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和如懿的散伙饭,到底都吃了些什么?

福桃九分饱2019-08-01 17:02:59

福桃编辑部里的编辑,一直都对追星很狂热,我们跟过倪大红,追过雷佳音,这几乎已经融入了我们的日常。


究竟一个美食号为什么会变成这个亚子,我们总结了一下,根本原因出在主编阿舒身上。


之前看《如懿传》的时候她一直对如懿念念不忘,甚至曾经在《皇上吃什么》里特意做过研究,比如如懿失宠的秘密。


说起如懿,便是乾隆的续弦皇后那拉氏。


那拉皇后娴静如水,结局却不得善终,都说后宫争斗吃人不吐骨头,这位遗世而独立,被各大电视剧所宠爱的女性角色,想来过得实在有些惨烈。

不是原配,乾隆的孝贤皇后离世后,那拉氏被提上了娴贵妃的宝座,虽然暂时没有皇后的名头,却实打实有皇后的权利。


那拉氏成为了后宫第一人,按理说不必再争,可这位娴贵妃不是一般人,她是一个有自己的思考,不以附庸男人为贤的女人。

之前一直在想她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失宠的,直到乾隆第四次下江南,才找到了蛛丝马迹。


这次乾隆南巡是那拉皇后失宠的开始,就表现在乾隆赐菜上。

乾隆给皇后庆生,帝后同堂,赏赐有加,乾隆一高兴起来,就赐菜。赐菜,就是皇帝把自己的膳食送人,雷霆雨露,俱是君恩。


用完早膳,皇帝开始赐菜,赏皇后汆豆腐一品、令贵妃肥鸡一品、庆妃糟鸭子一品、容嫔攒盘肉一品。


乾隆皇帝还是有意思,鸡鸭鱼肉皆是荣宠,而唯独那拉氏的菜单里没有,那拉氏不是得豆腐就是得白菜这照着皇后的地位来说,可太素净了点。


慢慢到了闰二月十八,皇帝用早膳时还给那拉氏赐菜,而到了用晚膳时,赐的菜就没她的份了。

那只能说,这短短的一天里,皇后冒犯了皇上,彼此之间生了嫌隙,乾隆一个不开心,这菜朕不赐了!

有意思的是,这一天记录档案的人,也许因为写顺了手,一开始还是为首写上“皇后”,后来擦去,改为“令贵妃”起首,这擦改的痕迹至今可见。

从这天之后,乾隆再没有赐菜给皇后,连皇后的名号都被贴住了,改回了皇贵妃的名号。这就很尴尬了,作为一个稳扎稳打将进皇陵的女人,偏偏消失在了皇帝的赏膳底簿上。


皇帝的饭都不再赏赐给你吃了,那你可不就是即将失宠。

后来乾隆几次又和皇后起了冲突,怀疑她对自己有厌胜巫蛊之举,皇后企图自尽。这一来二去的,乾隆对外宣称“皇后疯了”,收了她的夹纸册宝销毁,仅仅一年那拉氏便去了。


乾隆在她死后按皇贵妃的丧仪打发了她,并把质疑他废后事宜的大臣,砍的砍,流放的流放……可能帝王大多多疑,怀疑那拉氏“平日恨我必深”大概是乾隆对这个不逆来顺受又处于高位的女子,最后的看法了。

虽然最终我们也没有研究出,那拉氏失宠的根本原因,但作为一个吃货,其实也没有很在意她因何失宠。我们最关心的其实是,他们在南巡的船上究竟吃了什么。


于是寻寻觅觅,终于在北京找到了一家吃船菜的地方。

出于对江浙菜的喜爱,对这家店充满了期待,真正看到的时候,还是有些惊艳的。

店门侧边有三个大字“桂满陇”,不浮夸,倒是有种遗世独立的感觉。


桂满陇得名于西湖十景中的“满陇桂雨”。西湖以南有一条山谷,建了一个满觉院,沿途山道边,栽植了七千多株桂花,每当金秋,香飘数里。但凡走入这桂树丛,一定会沐“雨”披香。


