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云:组织架构调整告一段落,接下来怎么打仗?

AI财经社2019-05-21 23:44:32

撰文 /   孙静

编辑 /   赵艳秋








拥有7000多名员工的CSIG(腾讯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正在成为腾讯内部的“当红炸子鸡”。


腾讯往年办三场大会:全球合作伙伴大会、互联网+数字经济峰会、腾讯云+未来峰会。今年三场大会首次合并为腾讯全球数字生态大会。从第一个登台演讲的业务板块就是CSIG不难掂量出,To B业务在腾讯内部的战略地位。




腾讯副总裁、腾讯云总裁邱跃鹏发现,他们现在是全公司内部流入人数最多的团队。还有很多团队主动找过来约咖啡,想跟他们探讨如何将自身业务能力做对外输出。


此前有天津的腾讯云员工向AI财经社抱怨,虽然马化腾发话云一定要做,但内部还有不少人是处于观望状态。他在跨部门协调资源时,多次被爱搭不理,因为经费紧张还缩减过办展会次数。但现在就连邱跃鹏都发现,当他们去寻求一些跨部门协助时,同事们的支持意愿、能力等都要好很多。


去年9月,腾讯进行第三次组织架构调整,成立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此后CSIG成为腾讯To B战略的对外窗口。


在距今近8个月的时间内,CSIG分步骤进行调整。邱跃鹏告诉AI财经社记者,“总体来讲,组织调整已经告一段。我们已经初步构筑了以客户为中心的组织形态。很多客户给到的反馈是,觉得我们有了统一的接口,所有的事情都知道去找谁,然后由这个人牵头去组织后方的资源。”


组织架构清晰后,剩下的就是如何打仗的问题。邱跃鹏认为,云计算发展要迈过三道槛:规模效应、产品价值和产业升级。


腾讯高级执行副总裁、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总裁汤道生在今天的演讲中提到,腾讯可以把C端的能力与经验输出给合作伙伴,并提供公众号 、小程序、支付、企业微信等连接器,让企业更好地服务用户,提升供需匹配效率,最终实现C2B2C的闭环。




邱跃鹏坦承,有很多问题都在不断寻求答案。比如,智慧产业升级过程中,商业模式究竟是什么,大家的认知还不清晰。产业互联网的商业衍化、商业模式的建构,需要大家一起探索、一起努力。


以下为腾讯云总裁邱跃鹏接受AI财经社等媒体专访实录:


问:该如何提炼腾讯云的定位?


邱跃鹏:我们内部叫云和智慧产业事业群,这其中云业务更像基础设施和基础产品,智慧产业则是从基础设施开始,逐步形成产业升级方案。我们为什么提智慧产业?因为真正的产业升级才是行业所需要的。


问:从腾讯宣布架构调整至今已有一段时间,架构调整现在进行到了哪一步?


邱跃鹏:从去年9月30日到现在已经快8个月了。其实我们内部的调整是一步一步进行的:第一步是把做产业互联网的团队聚合在一起,并进一步做优化。原来的组织架构更多是以产品为核心构建的,现在在CSIG内部,既有以产品为核心的团队,也有以客户为中心的团队。


比如我们原来有两个做零售的团队,一个做前台,一个做后台。现在合二为一,目的就是为了更好地服务客户,提供全面的解决方案。在产品层面上,我们也有类似的整合,对产品矩阵之间的重叠和边界的不清晰做优化。


总体来讲,组织调整已经告一段落。我们已经初步构筑了以客户为中心的组织形态。很多客户给到的反馈是,觉得腾讯云有了统一的接口,有了事情知道该去找谁,然后由这个人牵头去组织后方的资源。 


问:CSIG和微信分属不同的事业部,微信会给云的客户一些更高的优先级或者是有更多的空间吗?


邱跃鹏:我觉得不论做什么生意,都有生意本身的逻辑。从微信的角度来讲,我们也觉得微信要保持足够的中立性,这样的平台才是一个有长期发展的平台。从云的角度来讲,我们更多会看,这个平台上的客户有什么样的需求,我们通过科技能力,帮助这些客户更好地使用这些平台,而不是去破坏一个平台的规则。通过破坏规则来获利的生意,是不可持续的。

   

问:现在无论是云计算还是智慧城市都在强调平台化,BAT都在打造一个平台,垂直的中小厂商到后面会不会只能走上一条拥抱BAT或者抱大腿的道路?在产业互联网的过程当中,腾讯一直强调合作伙伴的价值,那这个价值是不是有排他性的?


