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不灭社交梦

AI财经社2019-05-20 22:36:51

撰文 /   刘丹如

编辑 /   王晓玲








5月20日的0点刚过,所有字节跳动的员工就收到了关于飞聊上线的通知。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和普通用户一样,今天才一窥这款“头条新社交产品”全豹。据字节跳动内部人士透露,“和多闪一样,飞聊也是头条的保密产品,除了产品的开发,其他人都不清楚产品具体的样子。”



图/图虫创意


根据字节跳动的官方介绍,飞聊是一款开放社交产品,是即时通讯软件和兴趣爱好社区的集合产品。


尽管5月20日才上线,但飞聊这款产品早在2018年12月就被欢聚时代的CEO李学凌在朋友圈剧透过,“我赌张一鸣的飞聊能够成功,因为我看到了太多成功的因素在里面,我觉得机会真的可能来了。”


而根据头条内部人士透露,“飞聊早已开始研发,只是因为对内保密,大多数人并不清楚具体的上线时间,但在内部大家都更好看飞聊而不是多闪。”


多闪出场远比飞聊更为闪亮。2019年1月,字节跳动、罗永浩和快播创始人王欣同时发布社交产品,引发整个行业的关注。在发布会之前,就有媒体曝出字节跳动正在打造两款社交产品,一款是主打年轻人视频社交的多闪,另一款是飞聊。发布会当天,多闪成为唯一的主角,发布会后,多闪通过在春节期间加大市场投放、冠名湖南卫视元宵喜乐会、元宵节当天继续发1亿红包等营销活动成功将日活数据提升到了789万左右。



图/视觉中国


但根据多闪近期的产品数据以及用户活跃来看,这款被字节跳动寄予厚望的社交产品目前的发展并不理想,根据极光大数据显示,春节过后多闪的日活就回落到了300万左右,且用户时长只有4分钟。


多闪显然已经无法支撑字节跳动的社交梦,新上线的飞聊可以吗?




飞聊=豆瓣+微信+即刻



5月20日,社交媒体上对于飞聊最常见的讨论是“飞聊究竟像什么”?


打开飞聊,不少人都能在这款产品上找到目前一些热门社交产品的影子。飞聊的首页是IM(即时通讯)功能,无论是私聊界面还是群组都与微信十分相像,但增加了此前子弹短信的亮点功能,实时语音转文字的功能,且如果关注了一些兴趣小组,小组更新后IM界面会进行提示,这个功能与QQ的看点功能十分相近。


除了IM功能,此次飞聊的一个重要的功能就是兴建和加入兴趣小组。这种功能与豆瓣小组和即刻的话题广场十分接近,用户可以通过在发送状态时选择适合的小组标签,发送到相应的广场,也可以添加关注同类话题的好友。


与微信这类熟人社交相比,飞聊上的群组功能和兴趣小组使得这款产品更偏向于以兴趣为导向的开放社区,用户可以根据不同的需求和兴趣加入小组或者兴建群组。目前在各大兴趣小组的动态广场,已经有人建立了亚马逊卖家群、宅男福利群、学生党薅羊毛群等陌生人群组,目前由于上线时间较短,大部分小组都没有实质性内容。相比多闪侧重的熟人社交关系,飞聊最大的特色在于可以通过兴趣小组和一些陌生人群组添加好友,扩大人们的交友范围。



图/图虫创意


在开牛投资的高良平看来,无论是多闪还是飞聊,都是都是头条在社交上做出的尝试,“毕竟社交太有诱惑力,而抖音的成功给了头条很大的信心”。他认为,“飞聊目前关键在于能否重塑关系链。如果用户能通过飞聊建立起一套微信和QQ关系链之外的新关系链,那这个产品还是很有机会的。”




头条社交梦未尽:从社交媒体到社交产品



这家有“APP工厂”之称的公司,为什么一定要做被普遍认为难有机会的社交?


