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的钢铁,撑起陆家嘴的摩天楼!全世界最“硬”的公司养成记

扑克投资家2019-05-23 08:00:00

本文作者:扑克内容团队 章舟。如需转载,请联系扑克作者君(微信ID:puoker)。更多精彩内容,请下载扑克财经App(iOS及安卓版本均可下载)。


在上海的陆家嘴,矗立着三座举世闻名的摩天大楼,坊间称之“陆家嘴三件套”,也称之为“厨房三件套”:


注射器——金茂大厦(左)、开瓶器——环球金融中心(中),打蛋器——上海中心(右)


其高耸入云的身躯,吸引无数中外游客到此打卡:



【图】陆家嘴的“厨房三件套”(图片来源:途牛)


这么高的建筑,对钢结构支撑的要求是非常高的。以金茂大厦为例:这幢88层,420米高的大楼,总用钢量高达7.6万吨,而高达492米的环球金融中心,钢结构量约65000吨。


这两幢修建在中国的摩天大楼,用的钢材却来自万里之外:建造时使用的钢材都来自同一个国家,甚至来自同一家企业。这家企业,就是全球钢铁行业的No.1—安赛乐·米塔尔,它在全球钢铁界的地位大致相当于Google在互联网界的地位,在使用于汽车、建筑、家用电器和包装的钢材上处于市场领先的位置。


     


而这家公司的总部,却不在全球知名的城市,而在欧洲的一个小国家——卢森堡。这个国家虽然面积只有2586平方公里(相当于两个香港);50万人口,只相当于中国的一个小镇,但人均GDP排名却全球第一,是知名的富裕国家:


     

【图】2018年全球人均GDP排名前20,卢森堡排名第一(图片来源:世界银行)


今天,我们就来扒一扒这家企业,以及这个国家的故事。



1

这家企业是如何起家的?

又是如何做大的?



   创业之初


时光回到1882年,卢森堡诞生了一家名为“高炉膛和锻造有限公司”(Société Anonyme des Hauts Fourneaux et Forges de Dudelange)的钢铁企业,主营炼钢业务。到了1911年,这家公司和另外两家公司合并,组成了一家名为阿尔贝德(Arbed)的钢铁企业,名字来源于Aciéries Réunies de Burbach-Eich-Dudelange(法语,意为Burbach-Eich-Dudelange三地钢铁联营),此后又并购了德国和法国的几家公司。


一战结束后,作为战败国的德国撤出资本,法国和比利时资本趁机取而代之。到了1922年,Arbed收购了一家航运公司,同时还并购了一家位于莱茵河的铁矿(原属于德国,因凡尔赛合约而被迫出售)。二战期间,由于卢森堡被德国短期占领,这家公司也一度被接管。


【图】1922年Arbed的总部(图片来源:LCTO)


二战后,随着卢森堡钢铁行业的发展,Arbed的业务也开始迅速扩大,到了1974年,它在铁矿资源丰富的巴西也成立了公司,意味着其全球业务的大大扩展。但是此时此刻,一场危机正在袭来。


   涅槃重生


1973年,全球原油危机使得欧洲的经济遭到重创,并导致了全球钢铁生产过剩,欧洲粗钢产量和表观消费量均波动下降,进入长达20年的调整期:到了1983年,全球钢铁产量倒退至1955年的水平,到了1985年,钢铁行业雇佣人数只相当于1974年的一半。


【图】1967—2012欧洲及主要产钢国钢铁产量(图片来源:世界金属导报)


作为钢铁生产的龙头企业,Arbed自然也遭到了强烈的冲击。但这段时间里,它却在摩拳擦掌,重建销售网络,将销售公司Columeta重命名为TradeARBED,并在韩国建立了名为TrefilARBED的分公司,等待将来的反攻。


时间到了1982年,卢森堡的钢铁行业开始回暖,该国政府注资持有了Arbed 42.9%的股份。在接下来的二十年里,Arbed不仅继续保持自己在钢铁生产上的优势,还进一步加深了自身业务的国际化程度,并且开启了多项新技术的应用:到了1997年,该公司位于Belval的高炉停止运转,标志着Arbed已经完全用电炉取代了高炉炼钢。


     

【图】Arbed的电炉(图片来源:Steel Nerd)


Arbed生产的高强度H钢材,是该公司的著名产品,和普通钢材相比,它能承受更大的冲击强度,在建筑物中采用这种钢材,可使得钢柱重量减轻32%,钢梁重量减轻19%。更轻的建筑物能够减少温室气体的排放,生产过程中的碳排放量降低30%,可谓既安全又环保。


     

【图】Arbed生产的高强度H钢材(图片来源:Arbed官网)


     

【图】H钢材性能和传统钢材的对比,数字代表钢材的最大承受压力(图片来源:Arbed官网)


