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 黑人和女性?这些都无法阻止我想要成为别人的榜样

SITT社区大会2019-03-15 21:00:00

上个月,第91届奥斯卡在万众瞩目下揭晓了获奖名单。泰娜·帕丽斯参演的《假若比尔街能说话》获得最佳女配角、最佳原创音乐和最佳改编剧本三个奖项的提名,最终同剧演员蕾吉娜·金恩Regina King一举拿下最佳女配角的大奖。同为黑人女演员,泰娜·帕丽斯感激自己的幸运,能将喜欢的事情当作职业。同时,她也希望用自己的力量,为更多的黑人演员、女性角色,甚至是其他有色人种的同业者,获得平等的表现机会,让他们的努力同样被看到和认可。




对于泰娜·帕丽斯来说,踏上表演之路,的确可以称得上是“命运的安排”。这位现年31岁的女演员,最初只是想在家乡南卡罗来纳州的选美比赛中碰碰运气,可一路走来,却接连被好莱坞最具影响力的一些大人物选中。


不过,完全将这些归为“命运”的话,似乎又否定了帕丽斯的天赋和韧性:自身的不懈努力,加上茱莉亚学院的培养和周围黑人女性的支持,这都使帕丽斯得以在电影 《亲爱的白人》(Dear White People),《芝拉克》(Chi- Raq),《假若比尔街能说话》(If Beale Street Could Talk),以及电视剧《广告狂人》(Mad Men),《星路多懊悔》(Survivor’s Remorse )、《嘻哈帝国》(Empire)等作品中出演了一系列极具突破性

的角色。



根据帕丽斯的回忆,她的表演天赋似乎是突然显现的。对于这个出生在南卡罗来纳霍普金斯的小女孩来说,童年时光就是爬树和四处嬉戏,而这种自由也会迫使她变得更有创造力。但自己具体有什么天赋,帕丽斯并不清楚。就在这种情况下,她来到了南卡罗来纳州州长艺术与人文学校(一所艺术类公立高中)。“学校的课程帮助我把原本那种自由,进行了系统化的梳理。”她说。“在此之前,表演对我来说就只是一个爱好、一种乐趣,现在当然也是,但如果能够借助一些工具和技巧的话,这种天赋就能得到更好的维系。”



如果非要帕丽斯说出一个“顿悟”时刻的话,那大概就是2002年在电视上看着哈莉·贝瑞(Halle Berry)获得奥斯卡最佳女主角奖的时候——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获此奖项的黑人女性。“这件事改变了我的想法,”她回忆道。“我坐在电视前看她领奖,全世界都在见证这一刻,这种(巨大的)影响力使我深受鼓舞。(我觉得)我也能做到。我也想鼓励别人,让像我一样的年轻女孩们看着我说,‘哇,她创造了历史。她把自己的故事讲述了出来。她影响了我的生活,激励着我去追逐自己的梦想’。”



直到如今,在思考作为一名黑人女演员的使命时,帕丽斯仍会想到这个时刻。她所扮演的那些角色——寻求自我定义的大学生(《亲爱的白人》),掌控自己身体的现代黑人女性(《芝拉克》),或是对抗白人至上主义的黑人秘书(《广告狂人》)——都在清楚地传递着她想表达的信息。“面对每一个角色,我都会思考其中的内涵。对于人性,或者更具体地说,对于女性,对于黑人女性的身份,这个人物是否有自己的见解?”帕丽斯说。“因为,无论我做什么,选择什么角色,我首先都是一名黑人女性。”


尽管这个行业偏爱白人演员是一件不可否认的事实,但在这场斗争中,帕丽斯并非孤立无援。在纽约茱莉亚学院学习期间,帕丽斯与其他一些崭露头角的黑人女演员建立起了深厚的友谊。她的同学——丹妮尔·布鲁克斯(Danielle Brooks)、萨米拉·威利(Samira Wiley)和妮可·贝哈利(Nicole Beharie)——也都成为了她的姐妹。除此之外,她还非常感谢自己的黑人女校友,比如特蕾西 · 索姆斯(Tracie Thoms)和鲁蒂娜·韦斯利(Rutina Wesley),她们会回到学校,给后辈们提供热情的帮助。



毕业之后的几年里,帕丽斯依然在探索自我。例如,过去帕丽斯一直都习惯把自己的头发软化拉直,可有一天她突然意识到,她已经不记得自己的头发原本是什么样子了。如果决定回归自然,就要“重新调整我对美的看法……而在此之前,我不会把自己的自然状态与‘美丽’联系起来,”她说。“我必须先改变自己的想法。”如今,在YouTube上搜索“Teyonah Parris hair”,你就会看到一页一页的视频教程,发布这些视频的博主们都在试图模仿帕丽斯的各种发型。



帕丽斯还希望自己可以通过银幕上的表演来改变人们的刻板印象。她会主动寻找那些对她来说非常重要的角色,比如,她在《亲爱的白人》中的角色便是自己争取来的。帕丽斯本就认识这部电影的编剧兼导演贾斯汀·西米恩(Justin Simien)以及制片人丽娜·维特( Lena Waithe),“我认识贾斯汀和丽娜的时候,我们都还在洛杉矶苦苦打拼,所以我打电话给贾斯汀说,‘嘿,我想来试镜。’”


对于选择角色这件事,帕丽斯的态度一向都很明确,她解释说,“这个角色必须要能带给人一定的启发——反映他们正在经历的生活,或是他们周围的世界,亦或是反映别人的生活,这样人们才能更加理解那些素不相识的人。”



