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车割韭记

AI财经社2019-07-14 22:03:32

撰文 /   李依蔓

编辑 /   张硕





 



小米上市一周年股价腰斩,这让一年多前以1亿美元购入小米股票的何小鹏也亏了一半。不过这还不是最近几天让他“最不开心”的事。

 

7月10日,小鹏汽车正式上市2020款G3两款,改款车型的NEDC工况续航里程大幅提升至400公里和520 公里,综合补贴后全国统一售价区间14.38万~19.68万元。不仅全面改善老款问题,且相比老款涨价幅度并不大,这激起了小鹏汽车老款G3车主们的强烈不满。作为真金白银掏钱支持造车新势力的“铁杆粉丝”,他们觉得自己“钱包和脸都被按在地上摩擦”,“根本无法接受”。

 

创始人兼董事长何小鹏在两天后姗姗来迟的公开致歉和补偿方案并没有平息用户的怒火,反而让他们觉得“缺乏诚意”。7月13日,北京、上海、杭州、广州等地的数百名老款G3车主集体维权,高喊“骗取补贴、欺诈车主”的口号,要求“要么退车,要么换车”。截至发稿,小鹏汽车未对AI财经社提出的相关问题作出任何回应。

 

何小鹏造车生涯中从0到1的“惊险一跳”,在始料未及的地方栽了个大跟头。最近几天,小鹏汽车好不容易积攒几年的品牌口碑降至史上最低。

 

这并非造车新势力在新车交付市场后首次遭遇风波。今年年初,威马EX5被曝存在漏风和无故掉电的问题。4月到5月,蔚来ES8两个月内发生3起自燃事故。已经成功从PPT驶向现实世界的头部造车新势力们,正在面对前所未有的考验,更大的挑战才刚刚开始。稍有不慎,数年来积累的信任便可能一朝崩塌。

 

小鹏眼下面临的困境,或许是造车新势力们亟待找到答案的下一个难题。






“真爱粉”成了“小白鼠”? 


 

升级版发布消息一传出,拥有1万多名车主的“鹏友圈”立刻炸开了锅。各地迅速建起了500人的维权群,微博和官方APP的“鹏友圈”也被车主们的不满“刷爆了”。

 

刘文把自己在小鹏汽车APP的昵称改成了“我是何小骗”,李维则改名叫“何先估”,自嘲“老用户不如狗”“被当傻子遛”。甚至有车主认为,“7月10日(是)会载入小鹏历史耻辱的一天”。刘文当天下午就找到位于北京东四环的小鹏汽车销售服务公司“讨说法”,但连城市经理的面都没有见到。

 

2020款G3上市意味着,他们刚到手不到3个月甚至几天的新车迅速变成了被停产的老款,在二手车市场上的“身价”也在一天内从约12万元跌到了七八万元,折价近一半。有用户在维权现场抱怨,自己的车只开了3个多月,总里程不到1000公里就跌了好几万元。

 

刘文认为,新款G3针对老用户此前提出内饰变色、刹车距离不够、自动巡航失灵、制动液泄漏、大屏幕仪表盘死机、开空调方向盘抖、减震异响等问题进行了针对性的升级,整车质量明显提高,续航里程更是实现了质的飞跃。

 

他告诉AI财经社,老款G3 NEDC工况续航里程365公里,实际只能开到310公里左右。小鹏官方建议在电量不低于20%时及时充电,充到90%即可,掐头去尾,用户充一次电只能开约200公里。按每天通勤距离50公里计算,每两天就要充一次电,这还是在夏天续航里程没有“打折扣”的情况下,到冬天必须一天一充,很难满足日常使用需求。

 

此外,小鹏汽车在北京只有5个超级充电站,集中在三环到四环之间,刘文开车过去至少需要半个小时,充到90%需要约1小时,距离更远的车主来回一趟更是“基本白充”。每个超充站内只有一到两个充电桩是小鹏车主专享,有时会出现排队充电情况。

 