正因为其一系列的优异性能,使其不光支撑起了中国几大著名地标建筑(上海金茂大厦、环球金融中心,深圳地王大厦)还被诸如纽约世贸中心(毁于2001年9月11日的恐怖袭击)以及阿联酋迪拜塔这样的世界级地标所应用,成为全球摩天大楼建设的第一选择。


【图】高828米的世界第一高楼迪拜塔(图片来源:探秘志)


在提高炼钢技术的同时,企业也没有忘记扩大规模:从1990年代到上世纪末,企业不但在全球开设分公司,还大举并购,先后并购了欧洲、美国和日本的一系列黑色,有色企业,从而使得企业的触角伸到了全世界。


   强强联合


进入世纪之交,欧洲的各大钢企由于组织过于松散,各家企业多是单兵作战,业务多层重叠,严重制约了企业的发展。与此同时,东亚钢企的爆发性崛起,大有引领新势力的趋势。


面对内忧外患,抱团取暖才是唯一的出路: 2001年底,阿贝德与欧洲的另外两家钢铁巨头法国北方和西班牙阿塞拉利亚合并,形成了钢铁巨鳄安赛乐集团(Arcelor)。2002年2月18日,安赛乐集团在卢森堡原阿尔贝德公司大厦正式挂牌,同日,其股票在多家证券交易所上市。


2002年~2005年,安赛乐集团的年度营业额连年攀升,2005年高达326亿美元,净利38亿美元,在《财富》世界企业500强中位列第118位,在全球钢铁制造业中位列次席。


【图】2002—2005年安赛乐集团的营收(图片来源:工评圈)


此时此刻,万里之外一个人坐不住了,他就是印度的钢铁大亨,全球产量第一的米塔尔公司总裁拉克希米·米塔尔(Lakshmi Mittal)。为了保住“老大”地位,他盯上了安赛乐,并开始酝酿针对安赛乐集团的强行并购。


2006年1月下旬,全球第一大钢铁巨头米塔尔公司突然宣布,将出资227亿美元,提议以现金及换股方式,对其竞争对手安赛乐集团展开强行收购行动。由于这次并购过于突然,欧洲产业界纷纷称其为“恶意并购”,一时间,米塔尔也成了报章上的“野蛮人”。有关米塔尔,以及这场并购的详细情况,请关注扑克财经近期的原创文章。


不过经历了一系列风波后,并购还是成功了:当年8月中旬,米塔尔和安赛乐完成了并购仪在卢森堡挂了四年时间的安赛乐集团总部的牌子撤下,改挂“安赛乐-米塔尔集团”的牌子。作为全球钢王的米塔尔本人,也凭此案成为了集团实际控制人,并控制全球10%以上的钢铁产业。


【图】合并后的安赛乐-米塔尔总部大楼(图片来源:智通财经)


时至今日,安赛乐米塔尔业务遍及60个国家,在18个国家设有工厂,2018年收入为760亿美元,粗钢产量为9250万吨,而自有铁矿石产量达到5850万吨。高端钢材更是在全球市场占据重要地位。


从阿贝德,到安赛乐,再到现在的安赛乐-米塔尔,总部都没有离开公司起源的国家——卢森堡。正如前文所言,在公司70年代遇到困境时,正是该国政府出手注资拯救,避免了被收购的命运。


卢森堡政府为什么要出手呢?无他,只因这家公司实在太重要了,重要到“大而不能倒”。


实际上,钢铁已经成为这个国家的三大支柱产业之一(另两大是金融和卫星通信)。下面我们就来走进卢森堡,了解一下该国的钢铁发展史。



2

50万人的小国,

却有着名震世界的钢铁工业



从卢森堡的地图就可以看出,这个国家深居内陆,周围被法国、德国、比利时团团围住,直接堵成夹心饼干,对发展经济非常不利。也正因为此,历史上的卢森堡,曾经是欧洲有名的穷国。生活重压之下,大约三分之一的卢森堡人不得不去其他国家寻求更好的生活,主要是去美国。


 

【图】只有2600平方公里的卢森堡,四面被大国包围(图片来源:大英百科全书)


然而风水轮流转:19世纪中期,这一地区大量铁矿石储量的发现,几乎在一夜之间改变了卢森堡的财富。矿山和工厂兴起,该国利润丰厚的钢铁工业诞生了:1858年,卢森堡建成了第一座用焦炭炼钢的高炉。


卢森堡已探明铁矿储量2.7 亿吨,是该国最重要的矿产资源,可以说,是地地道道的“家里有矿”;此外,临近的阿尔萨斯和洛林地区也储有大量的铁矿,但这些铁矿由于含磷量高,炼出的生铁含磷量约为2%,因而难以用传统方法炼钢,因此迫使人们寻找能脱磷的新炼钢方法。


到了1878年, 英国人托马斯发明了新的炼钢方法,解决了高磷铁矿石的炼钢问题,也为卢森堡的钢铁工业雄起奠定了基础。到了19世纪末,卢森堡已成为欧洲领先的钢铁生产国之一。


