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5公斤的励志故事 | Zoom

南都周刊2019-03-13 13:53:39

瓦伦汀回想他在多瑙河游泳的那些夏日。


他在漫长而痛苦的羞辱中减掉了210斤体重。

文 | 胡博  编辑 | 露娜酱


“病理性肥胖患者相较于瘾君子或好酒之徒,似乎更不受人们待见。因为我们把食物当成最享受的东西,你怎么会同情那些海吃海喝的人呢?”罗马尼亚摄影师Mugur Varzariu(穆古尔)说。


但胖子的人生并不一定会被沉甸甸的脂肪禁锢,而海洛因和酒精却常常预示着悲惨的结局。通过采访和拍摄Valentin Anoca(瓦伦汀)接受减肥手术前后的变化,穆古尔向人们展示了心态对人生的影响。


瓦伦汀骑着他的小摩托去多瑙河。


瓦伦汀掘土后在树荫下休息。


“我最初在医院里碰到了他,瓦伦汀。那是他第一次来布加勒斯特,我看得出他眼神透露出的迷茫与害怕。这么近距离观察一个245公斤的裸体男人可不是常有 的事情,所以我可没害怕。他在那儿等着和医生见面,以为后来接受袖状胃切除手术做准备。我们聊了起来。我猜他因为怕,才喜欢和人说话舒缓心情。接着他第一次跟我说起他的生活。他情绪激昂高亢,我却没听明白多少。后来谈到他家乡波耶耶纳乡时,他的语速一次次降下来,我的脑海中就像出现画面的闪回,跟我认识瓦伦汀很久一般。”穆古尔回忆道。


2013年4月,穆古尔来到了波耶耶纳乡,它在首都布加勒斯特以西500公里。瓦伦汀正赶着马拉车为社区干活,从而让自己不会失去社会援助。为了准备一个月后的手术,瓦伦汀要减掉30公斤体重,他干着各种体力杂活,比如在叔叔的房子后用铁锹掘土。


瓦伦汀赶着马车干活,以获得社会援助。


在叔叔家门口打发时间。


瓦伦汀和三个儿女。


瓦伦汀正接受胃镜的麻醉。


说到瓦伦汀的叔叔,也就牵扯出瓦伦汀福祸相依的过往。世纪之交时,瓦伦汀还比较富有。但在南斯拉夫被制裁禁运武器期间,他参与了边界上的石油走私事件。在海警的追逐下,瓦伦汀驾船失控,撞上了军方大船。他逃到塞尔维亚,藏身匿迹了一个礼拜,但回国后便立即被边防警察逮捕,最终竟幸免于牢狱之灾。


瓦伦汀开始在一家采矿公司工作,但好景不长,公司效益每况愈下,最终只能解雇瓦伦汀。瓦伦汀用积蓄购买了一所公寓,但没有工作和收入来源的他最终入不敷出,在向高利贷借款后失去了住所。所幸他叔叔接纳了他、女友凯蒂以及三个孩子,让他们住进了紧挨马厩的两个小房间。


在那逼仄的空间内,不堪人生大起大落的瓦伦汀开始放纵食欲,体重随之螺旋式上升,与之相伴的是漫长而痛苦的羞辱。


儿子Andrei。


Oana帮母亲准备鸡肉晚餐。


儿子Nicusor在玩弄医院的窗帘。


凯蒂和Nicusor搭了12个小时的夜间火车来接术后的瓦伦汀回家。


手术4个月后,瓦伦汀的体重减至170公斤,和女儿Oana在叔叔家门口等妻子。


手术2年后,瓦伦汀自豪地展示自己的减肥成果。


但凯蒂没有放弃他。她和村里的一位教师给首都布加勒斯特的一位医生写信告知爱人的情形。这一家人无法负担一场减肥手术的费用,而他们最终也得到了医生的同情。瓦伦汀也珍视这个机会,开始为手术减重。


2017年3月,凯蒂穿着好之后准备外出。这天早些时候,瓦伦汀接到电话通知自己被聘用了,被邀请去签合同。


瓦伦汀收到聘用通知的当晚,大家在一起看电视。


瓦伦汀在享受日光浴,数小时后,他将接到聘用电话。


穆古尔在2015年3月回到波耶耶纳乡探访瓦伦汀。接受手术两年后,瓦伦汀的体重回落到140公斤以下。就在那天,瓦伦汀接到了一家为汽车制造电缆的跨国公司的招聘电话,但未被聘用。经过约两年的医学观察和积极的心态调整,最终这家公司聘用了瓦伦汀。


接到聘用电话之后,瓦伦汀似乎干活都轻便了许多。


接到聘用电话之后,瓦伦汀似乎干活都轻便了许多。


父亲受聘后两个欢乐的孩子。


瓦伦汀和儿子相拥。



来源|南都周刊


END


欢迎分享到朋友圈,如想取得授权请邮件:newmedia@nbweekly.com。如果想找到小南,可以在后台回复「小南」试试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