在他看来,自己顶着舆论压力和家人反对做了造车新势力的首批用户,是品牌忠心耿耿的“真爱粉”,却成了免费做产品实验和路测的“小白鼠”。

 

更让老车主疑惑和愤怒的是,预计2020年交付的小鹏P7早已进行了长期预热,铺天盖地的宣传一波接着一波,7月10日上市、8月底即将交付的升级版G3却自始至终没有透过一丝口风。

 

刘文记得,他曾在5月25日以“交新更交心”为主题的“鹏友会”上询问厂家是否有推出高续航新车的计划,当时在场的小鹏首席客户服务代表和高级工程师明确承诺新款车不会很快上市,也没有新车计划。

 

部分车主告诉AI财经社,去年订车的北京车主最早在今年3月下旬才提到车,大部分车主6月提车,新款上市前一天还有人下订单。令用户不满和不解的是,小鹏汽车的销售人员不仅没有主动告知厂家有升级换代的计划,还引导顾客在6月25日前购车。甚至7月初,销售还以长续航版要贵“大几万”为由,引导消费者购买老款G3。




小鹏汽车销售甚至官方是否故意向用户隐瞒新款消息?AI财经社就此向小鹏汽车方面核实,对方未予回应。

 

“企业可以进行产品的升级换代,但消费者也有自由选择的权利。如果销售明确告诉我有不同版本,我自己选择365公里续航也认了。”在他看来,车企“根本没考虑二手车的保值率”,也没有考虑第一批盲定用户的感受。

 

车主李维则表示,他在买车前考察了很多品牌,但后来还是在小鹏汽车销售人员催促和“诱导”下仓促卖掉了二手车,赶在6月5日下订单,6月24日当天提车。当时,销售人员告诉他,如果不能在25日之前提车就无法享受国家补贴,每辆车要多付2到3万元。但在他看来,“如果知道2020款车型存在,我们再多等半年也无所谓。

 

事实上,6月25号之后,2019款G3并未因补贴退坡而涨价,小鹏汽车官方在多个渠道宣传了其“别慌,不涨”的购车政策,不仅不涨价,还延续此前所有优惠,即在6月26日至7月31日之间下大定,还额外优惠1万元尾款,并赠送5000元的商业险补贴和价值2980元的太阳膜。




新款G3上市后,小鹏公司一个对内的公众号“小鹏汽车人”分享了一篇文章《扒一扒新G3 2020款背后的那些事》,文章显示改款车型项目至少10个月前就已诞生。按时间推算,最晚到2018年的9月新款G3就已进入紧锣密鼓的研发中,而此时老款G3还没有上市。




这不得不让老车主们开始怀疑,续航365公里的1万多辆老款G3,不过是一款“发售时就注定要被淘汰的旧车”,小鹏汽车“对老用户的欺骗行为让人非常反感”。

 

7月12日,何小鹏在微博等平台公开致歉,承认在这件事情上有明显可以优化和调整的地方,“我们这次硬件的快速迭代,真的给我们之前的鹏友们添堵了”。但他也解释称,新版本G3的实际成交价明显高于老款,且G3 2019款客户还能享受价值超过1万元的五折超充优惠和精品券。

 

他还表示,由于技术、安全、法规等方面因素,小鹏汽车无法给车主更换电池来提高续航,只能“竭尽所能”给出一个折中的补偿方案。按照补偿方案,2019款G3车主及家人在3年内增购或换购小鹏任何一款车型,在享受拟购买新车当期所有促销政策权益的基础上,额外享受1万元的专属补贴权益。

 

然而,这份“避重就轻、不痛不痒”的声明如同“火上浇油”,“直接把所有人都点着了”。

 

7月13日,原本只是自发参加的维权活动,参与者迅速增加。在广州小鹏总部的维权现场,一名孕妇因情绪激动、发生语言冲突,被警方带离训话。

 

