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曾经拒绝了TCL的女人

虎嗅APP2019-05-16 17:35:23

“我当时并不想去TCL。”


魏雪微笑着说。


她就坐在我的身旁,穿着暗绿花纹的旗袍,身形纤瘦,妆容精致,留着招牌的童花头,说话的声音也很温柔。


看到她的第一眼,漂亮、优雅、得体……这类形容女性的常见词汇难免涌上心头,但用这些词来形容魏雪,显然过于简单了。


2019年2月《中国慈善家》杂志期刊 封面文章插图


2003年,TCL跨国并购法国汤姆逊彩电业务,成为当时全球最大的彩电生产商,董事长李东生登上美国《财富》杂志封面。然而后续进展并没有像开端那般辉煌。电视技术大幅更新换代,传统显像管(CRT)电视即将退出市场,TCL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危机,亏损20多个亿。李东生一下子瘦了几十斤。


这时候,李东生希望妻子魏雪能进入公司,帮自己把品牌做起来。


TCL并购法国汤姆逊彩电


但魏雪不想去。


她正在欢天喜地地经营着自己的公司。在和李东生结婚之前,魏雪已经有了成功的事业。她是上个世纪90年代的女性创业者。普乐普是日本最大的公关公司,其在中国的公司由魏雪一手创办,普乐普中国官网上至今保留着魏雪的总裁致辞。


魏雪已经把自己的公司做到了行业前十,在北京企业家圈子里口碑也很好,她过得很开心。


她也知道李东生有多难。他真的太难了。但从一位职业女性的角度来看,她不能和自己的先生在同一个企业里,她知道自己会特别难做。


他们反反复复,讨论了好多次,最后是李东生的话打动了她:


“魏雪,你不能再跟我讲独立女性的这个那个。现在集团遇到这么大的困难,作为亲人,你要来帮我。举贤不避亲,我们一起度过难关。”


魏雪做了什么

 

我们到得太早了。


我们比约定的采访时间早到了半小时,就先坐在魏雪家的会客厅里等着。


这是一幢从外面看并不太起眼的小楼,庭院里有朴素的流泉,小楼依山而建,植物都生长得很好,会客厅两面是大大的落地窗,正对着一小片一望即知被精心护理的草坪,草坪边上摆着两把小小的儿童椅和一个小书架,书架上是孩子们的书。深圳四月的风不时吹过会客厅,也会吹响在屋檐下悬挂的风铃。


这些细节都表明,这是一个被女主人精心呵护打理的家。


我们问魏雪的助理Marta,身为TCL集团的副总裁,一个庞大企业的女性领导者,魏雪在工作中最大的优点是什么?


Marta觉得,是她控制情绪的能力,以及兼顾大局和细节的特质。


“有的人擅长掌控宏观的东西,却不太注重细节;有的人过于注重细节,却缺少大局意识。但魏总是一个能把大局与细节兼顾得很好的人。她管品牌中心、管公益、管文化公司,每个大项目,都会亲自盯方向,提供审核意见。但在很多日常工作生活的细节上,她也非常敏感。比如领导们去家里的会议室开会,她作为女主人,会照顾到每个人的茶点、资料和状态。有时候我甚至觉得她把我的事给做了……”


“高效率工作的职业女性”,这是魏雪过去对自己的定位。要创业成功,把自己的企业经营得风生水起;又能坚持十几年管理TCL品牌走到今天,必须冷静、理性、坚定。然而魏雪也会因为先生的一句话就放弃自己的事业,离开喜爱的城市北京,来到深圳。


长达两年的时间里,她每天拎着行李箱陪李东生到处飞行。一边在精神上支持李东生、在生活上照顾李东生,一边推动TCL品牌业务重回正轨。


“当所有产品趋同的时候,用户会选择谁,除了产品性能外,还要看谁的品牌有吸引力。品牌能够给产品带来溢价。”


魏雪向不太懂行的我耐心地解释品牌对企业的重要性。她有海外留学的经历(在当时还很少见),又是国际品牌市场的专家,她早早就将TCL的品牌更新重点,放在了体育营销和娱乐营销之上。