今年3月,在头条7周年的活动上,张一鸣的回答是,由于竞争对手的屏蔽,头体系产品无法分享到微信,有20万的用户吐槽这一问题,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他们才做了多闪。但更早的2017年11月,今日头条创作者大会上,张一鸣就表达了自己对于社交的野心。


今日头条APP上线于2012年,主要依靠算法与人工智能技术进行内容分发。此后,依靠相同的技术和产品逻辑,这家公司又孵化出了一大批如今日头条、西瓜视频、火山小视频以及抖音等内容消费类产品。


在张一鸣看来,智能分发时代的字节跳动就是通过算法连接人与信息,但头条并不满足于连接人与信息。张一鸣就表示:在接连人与信息的过程中,头条也通过推荐引擎为创作者和用户建立了连接。于是他提出了社交媒体的2.0时代的概念,也就是智能分发和粉丝分发相结合的“智能社交”时代。



图/视觉中国


从智能分发到智能社交,头条想建立的是自己的关系链和内容生态。而最先被瞄上的就是既有内容消费属性又有社交关系链的以微博为代表的社交媒体。2017年4月,今日头条上线了微头条,并引入了大量的企业家、明星、各个领域KOL、以及自媒体人在头条上进行产品启动。


2018年8月,头条又上线了热搜榜功能。在头条不断微博化的过程中,这两家公司的关系也从不断恶化,到抖音挖角微博红人时,字节跳动看起来已经打算与微博一较高下。


但即便是2018年抖音红遍全国,头体系的产品仍旧未能摆脱内容消费产品的定位,未能建立起自己的社交关系链和用户生态。于是字节跳动开始更深一步的社交探索,2018年,他们的搞笑社区内涵段子被下线后,字节跳动紧跟着就上线了皮皮虾,同时还做了对标小红书的社区产品新草。


但社区并非字节跳动的终点,这家不缺流量只差关系链的公司在2019年需要一个更具前景的社交产品。于是,2019年,字节跳动分别推出了主打视频社交的多闪,企业社交产品lark以及开放社交产品飞聊。




多闪不闪 飞聊能飞吗?



飞聊上线后,人们才突然发现多闪近期的更新频率已经远不如上线后的三个月,根据艾瑞APP指数的数据显示,今年3月,多闪新增设备数环比下降了77%。事实上,不仅仅是多闪,在不到半年时间里,与多闪同天上线的社交产品、马桶MT已经在应用市场无影无踪,融资1.5亿的聊天宝目前社交应用排行榜仅排名408名,增长陷入了停滞。


飞聊会成为下一个多闪吗?目前来看,这款产品显然比多闪更受行业认可。开牛投资的创始人高良平就认为,相较于微信和QQ,飞聊加了兴趣内容群组为新的功能点,类似于过去的豆瓣群组,是有机会建立起新的社交关系链的,当然难度和挑战也是非常大。在他看来,目前的飞聊仍旧是一个初代产品,未来如果头条通过人工智能将朋友圈的公开可见内容归集到兴趣小组,是有可能基于内容智能匹配形成新的关系链,他举例说:“比如你发了一个你在ChinaJoy的公开可见朋友圈,系统就会自动给你推荐相关的小组聚集,让你基于ChinaJoy进入到不同的话题群组,结交新的朋友。”


而李学凌看好飞聊的理由与此类似,“成功的定义其实就是自己能够持续地活下去,但不一定规模做的多么大,其实真正的规模是时间的产物,如果你能够在一个小规模下能够有活下去的理由,你就会继续成长的。”


随着微信的用户增长陷入瓶颈,挑战微信的话题不断被炒热。尽管在大多数人看来,微信不可撼动,但仍旧有不少如头条这样的公司试图挑战社交。2019年的YY盛典上,有记者提问为什么李学凌这么关心社交领域,他当时就表示:“如果有新的社平台出来,对大家都是好事,不能失去尝试的勇气。”


2019年,映客也推出了六款社交产品,其创始人奉佑生则在多闪发布时就对AI财经社表示:“大家之所以对社交产品这么饥渴,一方面由于是对社交流量的渴求,另外加大家都不希望看到垄断的局面,希望能有后来者挑战。” 但与此同时,他也认为:“只要人们还在用手机,挑战微信就没可能,切年轻人市场可能还存在机会。”









© 往期回顾








© THE END


本文由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商务合作请加微信:milk-519


本账号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账号

/



文 | 刘丹如 

联系作者:liudanru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