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的儿童享受夏日浪漫,有的儿童被改造成人体炸弹

X博士2019-08-01 14:16:48

/ 编辑:莽山烙铁头


课本告诉我们,世界是全球化的、一体化的。

但,现实告诉我,远远不是。

在世界的这端,孩子们时常会为了考试失利、输掉排位赛、花呗还不上而烦恼。

在世界的另一端,GDP位居非洲第一的尼日利亚:那里的小孩不但普遍饱受流离之苦、丧亲之痛,甚至有的还会在十几岁的年纪,被改造成人体炸弹,被强迫着用生命向世界散播恐惧。


今年6月17日,在非洲尼日利亚东北部大镇孔杜加,一个你听都没听过的城市,发生了一起惨烈的爆炸袭击:

3个人体炸弹在观看足球比赛的人群中爆炸,造成30人死亡、40人受伤的残酷结果。

 遇袭地点位于尼日利亚东北部地区


惨案一出,联合国秘书长公开谴责炸弹人,把他们归于恐怖分子。

但,秘书长可能不知道的是:

3名炸弹人,两女一男,全是未成年。而且,这些炸弹人也有可能是被遥控引爆的受害者。

 爆炸案后,红十字会正在照顾伤者


不过,这桩惨案并不是孤例。

仅去年,就有57个儿童人体炸弹被引爆,造成1200人死亡。在这里,它已是比枪炮更致命的武器。

 2017年尼日利亚首都遭儿童人体炸弹遇袭



控制这些未成年人成为人体炸弹的残酷组织,叫做:

Boko Haram -博科圣地(جماعة أهل السنة للدعوة والجهاد)。

 此为Logo,意为以武力维护教义另一种观点认为,博科圣地的翻译不准确:如果从直译来看:Boko,代表现代教育;Haram代表不合法、禁忌。作为一个倡导排斥西方文化的恐怖组织,Boko Haram的本意应该就是:“西方教育不合法”。


创办者叫穆罕默德·优素福,此人家境富足,受过等同于硕士学历的高等教育,精通英语。

但,他却是个颇有政治野心的人,洞察到了尼日利亚国民间的敌视情绪,打算借此展开它的邪恶上位计划。

 2009年接受BBC采访的优素福


在非洲GDP第一的盛景背后,暗藏难以调和的矛盾;拥有大量资源储备的尼日利亚,是典型受到资源诅咒的国家:

南部国民因为丰富的资源赚得盆满钵溢,过着现代发达世界的生活,夜夜笙歌,饮酒作乐;

而北部地区,却因为政府腐败、基础建设慢,过得还像史前时代,甚至很多地区没有通电,一到晚上就是一片黑暗。

 尼日利亚南部的夜店


 尼日利亚北部的蛮荒之地


这种财富差距,让尼日利亚北部农民对政府有了不公不义的仇恨。

穆罕默德·优素福恰到好处的出来,打着宗教的大旗,向啥也不懂的民众输出各种惊奇言论,呼吁尼日利亚只有恪守原始宗教法律,反对西方的一切,才能让生活变得更好。

根据BBC的采访录音显示,优素福认为达尔文理论是谬论、雨是神降甘露而非太阳蒸发与冷凝运动、甚至觉得地球是平的。

 这种奇葩理论在他被捕后的审讯中也得到印证:当官员问,你呼吁民众别用科学相关产物,那你为啥用电脑开奔驰呢?他回答他反对的是西方化,而非技术;以此狡辩。


这种反智言论,充分迎合了北境民众对西方化政府对不满,成本低、效果好;信徒从此与日俱增,其中不少人都是对文明分层不满的年轻人。

随着影响力日益扩大,本·拉登也开始投资这家激进的社团,当地政客为支持率都开始找博科圣地联名:希望借此获得博科圣地信徒们的选票;同时,政客也允诺当上州长后,会推行优素福的原教旨教法作为交易筹码。

 根据Crisis Group信息显示,本拉登在2002年资助博科圣地300万美元


但是呢,政客食言了。

这导致博科圣地,开始变得更加激进:

