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时候打游戏都可以提升摄影技术了?

摄影世界2019-07-12 21:57:00

图/约书亚·泰勒  文/北极

《质量效应:仙女座》,2018

2007 年,来自美国弗吉尼亚州的约书亚·泰勒(Joshua Taylor)带着他的佳能 Powershot A80 相机前往欧洲旅行,开启了自己与摄影的缘分。

此后生活中,他总是保留着对生活细节的敏锐嗅觉,用镜头捕捉值得纪念的时刻。而在约书亚的个人网站上,他介绍自己“除了爱好摄影,还是一名狂热的游戏玩家。”

在 2011 年,他发现自己可以将这两个爱好巧妙地结合在一起——游戏中的虚拟世界同样激发了他对摄影的热情与想象力。此后 8 年,他将摄影的重心倾向于在虚拟世界中的探索,也接连创作出了众多精彩的游戏摄影作品。

《上古卷轴》,2011

对于约书亚来说,游戏摄影不但是自己现实生活中对摄影热情在虚拟世界中的延伸,更超越了现实世界的种种限制,为他带来更多想象力与创作空间。

“现实生活中的摄影教会我捕捉世界的微妙复杂之处,但游戏摄影可以让我超越边界,完成在现实世界中永远无法做到的事情。”

《无人深空 NEXT》,2018

从 2000 年初游戏中刚刚出现拍摄模式,到现在游戏摄影已经成为一种越来越流行的艺术形式,游戏技术一直以超乎想象的速度不断升级。即便是几年前的游戏图像放在今天来看,也已经略显粗糙过时。

而这样日新月异的变化正是约书亚在游戏世界中创作的最大动力——“我对游戏摄影满怀期待,因为我实在无法想象未来游戏会发展成什么模样。” 

约书亚·泰勒

游戏摄影是一种结合了摄影和游戏的新形式,你认为现在游戏摄影在游戏玩家中越来越普及了吗?

约书亚·泰勒:游戏摄影是一种新的媒介形式,摄影师在虚拟环境中捕捉游戏中人物与环境的图像。

现在一般有两种拍摄方式,一种是游戏自带的拍照模式,另一种操作起来稍有些复杂,摄影师需要通过工具软件或者技巧把游戏上的各种信息都移除,创作一张画面干净的“截屏”。

对于某些很难即时捕捉画面的游戏,玩家们也在自发研究各种技术应对方法。近年来,越来越多开创性的图像捕捉方式给了摄影玩家们更大的自由,有些作品的效果好到让人惊掉下巴。

《天堂之神》系列,《星战前夜》,2012

大部分人认为,最早的游戏摄影始于 2003 年的《GT赛车 4》游戏中自带的拍摄模式。

2006 年,艺术家团体艾娃和弗兰克·马特斯(Eva and Franco Mattes)展览了他们在游戏《第二人生》中的摄影系列作品《13 个最美的化身》(Thirteen Most Beautiful Avatars)。

最早为人所知的游戏摄影玩家的社区是 2011 年由邓肯·哈里斯(Duncan Harris)成立的“Dead End Thrills”。

在我看来,当今游戏摄影在游戏玩家中已经越来越流行。近些年,越来越多的游戏都内置了摄影模式,参与其中的游戏玩家也在显著增加,也涌现了越来越多优秀的游戏摄影师和游戏摄影社区。

《生命》系列,《Abzu》,2018

你从何时开始在游戏中摄影? 

约书亚·泰勒:我对游戏摄影的探索始于 2011 年,我在现实生活中的摄影遇到了瓶颈期,总没有什么灵感,我就花更多的时间在打游戏上。

那一年我在玩一个叫《星战前夜》的游戏,这个游戏里有非常多美丽恢弘的场景,比如如同星光点点的无数艘金属船,还有在宇宙中铺陈开来的壮丽星云。

《巫师 3:狂猎》,2018

我在做任务的时候总会被这些美景吸引注意力,于是我就在想,也许我可以像现实中拍照留念一样,把这些美丽的虚拟世界也拍摄下来。

我在网上搜索,找到了邓肯·哈里斯和他的网站“Dead End Thrills”,这个由爱好游戏摄影的玩家组成的社区给了我很多灵感与技术支持,让我越来越多在游戏中拍照的想法变为现实。

《看门狗 2》, 2018

你现在使用的游戏主机是什么?你在游戏中如何拍摄,使用什么软件?

约书亚·泰勒:我现在用的是 Xbox OneX,这台主机自带摄影模式。我也玩电脑主机的游戏,根据不同的游戏使用不同的软件,包括 Nvidia Ansel、Cheat Engine hacks、ReShade/ENB Injectors,这些是我比较常用的工具。

不过,近期我的摄影作品都是在 Xbox 上创作的,因为我的电脑已经有点跟不上 2018 年末和 2019 年初的游戏所需的配置了。

如何在游戏中找到一个完美的场景?你会在玩游戏时花很长时间来寻找一幅好的照片吗?