邱跃鹏:第一,我们很多的合作伙伴,其实跟多家云厂商合作,至少我们签的协议里没有排他要求。腾讯希望打造的是一个开放型的生态,大家在里面共同生长。所以,我们不会去做排他的事情。


第二,我认为大型平台能够给予合作伙伴的服务会更有竞争力,无论是从产品方案、商机,还是最后为客户创造的价值,都是这样。不过这个大生态会不断繁荣,大家都能在生态里找到自己的定位、发展好自己的业务、赚到钱。


其实越来越多的客户需要一站式的解决方案,因为方案之间、产品之间的协同是非常重要的。让我们的合作伙伴的方案之间产生协同价值,也是腾讯的责任所在。这种协同价值能够为我们的客户带来更多增值。

 

问:之前有一些客户业务和其他腾讯部门的业务有竞争、冲突,您觉得往后怎么样应对这种情况?


邱跃鹏:举一个最典型的例子——游戏客户,很多游戏客户 可能都跟腾讯的游戏有竞争,他们跟腾讯合作也是正是看中了这点,他们相信腾讯在运营自己的各种复杂场景和多元游戏的过程中积累了丰富的技术和 经验,他们也相信这种能力和经验能够帮助他们。




你说里面有没有摩擦?可能会有一些摩擦产生,但是我觉得在腾讯这些年的发展历程中,更多的企业跟腾讯之间是合作共赢、双赢的态势。


问:跟AWS、阿里云或其他厂商相比,腾讯云的差异化在哪里?


邱跃鹏:我觉得每一家都有自己的特色。如果从最基础的IaaS角度来讲,现在各家的服务越来越趋同化,因为IaaS产品没有行业属性。比如计算资源、存储资源、网络资源等都是非常相近的,对大部分客户而言,基本够用就可以了。


更为重要的是智慧产业方案给客户带来的价值。腾讯的C2B能力,能帮助客户触达用户,建立起连接。这是其他厂商所不具备的。此外,腾讯正在利用AI能力,提升工业、制造业在生产、检测等环节的效率。我们会关注行业本身的需求、痛点,结合腾讯的技术和生态,帮助客户做优化。


问:之前看到腾讯云以接近免费的方式去招投标,不知道现在在这一块的策略有没有一些调整?


邱跃鹏:那是两年前的一件事,在此之后我们并没有做过类似的事情。当时我们对那次招投标也做出了澄清,那是一线销售在项目激烈竞争的环境下,做出的一个商务决策而已。低价并不是我们的指导原则。尤其是当我们做产业互联网的时候,更多希望是通过解决方案创造价值,大家共享收益。在产业效率的提升过程中,我们自己的定位是数字化助手,给到我们一点点利润的支持就可以。


问:在公有云市场,大家会通过打价格战能快速占领市场吗?


邱跃鹏:价格战的话题似乎是大家一直都很关注的话题。但至少从当前的市场环境来看,价格战并不是中国的云计算厂商竞争的核心战术。今年整个行业没有再去谈要靠低价抢市场。


问:在收入方面要有一个什么样的增长?


邱跃鹏:比收入更重要的是长期发展,未来几年还属于投入期。其实我们更关注的是,产品价值以及科技的竞争力。


问:我看了IDC的数据统计,去年部分后进厂商都挺凶猛的,包括了百度云、华为云目标都定得很高。在这种竞争态势下,腾讯云如何加固自己的市场份额?


邱跃鹏:我们也看了IDC的统计,准确度是有一些偏差的。但是我觉得这个其实不重要了,最关键的是客户用了你的东西,是不是愿意持续地使用?只要你所有的决策、行动都是以客户为中心的,客户就会愿意继续使用你的产品。一年内的数据意义不大,最重要的是未来3到5年间的市场变动。


问:关于云与智慧产业,有什么问题是你最近思考颇多,但尚未找到答案的吗?


邱跃鹏:有很多问题我们都在不断寻求答案。基础层面,智慧产业升级过程中的整个商业模式,大家的认知还是不清晰的。比如现在我们跟客户讲,通过“工具箱”可以提升他们的效率,但客户可能有其他的想法,他们希望和我们一起去打造产业升级。


产业互联网的商业衍化和商业模式需要大家一起构建。腾讯内部也在探讨这个商业模式到底是什么,我们还在探索。









© 往期回顾








© THE END


本文由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商务合作请加微信:milk-519


本账号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账号

/



文 | 孙静 

联系作者:dalianmaojingyij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