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正非的底气

AI财经社2019-05-21 23:44:32

撰文 /   周路平

编辑 /   赵艳秋








01

“我们制止他们瞎喊口号”



“朋友圈转什么东西都要跟我们华为扯上关系。”这两天,一位华为员工向AI财经社抱怨。华为最近的境遇让网友的关注热情和民族情绪到达了高潮,而无论他们是为蹭流量,还是心怀情结,华为已经演变成了一个特殊符号。


任正非一直在避免类似的情绪。但树欲静而风不止,甚至不少网民在“是否买华为手机”和”是否爱国”之间划上了等号。但在深圳总部接受国内媒体采访前,任正非告诉大家,他的家人还在使用苹果手机,而他在家人出国的时候还送他们苹果电脑。“不能说用华为产品就爱国,不用就是不爱国。”



图/视觉中国


“我经常讲这样的话,余承东很生气,认为老板总为别人宣传,不为自己宣传。”任正非补充说。


在美国商务部把华为放入“实体名单”后,网民的情绪到达了顶峰,随之而来的是一些对峙情绪的制造。小米发现,一个冒充的小米官方微博账号P了一张图,里面的内容在挑起华为和小米的对立——“这或许是个机遇,当一个霸主倒下之后,将会有新的霸主继位。欢迎大家更换使用小米手机。”这个手段并不高明的造假,依然可以煽动部分人的情绪,转而对小米进行抵制和谩骂。


5月18日,联想也陷入同样的对峙风波中——当天下午,社交媒体上流传起“联想对华为断供”的新闻。一时间,“美帝良心企业”、“买办”的责骂汹涌而至。


一位接近华为的人士对AI财经社说,据她向华为内部了解,并没有联想断供这回事。“我第一时间去了心声社区,其实内部并没有多少人关心这个话题。大家选择还是忙自己的工作,而不是把矛盾引向与国内企业这种捕风捉影的猜测。”


爆料联想断供的是一位香港科技大学的在读博士,很快联想官方辟谣,这位博士也公开道歉,“向所有因我的极端推测和情绪化输出而影响的网民致歉”。


事实上,即便联想断供也是无奈之举。在这次联想的声明里提到,“华为是联想PC和服务的重要客户,我们将在严格遵守联想业务所在国家和地区的相关法律及合规条例的基础上,持续向华为销售产品和服务。”很明显,这句话的前提是在合规条例的基础上。这虽然不是联想的错,却也折射出联想的无奈。




一位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告诉AI财经社:美国是长臂管辖。AI财经社查阅了美国商务部网站,按照美国商务部《出口管理条例》,外国商品含有25%以上美国技术和专利成分,就会被纳入管辖对象。


“这次,面临这种困境的中国企业也不止联想,但我不能说名字,说出来就是道德绑架。”这位教授说,如果必须做出选择,联想拒绝供货也在情理之中,“国内民众逼走联想是好事?”


民族英雄无疑是华为的身份和骄傲,但由民族企业衍生而来的民族情绪也让华为困惑,道德绑架的情况愈演愈烈。


“华为只是一个商品,如果你喜欢,那你就用,不喜欢就不要用。华为毕竟只是一个商业公司,华为从来在广告品牌上,没有‘为国争光’这样的话。”任正非说,华为马上要出文件,制止内部瞎喊口号。“我们公司不能使用民粹主义这种东西,这是害国的,因为中国国家未来的前途在开放。”今天上午,任正非对国内媒体重申了他的观点。




02

任正非的信心



“我们公司不会出现极端断供情况,我们已经做好准备了。”这也是今天任正非面对大家对华为未来的一个回应。


任正非特意谈及美国企业。无论是谷歌、还是高通,任正非都没有否认这些企业的价值,也没有把断货的锅甩到这些供应商的身上。“非常感谢美国公司,这三十年来伴随着我们公司的成长。美国大量的零部件厂家,给我们很大的支持。特别是在今天危机时代,真的体现了美国企业的良心。”