追溯魏雪在生活和工作中作出的重大决定,往往在理性选择之外,还隐藏有相当感性和温柔的理由。


比如,魏雪选择在体育营销之路上主要做篮球,是做过了各种严谨的市场调研的。


做足球当然好,但是当时的TCL没有那么多钱;考虑到TCL将来还是要做国际企业,乒乓球也不太合适。最终敲定了篮球。


2009年,TCL公司决定赞助中国男子篮球职业联赛(CBA)和中国男篮,签约后不久,在8月的亚锦赛决赛中,中国男篮惨败于伊朗队,亚锦赛主场作战首次失冠,中国队从舆论巅峰跌入谷底。


但魏雪相信中国男篮。第二年,在广州亚运会男篮半决赛上,王仕鹏以一记三分球绝杀伊朗队。


魏雪觉得,不管是她和李东生这个小小家庭的经历,还是TCL公司的际遇,都和中国男篮很像。有过从巅峰跌到谷底的时刻,也一定会有从谷底爬起来的时刻。


魏雪基于理性选择支持中国男篮,又基于内心的情感和个人际遇,选择相信中国男篮。


今年4月26日CBA中国男子篮球职业联赛总决赛现场,魏雪与姚明分别代表TCL与CBA互赠贺礼,纪念这整整10年里,双方在低谷中相互扶持的特殊情谊。而今,CBA已成长为中国体育最顶级、运营最健康的IP之一,而TCL成为首个突破2000万台电视年销量的中国企业。

 

魏雪有耐心。


在魏雪的主导下,TCL从娱乐营销和体育营销获得强大助力,多次合作顶级好莱坞大片(比如《复仇者联盟》《钢铁侠3》《碟中谍5》)的植入或联推,去年签约巴西足球巨星内马尔,今年又成为FIBA 2019篮球世界杯全球合作伙伴。


在魏雪主导下TCL成为FIBA 2019篮球世界杯全球合作伙伴


一件事坚持做十年,会变成什么样子?


答案是,TCL的品牌布局已经到了十分精细化的程度。


5月11日,魏雪出席了2019“TCL·易建联杯”三人篮球赛的启动仪式。这项赛事为全国的民间篮球爱好者提供专业的竞技平台,自2014年创立以来,已逐渐成为中国当下最有影响力的民间草根篮球赛事之一,而TCL是2019“易建联杯”的冠名赞助商。


TCL冠名最具影响力的民间篮球赛事易建联杯


TCL的篮球推广版图实现了从塔尖到塔基的布局,完成了篮球营销的“最后一米”,从中国篮球事业的参与者变成了推动者。


“现在你能看得见、摸得着的人才,其基础在10年前已经打下来了。”


姚明这句话,也完全可以用来形容魏雪在TCL品牌塑造上作出的努力。


“品牌一定是积累,品牌就像陪伴孩子是时间的积累,这个积累包括技术层面的积累、研发层面的积累,”谈到工作的时候,魏雪整个人都好像在发光,“还有非常重要的、一定不能缺少的就是CSR方面的积累,就是企业公民责任方面的积累、公益慈善方面的积累,这个都绝对不是一蹴而就的。”


妈妈,你为什么要把钱给别人


“妈妈,你不要把钱给别人了,那个姐姐我们又不认识,那个哥哥跟我们又没有关系,妈妈,你的钱要好好留着,不然以后我们花完了怎么办?”


和许多人一样,魏雪的两个孩子最初也并不太懂,为什么妈妈要坚持做公益。


华萌基金是魏雪和李东生家庭私人出资的公益基金。许多人对公益和慈善的印象,还是传统的应急式慈善:哪里需要就给点帮助,缺钱就给钱,有灾民就煮锅粥,只解决当下看到的问题。这是一种相对低效和分散的“公益”。


