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费夸夸群:放“彩虹屁”,我们是专业的!| 产品猎人

腾讯科技2019-03-16 13:09:27

点击上方“腾讯科技”,“星标或置顶公众号”

关键时刻,第一时间送达


来源 / 腾讯创业(qqchuangye)

作者 / 苗钟毓

欢迎下载腾讯新闻客户端,关注科技页卡,查看更多科技热点新闻


腾讯创业推出「产品猎人」系列,每周搜集一批可能持续火爆的新产品,寻找下一款“霸屏”朋友圈的爆款。


夸夸群火了。


各种学校夸夸群、行业夸夸群开始在微信上蔓延开来,不少夸夸群都出现了满员的盛况。在夸夸群中,只要你发一句“XXX,求夸”,就可以收获群友360度全方位无死角的夸赞。



如果大家想夸这个男孩子,可以继续在下方评论里夸他。


甚至,即便你什么也不说,群友也可以从头像到微信ID找出亮点夸个遍。



时至今日,已经很难找到“夸夸群”最初的起源,一种说法是夸夸群起源于豆瓣的“互相表扬小组”,另一说法则称夸夸群起源于复旦大学一位同学“我想被夸”的无心之语。可以确定的是,夸夸群最早确实是在大学之间开始流行起来的,并且迅速蔓延到了各个社会领域。


大学夸夸群的流行在很大程度上是受到了大学生求职季的刺激——即将走向社会的大学生们,在招聘会上经历了从被否定的自我否定的往复循环后,确实需要一些慰藉。求职、毕业相关的话题也一度是各个大学夸夸群中的焦点。


而当夸夸群逐步蔓延到了社会的其他领域,它很快泛化成了大家分享日常生活的一种方式。类似“今天晾衣服手割伤了,求夸”“想减肥没忍住嘴,求夸”“被老板骂,求夸”这样寻求安慰、寻求认同的内容也是夸夸群中的常见内容。


整体而言,大家求夸的大多是生活中略微偏负面的一些经历与情绪,正常的或者积极的经历当然也有,但受限于话题本身的延展性往往不如负面内容更容易操作。


事实上,在混了几个夸夸群后,我不得不承认夸人真的是一门技术活——骂人用的“三字经”几乎拥有永不衰竭的杀伤力,而夸人的话语用不到两遍就已经让人厌倦。


为了不重样的夸下去,优秀的夸手们往往能够见微知著,从各种细枝末节中发掘出求夸者的优点——从“晾衣服割伤手”中,他们可以提取出求夸者“吃苦耐劳”“爱干净”的优点;而“被老板骂”,他们则会告诉你“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别人想要老板关注而不能得”。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求夸者都能的得偿所愿,一些挑战公序良俗的求夸需求往往会遭到群友的抵制——一个在夸夸群坦白自己“劈腿,求夸”的男生遭到了夸夸群群友的集体炮轰。



除了野生的夸夸群,一些敏锐的淘宝商家也抓住了“夸夸群”商业机遇,开始在“淘宝”“闲鱼”上挂出付费夸夸群的服务——只要10元,你就可以为自己或者亲友安排一场数分钟的“惊喜夸夸群”体验。


甚至,只要你愿意加钱,还可以体验到时长达几十分钟的“豪华夸夸群”,直至夸手们穷尽自己脑海中所有夸赞的语句或者被夸的人面红耳赤从此对夸赞过敏。


一个女生就在微博上分享了自己被男朋友拉进付费夸夸群的奇葩经历,但显然这个妇女节惊喜并未获得她的青睐。这或许是因为,这些付费夸夸群为了提升“翻台率”,在服务结束后往往会将金主踢走。这样虎头蛇尾的服务确实难以让人满意,也很难让被夸的人体会夸人的快乐。



而对于这些职业夸手而言,由于长时间、重复性的夸人,他们也难以避免地产生疲倦感。爱范儿的记者在体验了两个小时的职业夸手工作就感到了厌倦,而付费夸夸群的运营者为了保持高质量的夸人体验也需要不断地更换夸手。


在商业化、服务化的夸夸群开始大行其道的同时,更多的野生夸夸群开始走向沉寂。规模较小的夸夸群,随着新入群人员的衰减,在短暂的热闹后就失去了活力;一些规模更大的夸夸群的热度维持得时间更长,但群成员也很快就会对铺天盖地、公式化的夸赞感到厌倦,只有不断得拉新才能维持群聊的热度。


几乎可以肯定,在短暂的热闹过后,夸夸群也会像他的前辈“互怼群”一样走向沉寂。许多人认为,夸夸群和互怼群的拥趸在心理层面是接近的,都是在宣泄情感,寻求认同。而花样翻新的“彩虹屁”也不过是互怼群“骂人Rap”的升级版。


但事实上,由于人对于辱骂和夸赞的感受程度并不一样,夸夸群几乎在诞生之初就跳过了宣泄情感、寻求认同的的低级阶段,而更接近一种展示语言能力的智力游戏。


这是付费夸夸群永远无法达到的境界,它们没有这个游戏真正的灵魂。


在夸夸群里求夸时,你希望得到什么?


 欢迎评论区留言,与大家分享。




近期精选

华为决定起诉美国政府:美政府禁令违法 

孙正义万字访谈实录

对话两名中国最倒霉特斯拉车主:内部早知降价 刻意隐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