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生动物表演背后:你的爱其实害了它们

国家地理中文网2019-06-13 17:30:00


摄影:KIRSTEN LUCE


它们生来就是被奴役、被洗脑、被鞭笞,

它们并不情愿地度过终生,

然后孤独地死去,

唯有疼痛相伴。

我们全都“笑着”参与了它们的慢性死刑。




撰文:NATASHA DALY


天刚黑,我坐在一辆车里。一路上,我们看到几排戴着镣铐的大象。5小时前我来过这儿,当时日头高悬,天气炎热,游客们正在骑它们。而此刻,大象们已疲惫不堪,脚上还箍着一圈金属刺钉。大象们悬着一只脚,因为只要把脚放下来,刺钉就会狠狠扎入往它们的脚踝里,且越扎越深。


象夫说他只在白天给大象戴刺钉,晚上就会摘下来——


可现在就是晚上。


摄影: SARAH L. VOISIN, THE WASHINGTON POST/GETTY

长达140多年的时间里,玲玲马戏团一直利用亚洲象进行马戏表演,该马戏团已于2017年让所有大象“退休”。


在泰国清迈,象夫用牛钩(一种末端带有锋利金属钩的长竿)一次次猛戳,大象就会把人举到空中,这时人们纷纷拍照发朋友圈。


摄影:KIRSTEN LUCE

在泰国普吉岛的幸运海滩, 一家人正享受着与幼象合影的乐趣,而大象们只是看上去高兴。


被摧残的大象的一生:

泰国约3800只、以及遍布东南亚的成千上万只圈养大象殊途同归。它们会在牛钩的陪伴下表演到10岁左右;之后告别演出供人骑乘,度过长达数十年每天被游客骑来骑去,直到筋疲力尽的日子;等到55岁-75岁,当它们老到或者病到实在走不动了,就独自默默地死掉。这长达半个多世纪被奴役的屈辱岁月,就是它们的一生,而且很多时间只有疼痛相伴。



Ins之类的社交媒体平台上充斥大量游客和圈养野生动物的合影,但游客和粉丝往往没有意识到,自己可能正在成为伤害动物的帮凶。


野生动物旅游不是新鲜事物,但社交媒体正让这项产业以燎原之势迅猛发展,如今人们出境游的次数是15年前两倍,这一跳跃式的增长部分,是由中国游客带来的。虽然旅游的普及一定程度上代表一个国家的幸福度,但通过与野生动物近距离接触而获得快感的人们,并不知道这些动物终生都活在无尽痛苦之中。


摄影:KIRSTEN LUCE

在泰国北揽府鳄鱼农场及动物园的一个摄影棚里,一名工作人员给一只小黑猩猩换好纸尿裤,又把它拴起来。在另一个角落,被一条短链锁住的是一只上了年纪的羸弱老虎,牙齿的脓肿正侵蚀着它的下颌。游客们只要花钱,就可以与这些动物合影。


之前提到提供骑大象活动的地方,名叫湄塔曼。我们现在正离开那里,驱车五分钟,来到一个“大象生态谷”。


摄影:KIRSTEN LUCE

在泰国清迈附近的湄塔曼大象营,游客们摆出造型与大象合影。年轻的大象负责表演节目,年长的则供人骑乘。


这里没有骑大象、逼大象画画等一切表演,取而代之,游人可以在一座露天博物馆里漫步,了解泰国这一代表性动物。游客可以用香草给大象做饭,还能用大象的粪便做纸。人们也能在绿草茵茵、树木环绕的田野上观看大象的一切行动,眼前一派其乐融融,宛如大象的天堂,游客留言簿上写满了溢美之词!


但真相是:

大象生态谷和“骑大象”是同一家买卖,大象在另一个地方接待完游客之后,就被运到这里,换一种方式继续接待游客——


这好比白天忍痛搬砖,

晚上假笑拍戏。



在泰国,我曾看到美国人在清迈拥抱老虎;身着婚纱的中国新娘在普吉岛的海滩上骑着年幼的小象;在俄罗斯,一只北极熊戴着金属丝口套,在马戏团的冰面上跳交际舞;我也曾看到少年在亚马孙河上与树懒宝宝一起自拍。


摄影:KIRSTEN LUCE

俄罗斯喀山,一只北极熊戴着金属口套在冰上跳舞。


眼前看见的特别美好,

但在你看不见的地方,

那里一直在滴血。



拥抱老虎的美国人不会想到,那些成年老虎可能被减掉利爪、喂了迷药,之所以一直有幼崽供游人依偎拥抱,是因为这些猫科动物被人为加速繁殖,幼崽出生几天后就与母亲分离。当然,更恐怖的还有打着“旅游”幌子的泰国老虎庙。