二战之后,钢铁业成为卢森堡经济增长的火车头。1960年钢铁业GDP占整个经济31.1%,  1974年钢铁业从业人数2.5万人,占全国就业的16%。钢铁,此时此刻,已经成为这个小国经济的支柱。此外,卢森堡也是欧洲六个煤钢共同体的缔约国之一(另外五个国家分别是法国、联邦德国、意大利、比利时与荷兰)。


【图】欧洲煤钢联营缔约国(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正如前文所言,1975年由石油危机引发钢铁危机使卢森堡钢铁业遭受沉重打击,10年间约1.5万人离开该产业。与此同时,金融在1970年迅猛发展,并取代钢铁行业,成为卢森堡经济的发动机。此外,卢森堡还是许多国际金融机构(如欧洲投资银行总部和欧洲货币基金组织)的所在地。


【图】位于卢森堡的欧洲投资银行总部(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在发展金融的同时,卢森堡也没忘记实体经济:危机之后,该国钢铁业经历艰难改造重组,努力创新和开发新技术,并成功转型,成为具有竞争力的重要工业部门,目前就业人数约6000人。


卢森堡本土钢铁业以炼钢设备整体设计制造、开发生产技术程序软件见长。2016年,卢森堡国内钢铁产量217.5万吨,产值占GDP比重为1.5%。


虽然钢铁业占该国经济的比例已经不大,但这决不意味着该国钢铁业已经走向衰落:事实上,卢森堡的钢铁业充满着黑科技,而国内钢铁业与之相比,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依然以安赛乐米塔尔为例,已经可以利用钢铁企业生产的废渣、粉尘,通过集中处置再冶炼。不仅实现污染物质的零排放,避免损害公众健康和污染环境,而且利用独家专有技术从中提炼出生铁、高含量的锌粉以及铺设公路时必用的渣土。


【图】冶炼钢铁的废渣,变成了资源(图片来源:网络)


积少成多:从2003年以来,安赛乐米塔尔每年能从8万吨钢铁厂产生的粉尘和矿渣中,生产出2 .7万吨氧化锌,2.2万吨生铁和1.6万吨用于铺路的惰性炉渣,实现经济效益和环境效益的双赢。


小,但是精,这不但是卢森堡的钢铁业,也是卢森堡这个国家。



3

奋起直追:

中国高端钢铁前路漫长



卢森堡虽然整体钢产量小,却孕育了世界一流的钢铁企业:产量高,品种优,因而在国际市场上长盛不衰。 相比之下,中国虽然钢产量全球第一,大部分钢材已经能满足市场需求,但少部分高端钢材和国际先进水平尚有差距,还要大量进口:


【图】关键高端钢材品种国内外对比(图片来源:钢客)


【图】1994—2018中国钢铁进出口变化情况(图片来源:世界金属导报 )


不过我们也要看到,虽然中国的高端钢材起步晚,还有差距,但正在发愤图强,并且取得了一系列不俗的成绩。依然以摩天大楼为例:上海陆家嘴“三件套”中最新的“打蛋器”——中国第一高楼上海中心大厦,使用的6万多吨钢结构就不再产自卢森堡,而是中国湘钢华菱的产品。


【图】湘钢华菱的钢结构,撑起了632米的中国第一高楼(图片来源:TripAdvisor)


希望在不久的将来,这样“硬气”的钢铁企业能够多一些,再多一些,这样中国才能真正由“钢铁大国”向“钢铁强国”腾飞。



参考文章

1. Arbed 维基百科介绍,2019

2. 欧洲钢铁去产能及其对中国钢铁业的启示;王丽娟,世界金属导报,2016

3. HISTAR钢材介绍;Arbed官网,2019

4. “抱团”钢铁老大:安赛乐·米塔尔;林蔚仁,中国工业评论,2017

5. 袖珍国卢森堡:欧洲的绿色心脏;新浪旅游,2012

6. 这国家只有五十万人,没有一寸出海口,却富的流油,怎么做到的?嘻哈快乐人生,2018

7. “钢铁王国”卢森堡;丁宝华,人民网,2006

8. 你知道吗?卢森堡的钢材被用于中国诸多知名摩天大厦的建设;卢森堡驻上海领事馆,2014

9. 卢森堡特色产业;驻比利时卢森堡经商参处,2018

10. 欧洲环保之窗——变废为宝?点石成金;微言环保,2018

11. 国内外关键高端钢铁产品差距有多大?(附对比表);泰科钢铁,2018

12. 独家!2018年我国钢材进出口市场分析及2019年展望;朱畅,世界金属导报,2019

13. 湘钢产品撑起中国第一高楼;华菱湘钢官网,2017



推荐阅读


第七届扑克投资策略论坛正式上线,报名开启!

扫描下方二维码,即刻报名

↓↓↓


详情请点击“阅读原文”查看策略会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