巴嘎旗,当地人口只有2万,那里最好的工作是公务员,月工资两三千。


成为网红之前,她的人生并不顺遂。文静没有读完初中,她曾遇到一个非常严厉的英语老师,在一次挨过耳光之后,她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死都不要再念书了”,即便妈妈提出换学校换班,她都不同意,叛逆期的少女辍学了。


在内蒙古大大小小的县城里,早早退学并不会遇到太多阻力,初高中文凭的年轻人在县城里十分常见,他们大多都留在了本地。由于人口少,竞争压力小,这里的年轻人往往也没有太大的野心。他们一边在本地找份网吧网管、饭店服务员的工作,一边享受县城的安逸生活。到了晚上和周末,县城网吧、旱冰场、麻将馆、KTV、电影院就热闹非凡,成群结队的年轻男女抽着烟聊着天,嘻嘻哈哈就是一天。


养狼以前,文静一直过着这样的生活。她做过饭店服务员、超市收银员、还到北京学过美容美甲,“但我不喜欢北京,坐地铁总是晕头转向,一不注意就到了终点站”。在北京那段时间,她无法理解人们的很多行为,其中最不解的是“为什么人们能在地铁上睡着还能不坐过站”。 她清楚这样的生活不是想要的,甚至在省城做收银员也不好,只有回老家她才自在。


在那里,她一边上班,一边还可以做些小生意,比如麻将馆、巧克力店或者烤串店。她对自己的生活很知足,只在少数时候感到迷茫,“我从小就觉得自己肯定不平凡,哪怕后来没念成书,一直打工也这么觉得”。文静说,但打工的时间长了,她也会怀疑,“要是一直干不成大事,是不是就没法不凡了”。


很难说,这份不甘是否成了推她养狼的勇气,总之,最终养狼成为她干的那件“大事”。


没成网红之前,每天睁开眼,文静都能听到钞票燃烧的声音:一头狼每天要吃几十斤肉,即便在牛羊肉丰富的内蒙,狼的口粮开销也不低。除了日常支出,文静还要为狼儿子们惹的麻烦付费。2018年上半年,文静所在的狼园跑出去两只狼,咬死了村民几十只羊,最终她赔了5万块才了事。下半年,文静搬到了乌兰布统的鹿苑,将狼和鹿放在一起养,结果一不留神,两只狼就合作伏击了一群鹿,还跑丢了两只鹿。




文静每天固定两场直播,下午一点到三点,晚上7点到9点。最近,为了在直播时卖牛肉干,吸引更多游客到乌兰布统旅游,她偶尔还会增加场次和时间。她向观众展示被狼抓伤的胳膊,也向我倾诉成为网红之后再无片刻宁静,早晨醒来,吃口饭之后就要开始直播。


乌兰布统的冬天常常刮风,同为内蒙人的我穿着最厚的羽绒服和靴子也只能在外面待10分钟,之后就全身僵硬,文静却要在外面待足两钟头,跟狼互动,回答观众问题,偶尔回到蒙古包烤火休息一下,就有观众留言“要看狼”。如果几天不直播狼、不发狼的视频,就会掉粉,为此,她已经连续两年在外过年。


狼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不能交易,饲养需要专门的证书,每一只狼都有自己的“身份证”,手续繁琐加上口粮昂贵,大多数狼园都靠门票生存。文静最初打算开狼园做旅游生意,如今走红后,门票不再是收入的主要来源。她每天白天直播,直播时为自家牛肉干打广告,晚上就和那些买牛肉干的粉丝交流,她有四个微信号,每天忙完这些就到了夜里两点。


每一天,文静总会被无数次问到同一个问题“为什么养狼?”


答案出乎我意料。当着直播间几千观众,文静毫不讳言地说“不仅仅是因为喜欢”,她告诉我,谁养狼都有其他目的,不会纯粹出于喜欢,没人愿意这样付出金钱和精力。




04

不凡之后



对文静而言,养狼是谋生手段,却也不止是赚钱工具。她今年刚满26,按内蒙古算虚岁的习惯,她已经27岁,很多同龄人的孩子都已经三四岁了,但文静却不想结婚,甚至没有和人交际的兴趣。


每天直播已经耗干了她大部分与人交流的兴趣,不直播的时候她也不愿意跟人待着。夏天,她喜欢带着狼上山下河,冬天不能出门就跟狗待在家里。她把这些动物当做儿女,听话时无限宠爱,不听话时,即便是狼她也会下手管教。


文静红了之后,快手上出现了不少养狼的账号,单在同一片乌兰布统草原上,就有两个后来者发布几乎同样的内容,短时间就积攒了几十万的粉丝。但在文静的合作对象、帮她拍视频的鹿苑王老板看来,这些模仿者跟文静之间差距巨大,“那些女孩只敢发一些跟狼亲昵互动的视频,但只有文静敢教训狼。”


