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黄师,这个时代最悲伤的职业

腾讯科技2019-05-16 17:30:00

点击上方“腾讯科技”,“星标或置顶公众号”

关键时刻,第一时间送达


本文授权转载自公众号 外滩TheBund(ID:the-bund),作者圈圈,未经授权不得二次转载。


血腥自残、幼童虐待、恐怖暴乱···


为了1美元的工作,


他们干着全互联网络最脏的活。


在拥有阳光、高薪的硅谷,这里的精英们谈笑风生,他们倡导着“科技改变生活”的理念。


扎克伯格正在意气风发地发布着一段演讲。


他宣称,未来的Facebook将像一张巨型织网铺撒出去,人们可以相互分享任何东西。



与此同时,在地球另外一端的菲律宾马尼拉,一间昏暗办公室里,员工丹尼斯皱着眉,强忍着不适,看着蓝光屏幕前播放的画面。


电脑里,一位五六岁的小女孩正在被一个陌生男人猥亵。



这只是社交平台上上传的一段视频,除此之外,还有血腥自残、性虐待、恐怖暴乱等内容,它们构成了大多数审核员的日常工作。



这些为Facebook工作的人,却不是硅谷的员工。他们被签署着严格的协议,不被任何人知道。


以上画面来自网络审查的纪录片《The Cleaners》,在这部记录里,真实的鉴黄师生活被推到了众人的面前。



社交媒体的“清道夫”


Facebook、Google、Twitter被称为美国互联网的三大巨头。


在海洋般的信息流里,掌控着阀门的三位,不仅向这个世界输出各种信息,同时犯罪、色情、暴力等信息也夹杂在其中。


这些都是扎克口中所谓的“任何人相互分享的任何东西”。


法庭上被质问的谷歌运营负责人


谁能来过滤掉它们么?


为了不被美国政府找上麻烦,同时不让投广告的金主爸爸放弃他们的平台,除了人工智能的审核,巨头们还设置了第二道关卡——由建立在东南亚的外包公司进行人工审核。



不过,这可不是什么他们口中鼓吹的专家审查,这些员工的身份大多数是通晓一些英文,时薪仅为1美元的劳动力。


菲律宾的马尼拉就有一家这样的大型密集劳动力的审核工厂。


昏暗的办公室里,你会听见鼠标咔咔的作响,他们反复重复两件事“删除”、“忽略”,每八秒就要迅速对问题帖子做出“生杀决断”。



他们一天的图片kpi是2500张,意味一天单击鼠标2500次。


作为互联网的清扫工作者,他们的职责就是将那些将最肮脏、最恶心的信息阻截在另一个世界之外。



审核员莫莉,是个虔诚的教徒,却要审核色情板块。最初,为了完成这份工作,她在接受培训时,要观看大量的A片和记住各种关于性的术语。



她的工作每天都要和各种性器官打交道,其中,性侵、妇女虐待种种,连做梦都是挥之不去的阴影。


工作一段时间后,她的面貌已经完全改变,据她形容“我的脑子就像感染了病菌,脑子被慢慢腐蚀,我的身体出现了排斥反应。”



入行多年,做直播审查员的鲍勃印象最深的是,他曾经亲眼目睹了一场自杀。


他眼睁睁的看着面前的人踢掉凳子,给自己套上绳索,对方在镜头前拼命挣扎,最后脖子都断了,像个木偶一样垂了下来,



更难忍受的是,收看那场直播的人有3千人,有人起哄,有人看笑话。


但是因为审查员没有资格关掉直播,他连逃避的机会都没有,只能硬生生的承受下来。


鲍勃还是一位父亲,每晚听着啼哭和白天上班的工作内容,让他恍惚置身在两个世界。



对此,他只能说,尽力不让自己受影响,但是每个人的承受能力都是不一样的。


鲍勃的同事有一天突然就没来上班,等到他家一看,发现已经自杀了。



自杀的审核员长期暴露在这些暴力、色情内容下,很容易产生类似创伤症候群(PTSD)的状况。


尽管,审核公司内部会有健康咨询师,但是日复一日8到10小时强度的工作,他们求生的欲望也一点点消失殆尽。



研究表明,长期观看各种色情、暴力对人心理伤害是巨大的,同时还像一剂慢性毒药让人变得麻木。


目睹了几百个砍头的审查员简,现在已经能“淡定”地看着面前的一切。


负责暴力板块的她每天就需要看大量血肉横飞,残肢断臂的画面。



如今,她却能指着画面中人的伤口部分,跟别人聊这到底是大刀砍的,还是小刀砍的。


“被锋利的菜刀砍才是幸运,如果是不锋利的小刀,要花上一分钟才能把头割下来。”


聊完,长久沉默后她只剩下一句“真的太难受了”。


贫困下的别无选择


如果每天都深陷在压抑、痛苦、心理暴力中,还明知道自己可能会因为这份工作有随时自杀的风险,那审核员为什么不离开呢?