而魏雪认为,公益和慈善也是需要由职业人士来进行专业化操作和管理的。运用于企业的商业策略,也能用来推动公益市场的充分竞争。


商业机构和公益机构的运营,在本质上并没有太大差异,差异只在两者的目的不同,商业机构要为企业获取最大利润,公益机构则是为社会创造最佳福祉。


华萌基金已经在教育公益领域深耕了十多年。其中有资助优秀贫困高中生的“华萌班”项目,也有关注乡村教师的烛光奖项目,还把企业为员工提供的低息小额信贷福利,开放给乡村教师,让他们在需要时,能有钱修一下房屋、看病,或是应对生活中遭遇的其他意外。


魏雪甚至细致到照顾学生们的心理健康。


她对学生们说:


“你们在华萌班不是因为贫穷,而是因为优秀。能够支持你们是我们最大的荣幸。”


魏雪与华萌班大理师生在一起


迄今为止,已经有5批华萌班的学生大学毕业,走上了社会。


毕业生有的从事机器人行业,有的在顶级学府继续深造,有的成为年轻优秀的老师…… 魏雪助理Marta说:“印象很深的是其中一个男学生毕业做了护工,他说对自己的工作感到自豪。还有一个女学生进入了TCL公益组,成为了我们的同事。可以感知到,他们都成长为了很自信、很热爱生活的人。”


魏雪召集多位明星好友与华萌学生互动(图中:王治郅)


魏雪眼中的公益,也和企业一样,是需要不断创新的。


借助TCL企业的科技力量,公益可以解决更加复杂的社会问题,比尔·盖茨的基金会就投入大量科研基金,研发低成本疫苗、淡水再造等技术来解决公共卫生问题。


公益当然还要更充分主动地使用互联网工具。十年前的冰桶挑战和去年的Me Too,都借助互联网传播到了全世界。公益不仅能高效地解决实际社会问题,还能更有趣、有意义,更有吸引力。公益可以成为普通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随时随地,随手参与。


为什么妈妈要把钱给别人?


魏雪会对孩子们说——尽管他们还听不懂——爸爸妈妈开公司、做生意、赚了钱,这些钱不能靠爸爸妈妈一个人就赚回来,需要周边有很多人一起合作。在妈妈成长的过程当中,在妈妈困难的时候,也有很多人帮助我。如果那个时候没有人帮妈妈,妈妈可能就没法长大了,也没法上学了,没法上学也没有知识,也不能工作了。


“帮助别人也是我们挣钱的一个目的。”


魏雪这样回答着孩子。


她在孩子们的房间里挂了一个牌子,上面写着“对家庭负责任,对社会有爱心,对人类有贡献”


牌子下是孩子们的公告栏,张贴着各种各样的纸片,有的上面写着“只要按计划完成学习任务,就能说走就走”,还有“100个常用英语单词卡”、拼音卡、奖状,以及一张写了好多感叹号的纸片:


“小宝期末目标:数学第一!!!英语第一!!!语文第三!!!”


我稍微有点走神,想起我自己好像也是在有了孩子之后,渐渐变得很爱用感叹号了……和我不同的是,魏雪在做妈妈的同时,还冷静思考着公益慈善的未来:


“一个基金会无论有多么大的财力和人力,它都不可能关注所有的项目,公益慈善要有清晰的边界。”


“于是我开始思考,华萌基金作为我们自己的一个家族慈善基金,……是否可以寻找到一个项目,让我们在有限的资金内能够惠及更多的人群?”


魏雪找到了这个项目。她选择这个项目的原因,也和选择放弃自己的事业支持丈夫李东生、10年深入支持中国篮球事业一样,有温柔又感性的一面。


最幸福的时刻


“心力交瘁。”魏雪说。


如果用两个词来形容现在的生活,魏雪选择的第一个词是心力交瘁。


魏雪说话温柔沉静,语速平稳,在两个小时的访谈中一直维持着优雅的仪态,对我们提出的问题还预先做好了笔记。即便在提到曾经遭遇过的那些误解、诋毁时,魏雪也都非常平静。她泪点很低,参加活动致辞时常会流泪,但流泪也是平静的。


也许这就是Marta说的情绪控制力吧?