一条成年狼的体重跟一个成年男性不相上下,有时候它们出笼后不愿意回来,文静就拖着狼的两条前腿往回拖。狼有护食天性,但文静也敢从狼口中夺肉,拽着肉硬把狼赶回笼子。去年上半年,因为穿了带羊膻味儿的袍子,被狼在大腿上咬了一口,文静当场就被气哭,边哭边骂,“我养你这么大就是为了让你咬我吗?” 蹲在她对面的狼,低着头呜咽。


文静原本不在乌兰布统养狼,去年年中,她和上一个合作伙伴闹翻,才搬到了这里。那时她已经是网红,常常因为利益分配与伙伴起纠纷,最后一次矛盾爆发于阿脸的受伤。阿脸是文静最喜欢的一只狼,叫它阿脸是因为它的脸长得像狐狸。


去年夏天,伙伴忘记关上幼狼和成年狼之间的笼门,结果几只成年狼跑出来,险些咬断了阿脸的脖子。那段时间,文静原本接到了一档综艺节目的邀请,对方希望她带着狼去表演,文静选中了和自己感情最好的阿脸,没想到尚未出发,阿脸就受重伤,送到宠物医院都说没救了,后来在人的医院才治好。


那一次她和合作伙伴大吵一架,吵架过程,她最被激怒的一句话是:“不就是一只狼,死了就死了”。后来一次直播中,文静又想起这句话,一时气急,顾不上有人围观,就把摄像头怼在了对方脸上,两个人又因此险些打起来。


尽管如此,文静从不否认养狼目的是为了赚钱,但她会寻求一种平衡,让人和狼尽量都舒服。在她看来,很多养狼的地方仅仅是让狼维持着生存,但她一直尽力让狼过上不错的生活。最近几天,为了给狼也过个好年,她还从外地买来了冻死的小马驹给狼加餐。




相比在动物园看到的瘦骨嶙峋的狼,文静养的狼确实很强壮。和前一个伙伴散伙后,她搬到如今的狼园,地方变小了不少,她规划着开春后用去年赚的钱扩建场地。


她既不想为了赚钱委屈狼,也不愿意委屈自己。遇上不喜欢的,文静说话从不留情面。直播间里,每天都有人提出五花八门的问题,有些文静认为很杠精,“为什么不放生?”“狼肉好吃吗?” “你是因为养狼才没有男朋友吗?”


最近一次直播,一个粉丝指责她“服务态度不好”,她火冒三丈,当着几千的观众反问“你是谁?你算什么东西?你凭什么让我态度好?你付出什么了让我服务你?” 这段连珠炮式的反问后,对方偃旗息鼓。有粉丝让她介绍女朋友,她直接开怼“现实生活中你自己都找不到,上了网我就能给你找到吗?”


老粉对这种场景早就习以为常,“她一直是这个脾气,黑粉骂她,她就能把黑粉骂的怀疑人生”,很多观众受不了她说怼就怼的脾气,她也毫不在意,不想讨好任何人,觉得世界那么多人,总有喜欢她的和不喜欢她的。仅去年一年,她就和人起了三次冲突,不管对方是朋友婚宴上阴阳怪气损她的女孩,还是比她高两头的蒙古壮汉,文静感觉不爽就会起身对骂或者动手。


有时她也会反省自己,总是在冲动过后才会想到“我是个网红,我不能跟她计较”, 但再遇挑衅,仍旧是立即反抗。


文静很清楚自己的脾气,从小到大她都吃软不吃硬。三年前,她开车太快,为了躲开对面的车,翻车在沙窝里,腿受了重伤,当时的男朋友因为担心而指责她,她也不肯服软,大吵一架后瘸着腿打车离去,从头到尾,一滴泪都不肯掉。但她也不记仇,一觉起来,原先打过架的人只要先服软,她还能跟他坐在一起喝酒。


这样的姑娘对狼的感情十分复杂,她爱狼,觉得自己和狼的性格很像,最像的地方在于”爱恨分明“,她看不上那些镜头前跟狼亲密,实际上害怕得瑟瑟发抖的模仿者,她觉得要想养狼,必须把自己变成狼。


偶尔她也感到疲惫,除了忙累,因为养狼,她远离家乡到了另一片草原,身边没有一个朋友,从前的朋友也总觉得她来钱轻松,开口借钱动辄就是几万块。


比起不红,她更怕未来有一天不能养狼。初中退学就闯荡社会的她早就习惯了命运莫测,并为此做好了准备。就算不红,还能按照原先的规划,开狼园卖门票和蒙古特产。现在养这么多狗,也是在为那一天做准备,如果真有一天不能养狼,她还有五条狗,没了狼,有狗也不会感到孤独。










© 往期回顾






© THE END


本文由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部分图片素材源自视觉中国


商务合作请加微信:milk-519


本账号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账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