摄影:Steve Winter,国家地理

曾一直打着旅游业的幌子对外运营,实则残杀老虎、臭名昭著的泰国老虎庙。


摄影:MOLLY FERRILL

2016年的突击检查中发现了20只泡在甲醛罐子里的虎崽。


摄影:DARIO PIGNATELLI, GETTY

苍蝇成群——泰国当局在老虎庙冰柜中发现了40只老虎尸体。


同样,骑大象的游客不会知道,它们在表演中之所以不伤人,是因为它们在孩童时就被“击垮精神”,学会了惧怕牛钩;而亚马孙河的树懒被人从丛林中非法捕获后,往往圈养不出几周就会死去。


摄影:KIRSTEN LUCE


美国自1972年起禁止在野外捕捉海豚,于是一些景点便自行繁育海豚。但在其他地方,仍有海豚被从野外捕获,变成演员;中国缺少关于圈养动物福利的国家法律,靠从野外捕捉海豚用以经营的海豚馆,可谓生意兴隆:目前中国有78家海洋哺乳动物公园,另有26家正在建设。


摄影:KIRSTEN LUCE

白鲸在俄罗斯萨拉托夫一处用充气帐篷搭成的快闪水族馆里表演节目,该国是极少数仍存在“巡回”海洋水族馆的国家之一。


俄罗斯是极少数仍存在“巡回”海洋水族馆的国家之一(另一个是印尼)。众所周知,海豚和白鲸必须完全浸在水里才能活命,一旦“巡回表演”开始,它们会被装进狭窄的深缸里,从一座城市运往另一座城市——


且终生都在巡演!


想象一下如果是你,出生后一直关在监狱、一直戴着氧气面罩、一辈子不准摘,摘下来就淹死是啥感觉?这些无限循环的巡回演出举行得光明正大:俄罗斯更没有法律规定圈养海洋哺乳动物,究竟应当得到怎样的对待。


摄影:KIRSTEN LUCE

俄罗斯圣彼得堡国家马戏团的一次彩排后,三只戴着口套、被锁链拴住的表演熊面对着它们的训练师。


野生动物旅游产业利用人们热爱大自然的善心、迎合人们对动物的喜爱,却往往通过对动物从出生直至死亡的剥削来追求利益最大化。人们骑乘、观看或投喂的时候,会以为动物也和他们一样乐在其中,根本不知道自己可能正在成为伤害动物的帮凶。


摄影:KIRSTEN LUCE

清迈附近的“猴子学校”中,一只猕猴在演出过程中停了下来。猴子被训练骑三轮车、投篮和转太阳伞。表演结束后,它们就得回到差不多一米见方的金属笼子里。


社交媒体推波助澜,与动物亲密接触其乐融融的画面,都成了景点的卖点和病毒式广告——


谁能看到别人的欢声笑语又不动心呢?


摄影:KIRSTEN LUCE

巴西尼格罗河,为了让亚马孙河豚亲近游客,导游经常投喂诱饵。而河豚在争抢食物时导致遍体鳞伤。


摄影:KIRSTEN LUCE

亚马孙河沿岸秘鲁的一座小城,这只食蚁兽正在满足游客拍照的需求,它是从野外非法捕捉来的数十种动物之一。去年12月,当局从小城里解救了22只动物,但没发现这只食蚁兽。


摄影:KIRSTEN LUCE

泰国曼谷附近的一个水上市场里,游客们轮番与一只倭蜂猴合影。为避免游客被咬,它们锋利的牙齿会被锯断或拔掉。


2017年12月,美国《国家地理》杂志刊登了关于巴西和秘鲁亚马孙河流域恶劣的野生动物旅游调查报道,随后, Instagram推出了一项特色功能:现在,用户点击有关#树懒自拍#幼虎自拍#等数十种标签后,就会收到一个弹出式的警告,告知人们正在观看的内容可能对动物造成伤害。


社交媒体能帮助坏人做坏事,

还伪装成好事,

那么同样能帮助好人做好事,

顺便戳穿伪善。


而下面这个故事,

发生在美丽的泰国曼谷——


 摄影:AMARATE TANSAWET, NATIONAL GEOGRAPHIC YOUR SHOT

美丽的曼谷夜晚


在曼谷以南约25公里,

有一头大象被关在一个体育场里,

它的腿部肿胀,

呈现违反自然角度的弯曲;

太阳穴位置鲜血淋淋。


摄影:KIRSTEN LUCE

“北榄府鳄鱼农场及动物园”,这头4岁的大象被训练给游客表演节目,此时已经疲惫不堪。


这家机构名叫“北榄府鳄鱼农场及动物园”,

机构主人名叫乌滕·永巴巴古尔恩,

我联系到他,询问一些情况,

于是,

他对我说:


“它们还没死,

这就证明我们机构给予了很恰当的照料!”

然后他接着对我说:


“我要起诉你!”



扩展阅读


重庆,只看一眼就入了迷

世上最纯的地方,有座最污的工厂

拍了两年,他拍出无与伦比的北京红日

江西流坑,真正的“千古第一村”

史上最污冰棍,看了居然有点想吃

太惊讶!这些影像竟然都是盲人拍出来的




点击文末

“阅读原文”按钮

或扫描下图二维码

进入美国《国家地理》官方微店




如果你看了这篇文章,

就点一下“在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