而在三天前(5月18日),任正非接受了日本媒体的采访,他也表达了华为的底气。美国禁止华为业务的影响将是有限的,“预计华为的增长可能会放缓,但只是小幅的放缓”。


自从美国商务部把华为列入“实体名单”后,外界就一直担忧华为是否会步中兴的后尘,被美国死死地掐住脖子。


但任正非的表态表现出信心和底气。多个信源对AI财经社透露,华为在中兴事件后加紧了关键元器件的采购,也通知供应商加大了备货量,以满足未来半年到一年的生产需求。


“这半年,天天拉货。”一位美国芯片企业人士对AI财经社说,在上周行政令之后,他们被要求在上周五中午12点停止向华为发货,也不能技术交流,但可以喝咖啡。而华为则主动暂停了日韩企业的供货,因为没有了美国的元器件,即使有日韩的元器件,也无法配套生产。


任正非也透露,“春节的时候我判断美国禁令打击的时间出现是两年以后,有充分时间,但孟晚舟的庇护让我们意识到可能时间提前了。“于是,今年春节期间,保安、清洁工、餐厅服务人员……在国内就有5000名服务人员在供应我们的‘’战士‘’。我们很好多人都不回家,抢占时间奋斗,五一节也是一样。”


从华为2018年的年报中也可以发现端倪。华为在这一年的营收首次突破千亿美元,同比增长19.5%。但大幅增加的同时,现金流却在减少。2017年的现金流为963亿元,而2018年只有746亿元,整整减少了217亿元。


很明显,华为把更多的钱花在了研发和囤货上,以应对在不断增加的风险。“只要‘冬天’不太长,华为可以用屯的硬件和现有的软件系统撑下去。”一位行业人士说。


除了囤货,华为还有备胎。华为海思总裁何庭波在上周深夜发出的一封内部邮件非常鼓舞人心,透露华为在多年前做出了极限生存的假设。而现在,一夜之间,华为多年来积累的技术“备胎”全部转正。


一位人士向AI财经社回顾了当年华为开发手机主芯片——麒麟芯片的故事。这条路并不容易,华为先是远赴欧洲,与运营商合作实现了通信之后,才开始设计芯片。“关键人物是余承东,他坚持在华为自己的高端手机上,要使用自研的芯片。”经过数年努力,麒麟芯片获得成功。当年,余承东在巴塞罗那电信展上宣布华为手机使用了自研麒麟芯片后,第二天就收到了高通的律师函。“做这个事情很不容易,要顶住内外部的压力。”但华为内部对麒麟芯片的大胆尝试,也才成就了现在的成绩。


而这背后也伴随基础研究的重要性。任正非今天提及,华为在全世界有26个研发能力中心,拥有在职的数学家700多人,物理学家800多人,化学家120多人。


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也在最近转发了一篇讲述华为手机操作系统的文章,他发表了一个简短评论:“除了自己的芯片,还有操作系统的核心能力打造。”



图/视觉中国


余承东表示,华为从2012年开始规划自有操作系统,谷歌Android系统不能使用的情况下,可以使用“鸿蒙”系统。余承东在一个微信群里透露,最快今年秋天,最晚明年春天,华为的OS将可能面试,华为的系统打通了手机、电脑、平板、电视、汽车和智能穿戴,统一成一个操作系统。“如果安卓应用重新编译,在我们操作系统上,运行性能提升超过60%。”而华为在此之前已经在推进方舟编译器的应用。


此外,一些关键环节,比如麒麟芯片使用的芯片架构来自ARM公司。而ARM的授权大体上分为三种:硬核授权、软核授权以及架构授权(指令集授权)。华为取得的是永久的架构授权。换句话说,不太可能出现ARM现有架构不能使用的情况。


“在最先进的领域,至少5G是绝对不能影响,而且不仅不影响,别人两三年追不上我。我们还是具有优势的,但是这个时候我们要谦虚一点。”任正非说。




03

“不能孤立于世界”