这么想来,还挺有意境。

早些时候倒是听说过桂满陇,因为它旗下的两个品牌都上了2019年的大众点评必吃榜,在江浙菜系中也颇有人气,没想到开到了北京。


桂满陇令人惊喜的一点是,他们主打的“重现南宋繁华”,每家门店都用一个南宋时期相关的特点,从美食起,演绎文化。


西湖船宴就是其一。

西湖船宴的主题非常打动人,西子湖的船宴文化在南宋盛极一时,宋孝宗“以天下之养,游幸江山,御大龙舟,夜宴群臣”,上至帝王将相,下至文人骚客,无不以此宴食为上。


五艘船型餐桌,占尽琴棋书画,坐在船上用餐,感觉也能体会一把乾隆皇帝下江南的风采。

船后是满屏的“桃花源”,还原八百年前原古杭州桃花山庄的感觉,如今城市喧嚣不已,站在这里反而有种置身世外,古朴悠然的感觉。


细节上,除了十里桃花,古琴墙景泰蓝葫芦看起来也颇有古韵,比较吸引人的还是手绘墙,还原了南宋上京繁华的景象,看得出下了一番功夫。

既然已有龙船,更关心的自然是在这船上吃什么。


杭帮菜一度也是江南匠人的坚持,百年传承的口味就是到如今,也一直是爱吃者的心头好“不时不食,食必求真”,新鲜食材和传统技法口味构建出来的,便是如今呈现的富有韵味的感官盛宴。

当一盘盘菜陆续摆满面前的桌子,才开始有所体会。

一道乾隆鱼头汤,据说是限量的。

相传当年乾隆下江南,独游吴山偶遇大雨,躲进一家小饭馆。店小二见他很是狼狈,便取了半块鱼头一块豆腐,煮了一锅鱼头豆腐给他吃。

乾隆立马惊为天汤,狼吞虎咽,回到宫里后也念念不忘。御厨复刻的版本总是不够美味,再次下江南,乾隆专程去到那个小店,仍旧要吃这碗鱼头。吃到心心念念的鱼头豆腐,乾隆非常高兴,亲笔题了“皇饭儿”三字给店家,从此“乾隆鱼头”就出名了。


这么一想,这是有皇帝认证的鱼头汤呢~

揭开盖子的那一刹那,奶白色的汤还咕嘟着,鱼头和鲜嫩的豆腐若隐若现,对于资深吃货来说,这是何等的诱惑。

豆腐太嫩,小心翼翼舀出来,碰碎了都觉得可惜,这盆鱼头汤白且浓,热乎乎地送进嘴里,鲜掉牙,也难怪就算回了皇宫,乾隆还是忘不了。


喝完汤整个胃都热乎了,饱妹食欲大增,于是向两盘招牌菜下手。

头号招牌菜是号称吃了就停不下来的吮指鸡爪。

端上来的时候很好看,色泽浓郁,配着黄色的菊花瓣,一把白芝麻提色又提香。

一个好鸡爪,一定是酥烂又浓郁的,饱妹也顾不得吃饭的礼仪了,直接上手。果然轻轻一撕就撕开了,鸡爪炖得酥烂却没有走形,送进嘴里,柔和粘稠的肉就直接化开了,仿佛不用嚼就能直接下肚,下肚后肉香还在嘴里弥漫。