优素福开始大力抨击政府、信徒们也开始失去控制,拿着弓箭和毒镖袭击警察局。在2009年的一次冲突里,警方镇压并击杀了几百名博科圣地信徒,抓获优素福,并对他进行了残忍的法外处决。


从此之后,博科圣地彻底从一个激进社团进化一只为充满仇恨的异形,在尼日利亚北部开始疯狂报复,逢人便杀戮,除了自己人以外都是他们的制裁对象。

 恐惧降临


曾经想利用它拉选票的政客彻底失去了对他的控制,博科圣地的狂暴之态甚至比他的上级“ISIS“和前辈“基地组织“都要可怕。

 博科圣地空袭热点图,南北之别显而易见


从2010年博科圣地展开报复攻势开始;尼日利亚就开始派遣大量政府军前往围剿,这些部队装备精良,但却不能完全剿灭博科圣地。

这些暴徒丝毫不把人道主义放在眼里,他们很少与政府军正面对垒,看见大部队就退回密林深处

然后,再从另一端冒出,杀进村庄,杀光成年男人,劫走女人和小孩。烧掉房屋和农田,只留下断壁残垣和烧焦的尸体。

 联合国直升机拍摄的被博科圣地“屠城”后的村庄,2015年,博科圣地曾经创下5天杀2000人的残忍记录


被劫走的男孩会成为他们的兵员补充,在经过洗脑训练之后,成为虐杀平民的急先锋。

这些童军,甚至比成年人更狂热也更暴力,从博科圣地控制区里逃出来的很多平民都看见过他们长达3天的虐杀行为:他们会先卸掉人的腿、然后再是胳膊、鼻子、耳朵,最后让受害者在疼痛中流血致死。


现在,博科圣地的凶徒依旧采取这种恐惧战法。7月29日,他们袭击了北部村庄的葬礼队伍,用步枪和手榴弹杀死了近70个手无寸铁的平民。

△ 再次烧地


尼日利亚官方宣称:截止2018年,博科圣地已经造成了3.7万公民的死亡;而据专家分析,这个数字可能已达10万,并且造成超过300万人的流离失所。

△ 因博科圣地恐袭而形成的荒野难民聚集点


但,这些暴行,不过是博科圣地的常规操作,算不得是他们最恶毒的袭击手法。



最令人感到胆寒的杀伐,不是AK47、也不是手榴弹,而是儿童人体炸弹袭击。

所谓儿童人体炸弹,就是让未成年人穿上炸弹背心去执行恐袭任务。

他们比枪支大炮更有隐藏性,也更能让警卫降低警惕,跟成年人相比有更高的渗透率,是的,无论你是个多警觉机敏的人,总不会提防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向你走来吧。

这种方式可以精准的到达人群中引爆炸弹,好告诉世界:

恐惧降临,他们来了。


为了把恐惧扩大化,博科圣地在2014年6月8日策划了第一起儿童人体炸弹袭击;由此开始,他们开始在尼日利亚各地袭击,连首都也不能幸免。

整个国家都被笼罩在人体炸弹的阴云之下,惶惶不可终日。

△ 为了防止人体炸弹渗透,在尼日利亚城市的重点地区:如商场、学校、广场都设有安保


一般来说,博科圣地的炸弹载体——人,大多来自于被绑架的女孩,比例高达67%。在他们眼里,女人并不是人,而是牲口,是奴隶,是生育工具,是靠劫掠就能获得的补给。

在博科圣地内部,这些年轻的女孩,是授予男性战士的荣誉勋章。

女孩一旦被抓,博科圣地会先用暴力强迫她们嫁给组织成员,成为战士的性奴和免费劳动力,然后用教义给这些未成年姑娘洗脑,直到他们甘愿为组织献出生命。

据幸存者Musa说,她15岁就被抓进丛林里,被博科圣地的士兵强奸,这个士兵就是她后来的丈夫。

△ “他们经常欺骗女性,但是你要不服从的话就会死”