答案是贫穷,无法根治的贫穷。


马尼拉街头


最初,丹尼斯在看完一个性侵儿童的视频后,根本没办法忍受,她马上跑到上司那儿说不干了。



但是上司反问她,你不是已经签约了。在这样一座密集型劳动的工厂,擅自违约要赔付高昂的违约金。


而等到她回家后,看到的景象是许多小孩守在垃圾堆旁边玩耍。



在马尼拉,大部分靠着捡垃圾为生,丹尼斯从小就被母亲警告过,如果不努力学习,就会像她们一样一辈子和垃圾呆在一块。


为了生存,哪怕丹尼斯面对那些视频流泪、呕吐、崩溃,都只能继续做下去。


除了为自己,家人们还在等着审核员拿回那1美金的薪酬买生活用品。



或许,1美金在美国根本不算什么,但在贫穷的马尼拉,审核员挣的这些足够他们养家糊口了。


作为菲律宾的首都,马尼拉,是个贫富差距极大的城市,人口密度高达2000万人,其中有30%的贫困的家庭,他们月收入只有760元。


这些贫困的家庭就居住在马尼拉破败的村庄里,周围环境是泥泞的小路,破旧的铁皮房,堆满垃圾的街道。



想要逃离这里,重新跨越阶级,过上梦想中的好日子,是他们选择审核员这份工作的的主要原因。


但令人感动的是,除了挣钱,一部分审核人员还拥有着“改变世界”的理想,他们正在为自己工作感到骄傲。



虽然这份工作对精神冲击巨大又不被人理解,这群家境贫寒,学历不高的人仍然将自己称为互联网世界的“清洁工”、“保安”、“防洪梯”。



为了大众能看到一个干净的世界,他们每天都在埋头清扫着互联网的垃圾。


对此,有审查员工甚至觉哪怕付牺牲,也要尽全力去做好。


被警惕的现代信息科技


“为亿万网络用户的网络净土而负重前行”这是马尼拉审核员们的口号。


但是他们真的扛得住么?


如今的脸书用户,已经达到了23.2亿,随着社交媒体的兴起和发展,互联网上对各种暴力、冲突的加速作用变得越来越激烈。



现在的社交媒体威力已经达到可以影响国家政治和种族纠纷,2018年Facebook就被曝出泄露8700万用户数据用来操控选举的丑闻。


人们在网络上彼此发生骂战,直至最后变成线下实质的暴力冲突。



片中,一位典型的美国右派在镜头前就曾坦言,自己一辈子都是贫穷的白人,但是他很会玩社交媒体,这些平台一学就会,可以随便抨击难民。


而拍摄双方冲突现场上传到社交平台是他最擅长的事情。



虽然,网络的带给人类的恶劣影响不能完全归罪于社交媒体的构造,但是社交平台在这当中,确实成了一个推波助澜甚至混淆视听的加速工具。


目前,针对这些社交平台,不光是国外,国内的AI人工智能也已经取得了长足进步,在一些领域可以较好地完成甄别任务。


随着AI鉴黄技术的发展,我们也期待着人工鉴黄师逐渐从鉴黄行业里被解放出来。


工作人员在介绍AI鉴黄师


但无论如何,如今的科技时代仍然需要被警惕。


这是最好的时代,信息和知识从来没有像今天一样唾手可得。但这也是最坏的时代,因为信息从来没有像今天铺天盖地、泛滥无章。


电视机、互联网、手机的的出现让世界变得更好,但变更好的同时,巨大的隐患也进一步威胁着我们的生活。


所以,还是请大家尽量谨慎地敲击每一次键盘,每上传一张照片,因为它们决定了那些背后审查的人员看到什么,也决定着这个世界是怎么样。


参考资料:


影片:网络审查员Im Schatten der Netzwelt


菲律宾国家概况,环球报


2018年国家网络安全宣传周:新技术与新人才共存





近期精选

《鸡你太美》,“黑蔡徐坤”怎么让它火了?

国产手机十年厮杀,为何只剩华为小米OV?

华为手机往事:硬核直男的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