“现在还处于自给自足的早期,再过3年到5年,可以比较乐观。”一位手机资深人士对AI财经社表示,手机里用到的模拟芯片、射频芯片和一些被动小芯片都离不开国际供应链。



图/视觉中国


在华为董事、高级副总裁陈黎芳看来,“我们与美国的距离虽然没有相差十万八千里,也有二万五千里。我们要正视美国的强大,看到差距,坚定地向美国学习,永远不要让反美情绪主导我们的工作。”


她罗列了长长一串美国企业的名字,称想要赶上美国,就要有中国的通用电气、波音、霍尼韦尔、陶氏、道康宁、3M......这些企业都是美国工业的骄傲。


而这些企业里的很多产品技术都是其他地方很难找到替代的,比如手机中使用的道康宁的玻璃和3M的胶水。


一位华为员工对AI财经社说,华为的确有很多技术在10年前就开始规划,“但我相信完全替代肯定也是不现实的,大家自己客观分析,都可以得出这个结论”。一部高端手机通常有高达一两千个器件,没有一家企业可以完全自供。一位接近海思人士对AI财经社说,海思主要做的是主芯片,这也是价值最高的一块。他估算,除了存储芯片外,主芯片的成本会占到整个手机部件成本的一半。


华为意识到了,不能只有自己强大。之前,华为供应链从产品角度考虑,选择的是全球最顶级的供应商。从华为公布的150家金牌供应商可以看到,这些供应商大部分来自美国、日韩和中国台湾,几乎都是所在细分领域的前三名,反而对国内的供应链扶持不够。


一位人士对AI财经社说,在中兴事件之后,华为更多从战略角度考虑,扶持多元的渠道,避免因为同一问题使得供应链出现危机。比如,华为已经扶持了国内ADC\DAC等企业。


任正非看到了硬币的两面。“一方面我们会受到一些影响,另一方面,会刺激中国系统性地、踏踏实实地发展电子工业。国家发展工业,过去的方针是砸钱,但钱砸下去不起作用。我们国家修桥、修路、修房子……已经习惯了只要砸钱就行。但是芯片砸钱不行,得砸数学家、物理学家、化学家……但是我们有几个人在认真读书?博士论文真知灼见有多少呢?这种状况下,完全依靠中国自主创新,很难成功。为什么不跨国创新呢?哪个地方有能力,就到哪个地方去,我们可以在当地去建一个研究所。”


任正非强调了自主和开放的关系。“我们不会排斥美国,狭隘地自我成长,还是要共同成长。”,“在和平时期,我们从来都是‘1+1政策,一半买美国公司的芯片,一半用自己的芯片。尽管自己芯片的成本低得多的多,我还是高价买美国的芯片,因为我们不能孤立于世界,应该融入世界。我们将来还是要大规模买美国器件的,只要它能争取到华盛顿的批准。要共同建设人类信息社会,而不是孤家寡人来建设信息社会。”


虽然华为在基站、手机、服务器等设备中大量采用了自研芯片,但不可避免地也需要进口大量芯片,其中不乏关键元器件。另外在整个环节中,一些关键环节,都是国际分工,譬如EDA工具依赖美国企业Synopsys和Cadence。



图/视觉中国


而在人们关注华为的命运的时候,任正非却再次提及基础教育的重要性和他的忧虑。他说,今天在华为的手机上产线上,生产一部手机只需要20秒,而这个生产线几乎看不到一个工人。未来二三十年是世界发生剧烈变革的二三十年,在中国,如果不把人力资源变成人才的话,会遇到一系列的困难。


“中国将来和美国竞赛,唯有提高教育,没有其他路。”在今天的采访中,一位媒体人最终总结,这位中国企业家在这个时刻,展现了他的底气、大气、和气和静气。









© 往期回顾








© THE END


本文由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商务合作请加微信:milk-519


本账号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账号

/



文 | 周路平 

联系作者:zhouluping@boyamedi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