事实上,如果这些女孩的临时“丈夫”活着,她们也能以奴隶的身份苟活,一旦他们的丈夫在战争中被杀,她们就会被博科圣地挑选出来,捆上炸药,送往各个人群密集的场所。

博科圣地的人一直告诉她:

“这种清除异教徒的自爆举动会让她蒙神眷顾,可以上天堂享受极乐。”

虽然她的文化程度不高,但她知道博科圣地说通过这种方式能上天堂的预言绝对是骗人的;因为,在之前就目睹了教士欺骗一对对被绑上炸弹母子,允诺他们一定能回来的谎言,但Musa却再也没有见过她们。

△ 2014年2月19日,博科圣地劫持了270多名女大学生,以此要挟政府交换俘虏;至今依旧有100多名女学生下落不明,据被释放者称,有不少人被强迫结婚,命运未卜


但长时间的洗脑总会有成功的案例,博科圣地往往会给孩子们穿上需要自助引爆的炸弹背心,孩子们以为引爆炸弹就能享福,结果却化作了一片虚无。


△ 英剧《贴身保镖》里有过类似的场景


还有的炸弹是定时的,卡扣系紧,打开开关,随着炸弹的滴答声,生命也开始了极为残酷的倒计时。

而高级炸弹背心是靠遥控引爆的,穿上之后,在通往人群的道路上,你根本不知道身后的人打算什么时候引爆你的背心,终结你的生命。

更惨绝人寰的是,如果这些年轻的人体炸弹已经和“丈夫”生下了孩子,即便他只是襁褓中的婴儿,也会被博科圣地的暴徒们强迫带上,当作隐藏人弹身份的道具。

△ 博科圣地告诉未成年的女孩,这么做就能取悦神明


更耐人寻味的是,很多炸弹背心制作者也是被博科圣地绑架过来的人。

博科圣地把身体强健的男孩征为步兵,把动手能力强、长得聪明的男孩挑选为炸弹背心工匠,在组织的威胁下,他们不得不努力制作邪恶的杀人背心,并不断迭代,否则就会送命。

△ 根据尼日利亚新闻报道显示,一名被抓获的15岁工匠,在5年时间内制作了500件炸弹背心


在这种胁迫下,爆炸装置被设计得越来越精巧,也越来越恶毒,在爆炸物里塞满了钉子和铁块,以求获得更大杀伤力,让幸存者胆寒。

△ 即便是回归正常社会的人体炸弹幸存者,也会遭受歧视,人们觉得他们是妓女、怀疑他们是博科暗桩


对于不择手段的博科圣地来说,儿童人体炸弹就是破甲弹,是穿过防线引起全国恐慌的杀手锏,所以他们一直劫掠儿童,至今为止,博科圣地已经控制了8000名儿童。

你可能不太能体会到这种儿童炸弹袭击的恐怖,这种袭击模式的最大威力并不在于能够杀死多少人,而是在于一次爆炸就能让整个国家的人陷入深深恐慌。

毕竟,当你听说、看见那些人畜无害、天真可爱儿童向你走来,身上却突然爆炸,火光将身边人吞噬......
当连孩子都不敢相信的时候,你还能相信谁呢?



现在,在多方围剿之下,博科圣地虽显式微,但他们的袭击手段并没丝毫减弱,甚至跟原来相比,反而变得愈加残酷。

△ 尼日利亚政府联合边境三国共同打击博科圣地,但10年过去了,博科圣地依旧活跃


但有黑暗,就有相对应的光明。

在全球反恐战争的最前线,对于活在炸弹阴影中的民众来说,最让人心安的并不是价值数十亿美元的战斗机、坦克、无人机的这种高精尖武器;而是,技术水平低且维护费用便宜的拆弹部队。

