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酒吧(4)“麦超是双性恋,但更喜欢男人。我和他曾经是恋人。我…我也是双性恋。”

果仁小说2019-05-16 12:56:00
今天,2019年5月16日

215年前的今天,拿破仑·波拿巴宣布法兰西共和国为法兰西帝国


安:

在《十月》、《收获》、《人民文学》、《百花园》等文学刊物发表《旧城》、《热带》、《蓝色街灯》等中短篇小说数十篇,《蓝色街灯》获百花园小说奖,《旧城》得已故去的骆一禾先生厚爱,钦点在《十月》总第51期的头条位置


在朗朗的清风中,在布满美丽的风月倒影的斑驳世界里,我和林雨萧在用表格对比人生,盘算收入,谋进退,展未来。



文字编辑||毛毛虫

插画师||笑笑


月光酒吧第2章:洛(续)


阅读提示:


秘密,终将揭开。


不过,麦超是性工作者,同时是双性恋,以及林雨萧准备从事性工作,不仅和麦超一样是双性恋,还有麦超是双性恋人的关系,这样的秘密还是令的震撼的。但如果还记得前文写过的,林雨萧接下来准备赚钱拯救家庭的方案,也不意外了。


但这样的秘密只是开始,后现,一个接着一个,会令人眼花眼花缭乱,目不暇接,好戏在后头呢。


要提醒的是:叔公的登场,会改变作者的叙事视角。


现在,我们之间的讨论又从艺术回到了现实,从风月倒影回到了鸭子。


在几日前的那次谈话中我对于林雨萧的这种论点,站在道德制高点给予了猛烈抨击,为他有这种想法感到不可思议,感到不安,更是感到可耻。


在上次的谈话中,我和林雨萧甚至为可耻二字发生了激烈争论,他反问我性工作者凭的是自己的劳动,不偷不抢,(如果有可能的的话,他绝不会逃税),挣的是血汗钱,为什么要感到可耻?也是在上次的谈话中,在林雨萧咄咄逼人的追问中,我对可耻二字的深入注解是:这是道德败坏的具体表现。我记得那时候的林雨萧突然沉默了。良久,他突然地提起了麦超。


麦超是我的月光酒吧的常客,广州人,三十岁左右,在跑马山右侧的高级住宅里有自己的私宅。




麦超相貌堂堂,风度翩翩,衣着时尚,很有品味,举止得体,温文尔雅。每年夏季都如候鸟般要回到昆明,避暑,度假。在这段时间里,他几乎每天都要到离住宅不远的月光酒吧来喝上一杯红葡萄酒或一杯纯越南风味的咖啡。


我们,包括月光酒吧的回头客人都和他熟,这其中又数林雨萧和他最熟。


在客人不多的午后时光里他们俩会就某个话题讨论很长时间。


比如说戏剧,从舞台到灯光到人物的表演、戏剧冲突等等,很专业。往往很专业、很到位地讨论很久。为此,所有见过麦超的艺术学院戏剧表演系的学生们私下都认为,麦超肯定是在某个文艺团体工作,说不定还是一位舞台表演艺术家。可是当麦超和中医学院的学生们谈起中医养生,用金木水火土的五行术来解释我们身体的内脏,该怎么养、怎么补、怎么泻时,中医学院的学生们坚定认为他一定是养生专家。而当他和我一起闲聊,聊到某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诗画境界时,他会很随便地轻轻吟出一首最能表达此境界的诗歌,无论是巴勃罗·聂鲁达或是徐志摩,或是其他的诗人如李白,于坚,拉宾德拉纳特·泰戈尔,仓央嘉措,纳兰性德,沃尔特·惠特曼,等等等等。


麦超不但以自己的学识、才华征服了月光酒吧所有的人,而且还以自己的品格赢得了他们的尊敬。他曾经冒着生命危险在宝象河水库救起了溺水少年,他经曾资助多名大学生完成学业,时至今日还在资助着两名贫困大学生。义务献血、社区义工都有他的份儿,到高速公路上和爱心人士解救即将拉往广州被宰杀的阿猫阿狗也有他的份儿。


总之,麦超就是成功人士的典范,在他身上我看到的是完美、高尚,一切优良的品质。


尽管我们一直不清楚麦超具体是做什么的,但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我们知道麦超是好人,这个好人又是我们的好朋友便足够了。


在午夜,当林雨萧再一次地提起麦超的时候,我心里似有某种预感:


秘密即将揭开。


果真,在沉默了几分钟后林雨萧告诉我,麦超其实是…一名性工作者。


一名很专业的性工作者。


麦超的客户遍及世界各地,每年夏季都是他休养生息的季节,因为炎热的夏季不适应干过于激烈的体力工作,会对人体造成很大伤害。而修养的这段时间里,也是麦超对各个行业进行研究和学习、吸收的好时间,从天文、地理、文学、历史、医学到人文学科、绘画、诗歌,等等等等,他都有涉猎,并有着深入的研究和见解。在滋养着自己的灵魂之时,对自己的事业也有着很大帮助。


麦超对待自己的工作就如对待自己的事业,他热爱自己的工作,他认为自己所投身其中的这个行业,是一门古老的行业,有着悠久的历史。古语说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因而他的理想便是把性行业做到极致,做到有文化,做到有品位,做到回味无穷,做到似音乐般绕梁三日而不绝于耳之境界。


为了达到这个境界,他已整理出一套行之有效的方法及长远规划。


麦超目前的出场费是他们那个圈子里的国内最顶级,顾客对他的评价是:专业。在这个处处提倡专业的时代,这个词,代表着对其所献身行业的最职业、最认真、最高级的评价。


“该用道德败坏或是可耻来形容麦超吗?”