尽管与她合作的基本都是黑人导演,但有一个颇具影响力的角色却是白人导演找到她的:热播剧《广告狂人》中的第一位黑人常设角色,女秘书唐恩(Dawn)。这部剧关注的是1960年代以白人为主导的纽约广告行业。当被问及这个特定的角色时,帕丽斯笑着说,获得这个角色完全是因为运气。



当时她还是一名在洛杉矶苦苦挣扎的女演员,睡在十几岁的表妹的双层床上,账户里只有1200美元。就在帕丽斯已经开始考虑搬回纽约的时候,一个朋友邀请她一起去印度旅行。尽管手头非常紧张,可她还是订了一张不能退的机票。不久后,她接到了为唐恩这个角色试镜的电话——对方的描述是“联合出演,有可能会常驻”。尽管拍摄档期与印度之旅有所冲突,但她还是去试了镜,最终,帕丽斯得到了这个角色。


回望这段经历,她说:“一切都是上帝的安排,都是他赐予的恩典眷顾和运气。”对待自己的成功,帕丽斯一直都是这种态度。“你当然需要付出努力,需要自律和投入,但最终一切都离不开造物主的精心安排和推动,”她说。“这是我生命的基础。就是这样。”



《广告狂人》的档期冲突也让她意识到,自己必须在个人生活与日益繁忙的职业生涯之间找到平衡。“作为一名演员、表演者或艺人,不断寻找工作就是我们的常态。因为害怕错过试镜的机会而无法参加侄女的生日派对,因为担心错过对方的电话而无法安心坐下来和家人相处,无法好好体会自己的生活。但我们的确需要有自己的时间,需要和家人、朋友、爱人培养关系,因为这些都会反映在你的工作中。”



帕丽斯最近出演的是巴里·詹金斯(Barry Jenkins)根据詹姆斯·鲍德温( James Baldwin)的经典小说《假若比尔街能说话》改编的电影,她在里面饰演的是欧内斯廷·里弗斯(Ernestine Rivers)。能够参演这部电影令帕丽斯倍感骄傲,她说:“我是詹姆斯·鲍德温的超级粉丝。”故事发生在上世纪70年代,当时正值美国历史上种族歧视最严重的时期——警察的暴行,住房上的歧视,以及大规模监禁黑人是这一时期的标志。



“(鲍德温)40多年前就写了这篇小说——看看如今我们面对的情况——跟当年并没有什么不同,这实在太让人心碎了,”她说。“黑人出现在不同的职业领域中是非常重要的。我们是谁?我们有哪些不同的方面?以及作为黑人和女性,如何在这个世界上自处?这部电影探讨了所有这些问题。”


当需要对社会和种族不公问题进行回应时,帕丽斯会有一种义不容辞的责任感(如果你在社交媒体上关注她的话就会知道,面对这类问题,帕丽斯总会第一时间回应),同时还带有一种南卡罗来纳州特有的礼貌态度。



2016年,在黑人青年奥尔顿·斯特灵(Alton Sterling)和费兰多·卡斯蒂利亚(Philando Castile)相继被警察杀害后,帕丽斯接受了《赫芬顿邮报》的采访,她恳请美国的白人与黑人站在一起,共同反对不公正的行为:“亲爱的白人们,当你们的黑人兄弟姐妹在遭受痛苦与伤害时,你们也必会受到影响。为此,你们应当伸出援手,共同发声,与他们团结在一起,抗议这些骇人听闻的不公行为——人人都在手机视频里看清楚了事件的经过,你们要明白,你们的支持是非常重要的。”



#TimesUp运动之后,性别收入差距和同工同酬问题成了许多女性关注的重点。帕丽斯给出了深思熟虑的回应:“在争取薪酬平等、种族平等和性别平等的过程中,白人的盟友角色是非常重要的。他们具体需要做些什么呢?为那些需要帮助的人发声,了解他们斗争的内容是什么,并询问如何才能为他们提供帮助” 。帕丽斯希望这种情况只会越来也好。



2018年,人们在大屏幕上可以看到更多由有色人种所主演的好莱坞电影——这让帕丽斯兴奋不已。“我会去支持《摘金奇缘》(Crazy Rich Asians),”她说。“这是我应该做的。好莱坞和娱乐产业不该只是一个单一的庞大组织,我们不能只是反反复复讲述同一个故事,也不能只允许一个群体讲述自己的故事。我还会去支持《黑色党徒》(BlacK- kKlansman)。我认为,我们每个人都应该以盟友的身份去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这一点非常重要。”



帕丽斯很重视自己的这份责任。“我们不仅要联合白人盟友,还要联合所有的有色人种。比如我的亚裔和西班牙裔朋友们,他们也需要更多的表达空间,”她说。“他们甚至比黑人得到的机会更少,他们的处境,他们的故事,都没有得到应有的关注。所以我会和他们站在一起,成为他们的盟友。”


如今,31岁的帕丽斯也成为了别人的榜样,就像当年奥斯卡颁奖典礼上的哈利贝瑞一样,激励着其他的年轻女性。除了表演之外,帕丽斯还希望尝试一个新的方向——担任制片人。“我想把那些志同道合的艺术家们聚在一起,给他们创造更大的空间,让他们有机会讲述自己的故事。



采访 / Candice Frederick

摄影 / Jacopo Moschin 

造型 / Paul Frederick

编辑 / Rong


#KINFOLK 春季新刊 《建筑特辑》现已正式开启预售#

订阅杂志请点击左下方“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