“没有人会接受这个1万元补贴换购的方案,更何况享受国家补贴的新能源车两年内无法交易。”李维告诉AI财经社,“(这相当于)刚被割过一茬的韭菜,苗还没长齐,还要被再割一次。

 


 

“最支持小鹏的人被抛弃了”

 


出于对互联网大佬何小鹏的“偶像式崇拜”,刘文在去年11月30日简单试驾后,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入手小鹏G3。

 

他花了几个月时间等待交付,又以最大程度的理解和包容,试图与这辆小问题频出但整体表现还算令人惊喜的电动车和谐相处。最近一次6月11日的自动驾驶系统升级测评中,他用心分析这款车的能力和优点,还主动向亲朋好友安利,“选择小鹏没错的”。

 

外观漂亮、功能强大、性价比高,是很多小鹏车主对G3的共同认识。更重要的是,这群大多学历高、收入高、就职于互联网科技公司的年轻人,愿意用钱包为造车新势力投票,顺便给自己贴上时尚、超前、勇于尝试新鲜事物的标签。

 

图/视觉中国


维权活动结束后,刘文熟练地上车与智能语音系统“对话”,李维则使用自动泊车功能轻松地将一辆白色的小鹏G3倒进一个空间局促的车位。即使在愤怒情绪达到顶点时,他们仍然承认这是“一辆好车”,愿意加钱甚至帮小鹏“众筹”,升级到520公里续航的新款。

 

但如今,恰恰是创业偶像何小鹏的缺席和“人设崩塌”,给了这批最初信任并用实际行动支持小鹏造车的车主“致命一击”。

 

不得不承认,和其他新品牌新车型一样,小鹏G3也或多或少存在一些质量问题。据部分车主反映,老款G3存在一系列问题,如刹车异响、人脸识别成功率低、行车记录仪只能看清两米内的车牌号、车漆喷涂工艺差、充电时车内噪音大、踩刹车后还会继续向前滑行数十米等。

 

今年6月2日,一名提车仅10天的G3车主在高速匝道上坡路段突遇断电,行驶过程中跳空档,刹车失灵并向后滑行,20秒后遭遇追尾。车主称,小鹏汽车在长达一个月的时间里没有给出任何反馈,对他“不理不睬,不研究事故原因,一味将责任推卸给车主”。

 

一位匿名车主告诉AI财经社,截至目前,有证据表明已至少有6辆G3因刹车问题被召回,部分车主近日也收到了档位升级的电话通知,但仅限个别解决,并未对外透露,小鹏也与相关车主签订了保密协议。

 

另一位车主在特来电公共充电桩充电过程中电池出现故障,小鹏售后部门尽管同意更换电池,但坚称这是“充电桩的问题”。

 

售后维修麻烦,维修周期长,维修配件缺货,维修点单一,反馈问题时经常出现“广州北京踢皮球”的情况,让不少车主头疼。他们担心,目前交车仅两三个月,就已暴露出不少“生死攸关”的问题,到后期时间长了“比例会越来越大”。此外,老款G3停产后能否有足够的配件保证终身质保,也是车主们最关心的问题。

 

今年3月,刘文因为在小鹏汽车官方APP发表批评内容被封停账号,直到5月25日才被放出“小黑屋”。还有车主反映负面帖子被删除,或发帖后只有自己可见。当时,小鹏相关负责人表示,互联网初创企业有必要对论坛内的负面情绪进行管控。

 

“我想在过去的两年里,我其实非常非常在意各位鹏友的感受。小鹏汽车真的期望把各位当真正的朋友来对待,因为你们是最初信任并用实际行动支持小鹏造车的人。”何小鹏在道歉信中写道。但李维告诉AI财经社,绝大部分小鹏车主“从来没有通过任何渠道见过何小鹏”。这让他们觉得,“最支持小鹏的人被抛弃了”。




相比之下,同为造车新势力的蔚来汽车尽管前期“黑料”更多,但“至少在很好地协商解决”。创始人李斌及企业高管的及时反馈和在APP内与用户的密切沟通,让不少小鹏车主被“圈粉”。