林雨萧开始反问我。


在这个午夜,我无言以对。我的所有的道德体系在这一刻变得充满疑问,岌岌可危之下我强撑着抛出最后一击,问林雨萧凭什么认定麦超就是做那个…的?月光下,林雨萧突然笑了,然后缓缓说道:


“我再告诉你一个秘密,麦超是双性恋,但更喜欢男人。我和他曾经是恋人。我…我也是双性恋。”


现在差不多是午夜两点了。




我被这个突然出现的话题给震惊住了,从头到脚,从外到内,都有一种被雷电击中的感觉。它来得太突然了,来得让我毫无思想准备。我甚至不知道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我将以什么样的性别用语来称呼林雨萧:林弟弟?林妹妹?我呆坐着,望着地上那些美丽的倒影,竟有一种百感交集的感觉,我想大声呼喊,却没有呼喊的理由。


我想沉默却似乎又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欲说还休,欲罢不能。


我纠结,纠结在道德里,纠结在思想中,纠结在灵魂深处……


夜太深了,月光太迷茫了。


风却太清晰了。


我们俩都沉默着,林雨萧一直以一种无所谓的态度呆坐着,这样的态度不知为什么让我感到心很疼。在某种程度上我把林雨萧当成了自己的儿子,我坚信任何一位母亲都不会让自己的儿子去挣这样的钱。良久,我对林雨萧说:


“我们现在姑且不谈这件事的好与坏,高尚或者无耻,我们不妨换个角度看待这件事,以对比的方式做一个利益的权衡,最终决定…做或者不…做。”


“怎么个对比?”


林雨萧有了兴趣。


“如果某个正常的工作不需要以这种方式付出,而且收入不菲为什么不去试一试?”


我提议。


“什么工作?”


林雨萧问。


比如西点师、风水师、房地产推销员、墓地推销员等等,我们都可以逐一比较。我对自己的建议充满信心。林雨萧也表示认可。我们坐在水泥地上—在满是风月倒影的水泥地上—我们用石头画了一个表格。左边一格代表特殊职业,右边一格代表正常职业。


先从职业收入来对比。一名才从事性工作的人,从动作、行为、语言、服务态度等方面都不专业,人气肯定不会太旺,收入也一定不会太高,如果每天接客一名,收入在三百至五百元之间,那么,一个月下来,除去各种日常开销,最多收入也就万把块钱吧,而这还是满打满算的算法,要是碰到几天没有顾客(这是很可能的)或体力严重透支,搞不好比预算的还要少很多。


但如果成为一名优秀的西点师,做高级蛋糕可卖到十元一份,纯奶蛋糕也可卖到十元一份,一天只要卖出十五份高级蛋糕、十五份纯奶蛋糕收入就有三百元,更何况还有其它的西点以及附带的甜品、饮料什么的,收入大大超过特殊行业。因此我得出的结论是,西点师大有可为。


为此,我甚至固执地一个人出了艺术学院的大门,步行回到了月光酒吧,重新开门,胡乱拿了供客人们娱乐用的彩色粉笔,然后锁门,折回来。我这么折腾其实是为了让自己能够内心平静,思绪淡然,不暴露自己的悲观与眼泪,理性地分析问题并解决问题。


再次见到林雨萧的时候他依然呆坐在原地,连姿势都没有换过,我就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过,如同计算月光酒吧的开支与收入一般,制作并填写第一张表格。



二项前景对比:性工作者接客由于凡事都需亲力亲为,体力有限,不可复制,可持续性不长—一旦复制或可持续性发展就有组织卖淫嫖娼的违法犯罪的嫌疑,公安机关绝不姑息,轻则拘留,重则坐牢;而西点师属于密集型、可复制型的行业,由于有机器运作,可持续性强,一旦被顾客认可,产量可呈几何状增长,上升空间巨大,还可以复制,在旗舰店大获全胜后再开加盟店,N个加盟店,再将业务拓展到其他城市,拓展到国外,林雨萧的财富就能敌过十个麦超,甚至是一百个、一千个、成千上万个的麦超……


第二张表格也完完整整的画出来了。



现在已经是午夜三点多,接近四点了。在朗朗的清风中,在布满美丽的风月倒影的斑驳世界里,我和林雨萧在用表格对比人生,盘算收入,谋进退,展未来。


通过表格对比法,两份工作的优劣势以及前景展望,一目了然地呈现在了我们的眼前。


昆明的夜晚,同样是繁华而喧嚣的


摄影|Evaistx


Not end,Continue

在事实面前,林雨萧认可了我的方案,同意过两天随我去拜见叔公—一名台湾的糕点大师。


叔公最拿手的老婆饼以及蛋糕曾经响誉台北,两年前,昆明的一家五星级大酒店用接近七位数的重金把叔公请了过来。叔公和我们家尽管只是远房亲戚,为了帮助即将步入歧路的林雨萧,我还是决定奉献我在月光酒吧的玻璃门外仅有的人脉关系。


《月光酒吧》全目录


第一章:藤蔓穿过雕花铁门,伸展进了伯爵的花园

第一章续:不能让美丽的老板娘不洗脚上床,小李子决定了

第二章:林雨萧放弃了抢银行和贩毒,原因只是当鸭子风险不大,来钱快




P.S. 

《月光酒吧》的更新时间为每周二、三,但昨天长江中游雷电交加,暴雨不止,果仁工作室所在区域大面积停电,断网,无法更新,今天补发第4期,尽管没赶在12:00,但赶在了中午

P.S.S.

《果仁小说》更新时间为工作日12:00,非工作日晚22:00




点击↓阅读原文

乌壳笋炒腊肉,吃大了柘城妗子的肚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