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体的艺术丨混乱博物馆

混乱博物馆2019-04-15 23:00:31

不同文明在不同的历史阶段,对人体的形象可能有着截然不同的看法。比如东亚文明就会较为保守,在艺术的表现形式上也不会着力的突出。而我们隔壁的南亚次大陆,则存在着某些狂放的表达形式。


但当今世界的艺术领域中,人体艺术却是无法回避的话题。若要理解其意义、追溯其源头,就会发现正是古希腊人对人体美的发掘,以及后世西方文化的传播,带来了今日的审美观念。


那么古希腊为何能够形成人体艺术的传统?这来自于自然环境和文化的两个方面,两者相互协调,完成了人体形象向艺术作品的转换。




-文字稿-

 

1988年12月22日,“油画人体艺术大展”在中国美术馆开展,买票的队伍排出一公里长,原定两毛钱的票价暴涨十倍。展览为期18天,观看者超过22万人次。



这标志着人体艺术重新进入公众视野,而不再是少数人享有的内部参考。并促使当时的人们思考,艺术为何要有裸体。


在原始时代,人类的身体尤其是肥硕的孕妇被顶礼膜拜,从奥地利伦道夫的维纳斯像,到中国北方红山文化的女神像,都以一种毫不做作的方式,表达着对生育力的崇拜。



到了早期文明,米诺斯的女神坦胸露乳,古埃及的法老短布遮羞,古印度的少女赤身舞蹈。人类的身体依然展现着自己的风采,而不用担心伤风败俗的指责。

 


进入所谓轴心时代,人体的待遇大不如前。


左传里说吴人:断发文身,裸以为饰,认为他们毫无礼仪文明。


希罗多德也在他的《历史》中记载,小亚细亚的吕底亚国王坎道列斯,爱好暴露自己的王后。羞耻难当的王后,命令看到自己裸体的巨吉斯谋杀国王,并助其成为僭主。因此还诞生了一个专有名词:坎道列斯情结(Candaulism)。



这种视裸体为奇耻大辱的观念,在隔壁的希腊人看来异常可笑。


就是这些希腊人,视人体为终极审美对象,超越了此前所有文明,把人体形态的艺术表现由工匠阶段,升级到系统、独立的艺术门类。并成为后世所有人体艺术的源头。



公元前6世纪,古希腊人在借鉴了埃及艺术形式之后,开启了希腊人体艺术的古风时代。这种艺术形式以库罗斯(译为“小伙子”)为代表,只是腰间的短布消失了,头上留起了希腊式垂发。



古希腊人对裸体的热爱,可能与其地理环境,以及宗教形态有很大关系。


地中海式气候夏天炎热干燥,冬季温和多雨,人们无需穿太多衣物,人类的身体因而可以被直接观察和欣赏。


另一方面,靠近亚欧交界处的巴尔干半岛,一向是各种民族冲突和战乱的发生地。比如迈锡尼入侵和多里安入侵曾经两次毁灭更古老的希腊文明,乃至后来草原上的斯基泰人、海上的腓尼基人、高原上的波斯人,都视这里为扩张的必经之道。



被频繁的战争所磨练,古希腊人逐渐成为一个体魄异常强健的民族。


古希腊人又以健康的人体为原型,创造众神的形象,并举办奥林匹克运动会荣耀神明。这就是所谓的“神人同形同性”,希腊人因此将健美的人体奉为偶像,在地上颂之为英雄,在天上敬之为神明。



但古风时期的希腊/人体雕塑依然十分稚拙,人物形象极为模式化,身体结构也无法与真实的解剖特征准确对应。这些雕塑还常常带着一种古风式的微笑。



在其后的一百年里,古希腊的人体雕刻有了跨越式的发展,一举摆脱了古风时期的呆板形象,人体艺术向着更为精巧与合乎视觉典范的方向发展。



这同样与人类轴心时代,各大文明的思想大爆发有关。


古希腊早期的米利都学派研究自然哲学,思考万物的本源。其后的智者学派则转向了自身,探讨人与人类社会的问题,其代表人物普罗泰戈拉便说道“人是万物的尺度”。最终,智者学派为苏格拉底、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开辟了道路,促成了人本主义思想和系统论哲学的生成。



人文精神的迸发使古希腊人进一步审视人类自身,影响到人体雕塑艺术,人物的五官被仔细刻画,手指与脚趾的微妙动态被表现,肌肉被处理的充满弹性和节奏感,男性生殖器被刻画的短小而有节制,躯干逐渐开始沿着身体的重心旋转。



其顶点是雕塑家菲狄亚斯和米隆的作品。前者创造了著名的帕特农神庙和雅典娜女神像。后者雕刻的《掷铁饼者》将人体动态之美发挥到极致。



同时代的波利克里托斯则根据毕达哥拉斯学派的数理哲学,规范了人体比例,其目的是为了追求符合完美比例的人体,同时也就是神的身体。


因为人类的身体即是审美的最高体现,也是整个宇宙的和谐在凡世的具现,人体的艺术就是人类的赞歌,人类的伟大就是理性的伟大。



古希腊的人体艺术,经由古罗马、中世纪、文艺复兴一路传播至中国,所以我们才有机会思考这样一个问题,为何是人体艺术,何为人体的艺术。


本文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特色内容

 ▼ 点击阅读原文,观看混乱博物馆更多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