正是他们的存在,才让藏在暗处的炸弹袭击,显得没那么令人绝望。

△ 尼日利亚拆弹部队


其实,很多人肉炸弹是不想死的,即便是主动请缨执行任务的狂热人体炸弹,在引爆的最后环节,也会因为强烈的求生欲想要活下来。

所以,很多人体炸弹总向哨兵求援,后哨兵再召唤拆弹专家来解除危机

不过,当拆弹专家与炸弹客第一次接触的时候,是在不信任中展开沟通的,专家们会命令周围士兵拿枪指着他们,告诉他们如果移动,就会被一枪毙命。

△ 最近三个月内,解除了5枚儿童炸弹的专家Ntul Silvanus



Binta Umma在15岁时成为人体炸弹,在求援时就亲眼目睹了拆弹部队的紧张,在过程中她被拆弹专家要求高举面纱,直到解除引信之后才放下。

因为,拆弹专家知道,这件事没有中间选择:不是活、就是死,稍有闪失,就会一起被轰为碎片。所以,就连面纱的轻微拂过可能产生的风险也被考虑其中。

△ Binta Umma


尼日利亚的拆弹专家,都是从美国陆军在地训练营走出来的。他们每个人每月大概要拆除1-2枚炸弹,每一次拆弹都是电影《拆弹部队》里詹姆斯壮举的完美重现。

在业内,拆弹被称为“过河”,把执勤则称作“探险”。被炸弹袭击冲击波掀飞到墙上的回忆提醒他们:自己,时刻行走在刀尖之上,在奈何桥上赚钱。

△ 美国陆军每年在全球22个国家举办52个除爆训练营,其中60%在尼日利亚


拆弹部队的法子很简单:如果还有得救,那就剪断引信、隔离爆炸物、扔掉背心;如果确认无法拆除,就要立刻隔离炸弹人,疏散人群,让其自己走向生命的终结。

所以,在一些时候,拆弹专家需要承受巨大的心理压力,在炸弹无法拆除时他们往往要目睹儿童炸弹客被炸死的惨剧

曾经有一个出现在市场门口的人体炸弹寻求拆弹部队帮助,而当专家到了的时候却发现这枚炸弹被存放了定时装置;

因为时间确定不够用,所以他们只能疏散附近人群,并用枪口指着炸弹人不准移动——直到眼睁睁的看着他,在计时针走到最后一格的时候成为齑粉。

△ 跟人体炸弹一起,尸骨无还


2017年,爆破专家装备上了最先进的信号干扰器,借此阻断人肉炸弹的遥控信号。但,即便有科技的力量加持,依旧不能保证所有任务都能顺利完成。

因为常常目睹受害人死去,自己却无能为力,很多拆弹专家的心中难免会产生强烈的挫败感。

并没让他们变得麻木,专家们依旧会专注地完成任务,拯救那些儿童炸弹。

△ 除了拆除人体炸弹的任务以外,尼日利亚拆弹专家有时也要去野外的重点地区寻找可能的炸弹埋藏地


他们会在任务成功之后长吁一口气,也会在任务失败之后抱头痛哭、为逝者致哀,等太阳再次升起之后再把自己扔进炼狱之中。

在我们看来,可能并不理解他们能如此坦然的将生死置之度外。

但在他们看来:宗教、政治的孰是孰非并不重要,无辜的孩子,总要有人救。如此乱世之中,只有孩子才是希望。
这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这个国家的未来。



参考文献:
1.UN NEWS
🔗:https://news.un.org/en/
2.Boko Haram Increasingly Using Children In Suicide Bombings, UNICEF Says
🔗:https://www.npr.org/sections/thetwo-way/2017/04/13/523739923/boko-haram-increasingly-using-children-in-suicide-bombings-unicef-says
3.Nigeria: I Made Over 500 Underwear Ieds for Suicide Missions - B/Haram's Innovative Bomb Maker
🔗:https://allafrica.com/stories/201807030580.html
4.Curbing Violence in Nigeria (II): The Boko Haram Insurgency
5.Vincent van Hasselt.The use of women and children in suicide bombing by the Boko Haram terrorist Group in Nigeria[J].Aggression and Violent Behavior,2018,42:35-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