 

他们不无羡慕地提及蔚来汽车在处理自燃和召回事件时的态度,甚至荒谬地期待小鹏汽车遭遇一场类似的大火,改变眼下胶着的事态。不久前,小鹏车主群里有人吐槽汽车发烫,众人纷纷开玩笑要求他分享位置,“一起被烧得了”。这种矛盾的心理,让他们“自己都觉得可笑”。

 

他们并不希望企业因大量负面信息倒掉,而是希望对方能够派出“够分量、能拍板”的代表与车主沟通,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并拿出足够有诚意的解决方案,“至少给我们一个交代”。

 

 


快还是慢?

 


一方情绪激动地表达诉求和另一方近乎沉默地收集意见之后,北京的维权活动悄无声息地结束了。李维抱怨,被小鹏汽车派来与他们对话的城市经理“只能起到传声筒和录音笔的作用”。

 

这与刘文预想的场景截然不同。

 

去小鹏汽车销售服务公司维权前,他相信自己的问题肯定会得到满意的答复,维权后反而“心里没底”,甚至担心未来的质保过程中还会出现推诿责任的情况。他甚至想到了最坏的结果:车主们在看不到尽头的漫长维权路上越来越疲惫,最后只能不了了之。

 

他们打算花一个星期时间等待答复,如果没有满意的结果,下一步还打算找监管部门和律师求助,因为“个人面对企业永远是弱势群体”。

 

“说实话,我都快绝望了。”刘文称,但无论如何,他不打算让这件事“就这么结束”,至少“小鹏汽车1万名黑粉是肯定有了”。李维则打定了“蚂蚁绊大象”的主意,即使明知不会胜诉也要起诉到底,去小鹏汽车每一场重要的发布会上讲述自己的经历,坚持自己的诉求。

 

接近小鹏汽车的知情人士告诉AI财经社,车主的愤怒可以理解,但小鹏汽车很难同意退车或换车的诉求;由于新款G3电池包大小、底盘、轴距等都已改变,从技术上讲无法实现硬件升级。

 

对于已经交大定但未提车的用户,小鹏汽车方面也拒绝了他们要求改换新款的需求。AI财经社从小鹏汽车内部人士了解到,小鹏目前是按订单生产模式,目前收到的订单已经进入排产计划,不能取消和更改。

 

这也导致自7月10号开始,原本计划这几天提车的用户都选择处于观望状态。小鹏汽车北京交付中心的人员表示,这几天已经没有用户来提车了,目前收到的新款订单也不乐观。

 

有老款G3车主对AI财经社表示,销售人员曾在他购车时表示小鹏汽车后期将对这批车进行回购,投入到旗下的出行公司中,但目前官方并没有公布相关的回购渠道。小鹏汽车北京城市经理在维权现场表示,何小鹏在道歉信中提及的换购方案,需要车主自行卖车。




刘文告诉AI财经社,他在去年就预订了小鹏G3,当时365公里的续航里程还可以接受,但随着新能源汽车行业的飞速发展,520公里续航才符合主流标准。因此,他认为小鹏G3升级是件好事,只是更新换代的周期太短,以至于伤害了老车主的感情。

 

消费者期待并享受造车新势力快速迭代的能力,为了“活下去”而一路狂奔的造车新势力,也投入最大的财力和精力进行研发升级。但无论新款推出还是降价,都必然意味着老用户利益受损。

 

对于任何一家造车新势力,这似乎都是个无法两全的难题。

 

2018年12月15日,蔚来旗下第二款量产车型ES6正式上市,价格大幅下探、续航历程更长,且性能并不逊色于ES8,一度引起车主质疑。对此,蔚来方面表示,ES8未来将通过电池升级计划搭载84kWh的新电池组,且创始版及2019年3月31日前提车和交定金的车主可享受6折优惠。

 

今年2月28日,特斯拉官方突然宣布在售车型全线大幅度降价,再次遭到老车主的激烈抵制,特斯拉最后还是给已下单未提车的用户出台了补偿方案。

 