约书亚·泰勒:找到一个完美的摄影场景可能需要花很长时间,视游戏的具体情况而定。在一些游戏、尤其是多人游戏中,如果我的操作速度不够快,那这个场景可能就永远没了。

有些游戏场景可能会重现,但有时我必须等待三四十分钟。我一般会带着在现实世界中拍摄的心态进入到一个游戏中,保持移动和寻找,尽量探索多探索一些区域。

《刺客信条:起源》,2018

你最喜欢拍摄的游戏是什么?拍照时有什么有趣的经历吗?你最喜欢的作品是哪一张?

约书亚·泰勒:我最喜欢拍照的游戏是《刺客信条:奥德赛》和《刺客信条:起源》,这个系列的游戏自带拍照模式,它的游戏环境、人物与细节素材非常丰富,给了玩家很大的创作空间。


我最有趣的拍摄经历来自《战地 3》这款游戏,一般情况下的游戏画面是玩家视角,屏幕上会出现玩家手持武器的场景。

《无名英雄》系列,《战场 1》,2018

但我摸索出了一个有趣的发现,当玩家俯卧在地面并切换手中武器的时候,这个过程会放慢手部的动画呈现,会出现非常短暂的一个瞬间,屏幕上既没有玩家的手,也没有枪,只有纯粹的场景画面,我需要非常精准地一边操作游戏一边把握截图的时机,才可能拍摄到一张完美的照片。

这个游戏中的照片非常难以捕捉,靠操作速度也靠运气。有时候我忙着躲避敌人的枪炮,错过拍摄到某个瞬间,会让我很沮丧,但反之亦然,当我成功拍摄下一张不错的照片,我会有巨大的成就感。

《荒野大镖客:救赎 2》,2018

你在现实生活中喜欢拍照吗?用什么样的相机?

约书亚·泰勒:我在现实生活中非常喜欢拍照,不过基本上是在旅行中。我现在用的相机是 1980 年的理光 AF-5 系列胶片相机,还有我的 iPhone X 搭配手机外接镜头。

你认为游戏摄影和传统摄影有怎样的共同点?

约书亚·泰勒:我认为游戏摄影和传统摄影的共同点在于很多传统摄影需要遵循的法则在游戏摄影中也同样适用,比如构图、景深、拍摄主体、光线等,只是在游戏中你操作的不是相机。某种意义上,我认为游戏摄影也可以打开玩家在现实生活中摄影的启蒙之门。

《最终幻想 15》,2018

你认为游戏摄影的独特之处是什么?

约书亚·泰勒:游戏摄影的独特之处在于我可以在不同的世界自由穿梭:我可以先去公元前 400 年的世界闲逛一个小时,然后我又可以去 18 世纪的世界拍拍照片,之后又进入 21 世纪的战地,拍摄那些逼真而可怕的战争场面。

我甚至可以去到外星,或者一个中世纪背景的奇幻世界。如果游戏摄影存在边界,我想那即是人类想象力的边界,我希望可以通过游戏摄影展现人类的想象力是多么的神奇与美丽。

《牧羊人之旅》系列,《质量效应 3》,2012

有些人认为游戏摄影不算是真正的摄影,因为玩家捕捉到的图像都是游戏设计师设计出来的,你怎么看待这个说法?

约书亚·泰勒:我认为这个说法很荒谬,如果你认为游戏中的素材都是游戏设计师设计好的,那么在真实的世界中,无数的摄影素材也同样是人类创造的,大到高楼大厦,小到商品美食,也都是由人类创造的,我并不认为去拍摄虚拟世界和现实世界有什么区别。

摄影究其根本是一种艺术形式,摄影的法则在游戏摄影中也适用,我认为游戏摄影和传统摄影的灵魂是共通的,它只是摄影在虚拟世界的一种延伸。

你对游戏摄影的未来有什么期待?

约书亚·泰勒:近些年,游戏摄影在玩家中越来越普及与流行,我非常希望在未来的若干年中可以看到更多游戏摄影社区的壮大和独立摄影师的发展。

我希望游戏公司们可以看到这些游戏摄影玩家们用它们精彩的作品为游戏带来的市场价值,希望游戏摄影作品可以得到更多认可与回报。

还有什么想和读者分享的?

约书亚·泰勒:我非常鼓励玩家在游戏中尝试拍摄一些游戏影像,如果你恰好是摄影爱好者,你可以在游戏中试试自己的拍摄技能;如果你不了解摄影,那么买一部带摄影模式的游戏吧,你可以试着在虚拟世界开始你的创作了。

(本文原刊载于《摄影世界》2019 年 7 月刊)

(点击图片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