身为1990年代的女性创业者,魏雪亲身体验到社会大环境对职业女性的不友好:


“我在日本开会的时候,在座各位是一水的深色西装——全部是男性,显得我坐在那里很另类。


你看到一种很奇怪的高管层比例:无论是商业组织,还是公益组织,进到高层的女性都很少。”


她曾经与北京大学妇女问题研究中心合作,协助研究中心做更多具有话题性和社会性的女性研究。由此开始,魏雪召集她认识的那些女企业家朋友,摸索着做过多届亚洲女性论坛。


魏雪在第八届亚洲女性论坛致辞


女性的魄力、决断力和领导力,种种个人能力并不比男性差,为什么她会更困难呢?


魏雪认为,是整个社会对女性支持的制度不够,以及中国文化传统长期以来对女性的定位,造成了女性领导者的困难和压力。


男性只要事业上成功了,就一切都成功了,社会上衡量男性成功的标准只有一个:事业。


而对女性的衡量标准和期待是全方位的:女性不结婚,不生孩子,或是离婚,都有可能被认为是一种失败;女性事业虽然成功,但是没有时间陪伴孩子,不是一个好妈妈;没有照顾好父母,不是个好女儿;没有照顾好先生,不是好妻子……


“所以这种压力很大,你一方面当企业的CEO,一方面有俩娃,然后你还有公公婆婆爸爸妈妈要去照顾,你妈妈上医院的时候你陪不陪?你儿子在医院住院,你去不去?发高烧住院你去不去?……所有的问题,男人不用考虑,但是女性管理者就要去考虑。其实社会给女性的系统性支持是没有的。”


要同时在这么多维度上都做到最好,“对我来说完全不可能。”魏雪说,“我想做一个好女儿、好妈妈、好妻子、好儿媳,还要坚持不能放弃工作。这时候整个人就会烦燥焦虑、心力交瘁。”


虽然上有老下有小的现在,是人生最累最疲惫的时候,但魏雪选择的第二个词是“幸福”。


“最幸福的也就是现在……我觉得,包括在未来,我感觉到的幸福感可能都不会有现在这么强。我是一个很传统的人,对我来讲,最大的幸福就是一家人能团团圆圆地在一起……现在,父母亲和我住在一起,婆婆家也离我们不远。孩子的爷爷、包括108岁的太奶奶,我们几代人经常可以团聚在一起,真的就是一个其乐融融的中国传统的大家庭。同时我也还能继续着自己的工作,我觉得一切都特别的圆满,我特别的感恩。”


那么,她选定的、可以“在有限的资金内能够惠及更多人群的公益新项目”是什么?


是中央音乐学院的资助音乐学生国际交换的项目。


首批获得“音乐·梦想·交换”项目资助的中央音乐学院声乐交换生试演


为什么选择这个项目?


每天晚上,魏雪都会在孩子的床边,陪孩子入睡。每天关灯前,她会把音乐打开。这幢建在山脚下的小楼非常安静,夜晚可以听到青蛙叫、蛐蛐叫。魏雪闭着眼睛,轻轻地拍着孩子。


这是魏雪一天中最幸福的时刻。每到这个时刻,她都会和自己再确认一下,现在,就是我最幸福的时刻。


在孩子们渐渐沉静的呼吸声中,伴随着轻柔悠远的音乐,她会回想起自己年轻时的往事,那些愉快和不愉快的往事,也会想到自己的未来,想着10年以后,孩子长大离家,父母已经很老了,自己会怎么样?要为什么事情做好准备?……


魏雪意识到,音乐渗透到每一个人的生活中。音乐有抚慰人心的力量。在快乐、伤心和遇到困难时,音乐都可以陪伴着你。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音乐回忆。就是在某一个这样的夜晚,魏雪想着,她今后的公益慈善活动,可以和音乐相关。


30分钟后,魏雪要在迷迷糊糊中醒来,回房间工作到12点,第二天早晨6点起来。


又一个时间表精确到分钟,在母亲、女儿、儿媳、妻子和企业家各种身份中忙碌到“心力交瘁”的一天,开始了。


早上好啊!魏雪!


特别策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