何小鹏曾在一封题为“慢就是快”的公开信中如是说:“你们的期待和这个行业的复杂,让我们不敢跑得太快。”如今这个“慢就是快”被更多用户解读为“交付很慢、迭代很快”,“解决问题很慢,道歉很快”。

 

在行业格局不断发生巨变,造车新势力残酷的淘汰赛日益激烈之际,小鹏G3升级迭代的速度显然超出人们预料。

 

有业内人士表示,小鹏汽车此次之所以急于发布新款,一方面老款G3在续航里程等方面确实市场竞争力不足,目前的订单量也未达到预期;另一方面,由于补贴退坡,为了在6月25号之前获取一定的市场份额和国家补贴,也不得不对用户隐瞒新款信息。

 

此前小鹏汽车为今年定下了突破4万辆的销量目标。不过保监会最新发布数据显示,今年前5个月,小鹏G3累计交付5505辆,此前小鹏汽车方面曾告诉AI财经社,如果按照目前的趋势,7月底前能完成1万辆交付目标。不过,小鹏汽车要完成今年4万辆的销售目标仍然存在不小的压力。

 

此外,小鹏汽车目前是借助海马汽车的生产资质和郑州的工厂生产G3车型,今年上海车展期间小鹏汽车发布了旗下轿车P7,计划2020年在小鹏汽车位于肇庆的工厂量产上市。这意味着小鹏汽车在此之前要独立申请获得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按照发改委发布的《汽车产业投资管理规定》,小鹏汽车只有在连续两个年度累计销量大于3万辆,或累计销售额大于30亿元时,才能有资格独立申请资质,其销量压力也可想而知。

 

图/视觉中国


新能源汽车接连发生的自燃事件,以及蔚来在资本市场股价低迷,也对当下所有新造车势力的融资增大了难度。AI财经社从知情人士了解到,拜腾汽车原定于今年6月底前完成的新一轮融资被无限期延后,资本方由于市场变化导致对新造车的未来存疑,是否要投资也变得摇摆不定。归根到底,小鹏汽车此次快速推新也是为了“活下去”。


自称“真的很伤心”的何小鹏在道歉信中不无委屈地表示:“我们很容易在变化的场景,用正确的逻辑,得到错误的效果。”他仍然打算自己“小小的坚持”——每月一次的智能升级和迭代,以及不断在硬件、品质、续航、安全等方面进行优化,让“每一款新车都是一次巨大的前进”。只不过下一次,他承诺努力将策略变化告知用户,给鹏友们有更多选择的时间。

 

“世上最难测的是人心,最深不见底的是人性。一万个车主,以后会有更多,怎么让我们在产品质量还有体验上拥护你需要反思,大家有情绪,希望你也能理解,毕竟现在赚钱不易,生存不易。这次大家已经在给你好好上课,请认真对待每一个车主理性、激动、负面的情绪表达,这些都是你宝贵的财富。”一位小鹏车主在“鹏友圈”写道。

 

如何更成熟理性地应对消费者诉求,如何在产品升级和维护车主利益之间求得平衡,也许是何小鹏下一个需要思考的问题。

 

李维决定以后再也不会选择造车新势力,因为“受到的伤害太大了”。另一位车主称,早知如此,自己宁可贷款,咬咬牙也要换成蔚来。

 

刘文则认为,造车新势力崛起是大势所趋,不可阻挡,但一家企业的经营理念和服务客户的态度,也许能够决定它能否走得足够长远,“可能小鹏会倒下去,但更多的小鹏会站起来”。

 

(应采访对象要求,本文刘文、李维为化名)













我们从《财经天下》周刊出发,以新媒体的形式和节奏、

以传统媒体求实的精神,致力于传播真正有价值的报道。




© 往期回顾





© THE END


本文由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商务合作请加微信:milk-519


本账号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账号

/



文 | 李依蔓 

联系作者:573812189@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