真的舔手指舔了半天,吮指果然不是白叫的,不知道乾隆当年是不是也吃得这么……不顾形象。


吃鸡爪的空档还去看了一眼熬煮鸡爪的过程,老火灶头煨煮,果然红红火火很有食欲。

同样红火又诱人的是东坡草扎肉

当年苏东坡的一句“禾草珍珠透心香”,被农夫误会成了“和草整煮透心香”,用稻草扎起猪肉下锅煮,猪肉混着稻草香,竟然别样香酥可口。


一传十,十传百,这稻草扎肉竟也成了江南名菜,百年来一直深受食客宠爱。

用江南贡米稻草扎住上好的五花肉,全程只用“酱、糖、酒、葱”四味调料,小火慢炖到酥烂。一整块东坡草扎肉,从视觉上已经赢了,几乎诠释了什么叫“看起来就好吃”。

整块肉色泽浓郁,泛着油脂的晶莹,猪皮像果冻一样润泽有弹性,轻轻一划就能分开,随后香味就扑面而来了。


吃得嘴角流油,一大块肉才去了一小半。

接下来饱妹拿起来桌上的篮子,篮子里有一个椭圆形的“蛋”,在打开前不知道是什么。结果一打开,感觉里面冒出了金光。

原来是只热气腾腾的叫花鸡

不是说当年乾隆皇帝下江南,不小心流落荒野(怎么总流落荒野),得了叫花子的鸡,竟然发现异常美味,甚至还赐名“富贵鸡”。


就是《还珠格格》里,小燕子给皇阿玛做的那只,用荷叶包起来,裹上泥,再放进土坑里烧熟的鸡。吃之前要砸开硬邦邦的泥土,从泥里扒出烧熟的鸡。鸡肉混着荷叶香,除了盐没有任何调味,却是又香又酥,让人食指大动。

已经动手扯下一只鸡腿的饱妹,才反应过来,原来这个“蛋”是模拟的裹在鸡外的泥土,算得上用心了。

杭州鱼羹盛行已久,吃杭帮菜,不来一道经典的西湖醋鱼,不像话。

清人方恒泰有《西湖》诗咏之:"小泊湖边五柳居,当筵举网得鲜鱼。味酸最爱银刀桧,河鲤河鲂总不如。"起源于南宋的“宋嫂鱼羹”,慢慢变为清末格外盛行的西湖醋鱼,一直也流传至今。


这次吃到的是西湖酥醋鱼,和传统的西湖醋鱼口味相同,不过选用的是鲈鱼不是草鱼,口感更细腻一些。

挑半斤的活鲈鱼,沸汤入锅,炸过两道,随后把调好的糖醋芡汁浇在鱼身上,鱼不能走形,芡汁要酸甜爽口。

点睛之笔是如星星一般的生姜末,不但好看,还大大地提鲜去腥。

大鱼大肉吃得很丰富,但也容易腻了,这时候饱妹才看见了面前的龙碗米酒


江南地区的人在夏天,非常喜欢喝甜米酒,而饱妹的胃也被这碗米酒拯救了。


冰凉的米酒清冽,淡淡的米色,带着酒的芳香和米的清甜,酒精度数为3°,入口甜甜的,不醉人。

据说这米酒是用浙江民间非物质文化遗产工艺发酵制成的,别出心裁的是米酒里的蒟蒻,滑滑的口感给这米酒加入了一点趣味。

说起酒来,桂满陇会赠送给每桌一份琼浆玉液,底座是莲花,上头摆着五样特色小点,一杯莲子,一杯橘红糕,三杯酒


红色那杯是山楂酒,青色的是青梅酒,黄色的桂花酒都是自酿的酒,也展示了不同的特色,作为开胃小食很合适。

饱妹最喜欢橘红糕凉凉的口感,甚至想要“再来一杯”。


最后上了一杯熏豆茶。

传说熏豆茶来自当年吴国大将伍子胥,因为行军艰苦,采集当地青豆烘干充军粮,因为怕干豆吃了口干,所以用来冲茶。在茶里加了些茶叶,就变成了香喷喷的熏豆茶了,这种吃茶法也流传了起来。

饮茶确实是江浙地区长年以来的习惯,这杯熏豆茶用西湖龙井,配上炒过的野芝麻和熏豆,有一点咸味,还有一丝奶味,口感很好。


喝惯了奶茶,没想到一杯清茶来得更沁人心脾。

说到底,美食未必有多新,长久流传下来的味道,不但经典也能让人惊艳,而对美食的传承,同样是值得尊重的。


也难怪乾隆隔一段时间就要下江南微服私访了,要我说,天天下江南都不为过。



你心中最好吃的杭帮菜是什么?

来评论里告诉我!